第26章 大水冲了龙王庙
  • 我给师傅送走了
  • 回家看路
  • 2092字
  • 2021-10-24 21:39:54

哥俩酒过三巡,一伙看着凶神恶煞的小混混乌泱泱进了酒吧,孙桥桥别过脸,朝萧如一打了个手势,说道“领头的就是打我那栽种。”

萧如一长出一口气,释放气息感知了一下,没想到领头那家伙的气息居然也不弱,也是个修行者。

他抿嘴一乐,这小子居然是修行者,那感情好啊,面对修行者萧如一可就不用束手束脚了!

孙桥桥和萧如一坐在酒吧最扎眼的位置喝酒,这群小混混想不发现都难,一个小弟看到孙桥桥,一下子就来劲了。

“呦呵——你这死胖子怎么还敢来啊?”小弟提着酒瓶子嚣张地在孙桥桥面前晃荡,仿佛下一刻就要砸上去。

萧如一眯起双眼玩味一笑,孙桥桥缓缓抬起头,冷笑道“我喝酒也不行,你未免太嚣张了吧?”

小弟没想到孙桥桥还敢还嘴,甩起酒瓶子就要给孙桥桥开瓢,孙桥桥那两百斤肉也不是白长的,躲过酒瓶子,一个嘴巴子给他打飞了出去。

全场瞬间安静了下来,为首的小混混皱着眉头扫了孙桥桥一眼,然后将目光落在了萧如一身上。

几个月以来,萧如一一直都和各路大佬混迹在一起,沙漠之行后,他的身上更填了几分肃杀之气,混混头子不是傻子,一眼就看出了萧如一的不凡。

他走到萧如一面前,起身给萧如一倒了一杯酒,缓缓道“朋友,这儿是我的场子。”

简单的一句话,不卑不亢,可萧如一可不是来和他交朋友的,他是来找事儿的!

只见萧如一将那杯酒一饮而尽,随手扔在了地上,笑着说道“那可就太好了,我兄弟之前在你场子被欺负了,我正愁找不到人撒气呢?”

一看对方铁了心要找事儿,混混头子立刻就要发作,可萧如一的下一句话却让他犹豫了。

“你是谁手下的?北部出了你这么个货色,严九卿知道吗?”

北部自然只得就是严九卿负责的龙帮北部地区,作为北部地区修行者,他不可能没听说过这位总领北方地区的负责人。

“在下曾寒,敢问阁下到底是什么人?”混混头子眯起双眼,第一次在这个男人身上感受到了压迫力。

萧如一回头看了孙桥桥一眼,胖子手里握紧酒瓶,一旦对方突然出手,他必定会在第一时间掩护萧如一突围。

萧如一拿起孙桥桥手上的酒瓶子,狠狠朝曾寒的脑袋上砸了下去,酒瓶子骤然破碎,酒水顺着他的脑袋流了下来。

不过这个曾寒不愧为修行者,脑袋上连点皮都没破。

砸完后,萧如一朝孙桥桥微微一笑,问道“解气了没?要是没解气,你再亲手给他两下,出了事儿我扛着。”

孙桥桥人蒙了,这个曾寒可是能单手暴打他的狠人,现在居然让老萧给开瓢了,这是什么个情况!

一众小混混看到自己老大被打,当即就要一拥而上,可曾寒抬手大吼一声,直接拦住了所有人。

萧如一饶有兴致地看着曾寒,轻声说道“你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人该惹,什么人不该惹!”

“你说的对。”曾寒冷笑一声,抹掉脑袋的上的酒水,残忍地说道“可你要是今天不能拿出个压死我的身份,我保证让你和你身后那个胖子横着出去!”

气也出完了,逼也装的差不多了,萧如一也不藏着掖着了,他从兜里掏出一块龙形玉佩扔给曾寒,这块玉佩,正是严九卿交给萧如一的龙帮外执令!

曾寒接过外执令皱着眉头翻看了一会儿,萧如一嗤嗤一笑,说道“你要是不识货,就找你家识货的大人来,要是全家都认不出这个块玉佩,那你趁早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听到曾这个姓氏,萧如一其实大概猜出了他的身份,龙帮有四大修行家族,分别为齐、曾、林、白四家,这小子既是姓曾,那应该和曾家脱不了干系。

此言一出,曾寒果然不敢再轻举妄动,他打了一通电话,十五分钟后,一个中年男人赶到了酒吧。

男人一进屋,萧如一便与他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愣在了原地。

当初萧如一在大漠中绝杀眼镜男时,身边有三位炼境强者护卫,其中最强的那位二炼强者名为曾山虎,萧如一做梦也想不到,曾寒找来的帮手居然就是此人!

反应过来的曾山虎转头看了曾寒一眼,立刻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他一把薅过曾寒的脖领子,照着他屁股哐哐就是两脚,怒斥道“你这臭小子!是不是又给我惹事儿了!”

曾寒被踢蒙了,他刚拿出外执令,曾山虎就一把夺了过去,然后笑呵呵地交还给了萧如一。

“萧公子,犬子不懂事儿,我替他给你赔个不是,还请萧公子别放在心上。”曾山虎陪笑道。

“老曾你这是说啥话!”萧如一接过外执令,笑呵呵地摆手道“早知道这是你儿子,我哪能跟他一般见识,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吗!”

眼见自己老子都对萧如一这么客气,曾寒也反应过来了,眼前这个年轻人绝对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人物,他苦笑着着萧如一,想说些什么却又不敢开口。

“你个兔崽子!还不赶紧过来给萧公子赔个不是!”看到曾山虎又要动手,萧如一赶忙拦住了他。

“老曾,小孩子不懂事儿,算了算了!”

“你看这事儿闹得!”曾山虎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举起一杯酒道“这样吧,这被酒我干了,算是替犬子给萧公子赔罪了!”

曾寒也是有眼力见儿,立刻上去给萧如一把酒满上了,萧如一被赶鸭子上架,只能无奈喝下了这杯酒。

“萧公子,这都是咱自己家的场子,你敞开了吃喝!以后有什么事儿知会小寒一声,让这臭小子给你跑跑腿也行,哈哈哈!”曾山虎豪放地说道。

萧如一连连道谢,原本他是来找麻烦的,没想到弄到最后是大水冲了龙王庙,现在老曾这个二炼强者都这么给他面子,那这事儿就算是翻片儿了。

孙桥桥从始至终目睹了一切,他虽然听不懂,但他大受震撼。

老萧这几个月到底干啥去了?居然能让曾山虎这等人物给他赔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