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离歌
  • 我给师傅送走了
  • 回家看路
  • 3033字
  • 2021-10-16 22:54:57

看到美女老师的反应,萧如一猜到自己应该是算对了,可他心里却丝毫没有感到轻松。

两道难题的答案同时出现在自己脑中,这绝不是巧合!难道是……

萧如一想起昨晚那场荒唐的梦境,心中猛地一颤,难道那不是梦!这一切都与那个邋遢老道有关!

“老萧牛批!”孙桥桥在座位下竖着大拇指起哄道。

下课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萧如一还没等美女老师开口就已冲出了教室。

他再次拨通了自己老爹的电话,不出所料,电话果然还是无人接听。

“老爹究竟在搞什么啊?”萧如一蹲在厕所满头黑线地念叨道“还有昨晚那老逼登到底谁啊?难道他把我变成绝世天才了?”

“小兔崽子,你敢对为师不敬?”

老道士的怒斥不知从何处传出,萧如一只觉得后背一阵酥麻无力,差点没摔进茅坑里。

这下子可给萧如一吓坏了,他就算是再傻也明白是咋回事了。

“大师!不!大仙!之前不知道您是何方神圣!”萧如一苦笑着颤声道“都怪晚辈口无遮拦,求求大仙收了神通吧!”

“大仙个屁!昨儿个刚拜完师现在就不想认了?”老道士恼怒地骂道“你个小兔崽子,真以为自己脑袋突然就开窍了?这都是为师传给你玄黄气的功劳!”

“玄黄气?”萧如一大脑一阵恍惚,难不成自己像小说里那样,被绝世高人传功了?

不过萧如一现在总归是能确定一点,这老道士对他并没有什么恶意。

“那个……大仙,啊不是……师傅,你能不能说细一点?我这脑子一时实在是有点转不过来啊!”

“你先把衣服脱了看看你后背。”老道士吩咐道。

萧如一乖乖脱掉了自己的上衣,用手机拍了一张自己后背的照片。

看到照片的一刹那,萧如一人都傻了,他的后背居然纹画着一幅巨大的纹身,如果仔细观察就能发现,这纹身纹画正是昨晚那口莫名失踪的白玉石棺!

“不用震惊,这就是昨晚的那口白玉石棺,它不变成这个样子你也没法随身带着。”老道士慢悠悠地解释道。

萧如一哭丧着脸,自己虽然不是啥好学生,可对于纹身这种事儿还是十分排斥的。

“师傅啊,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老道士沉默了片刻,缓缓道“简单来说,算上我在内,你父亲给你找了八个师傅,他要我们把自己的毕生绝学教给你,当然,相应的你也要帮我们去做一些事儿。”

“我老爹?让我学你们的毕生绝学?”萧如一这回可真是痛苦面具了“我不学行不行啊?”

“当然可以,不过我要提醒你,昨晚我渡给你的玄黄气可不是凡物,若你能掌控它还好说,若是掌控不住……你应该见过放烟花吧?”

老道士这话一说,萧如一只觉五雷轰顶,那自己岂不是必须要上这所贼船了!

“你也不用这副表情!你可知你身后这白玉棺里都是些什么存在?”老道士冷笑道“你师傅我在你眼里已经是神仙那一级别的了,可棺材最里面那几位打个喷嚏就能把我灭了,你要是真能把我们的本事都学会了,不说天下无敌也差不多了!”

天下无敌?天下你奶奶的无敌啊!萧如一现在只想骂人,自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咋就碰上这档子事儿了!

他从小胸无大志,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娶一个本分姑娘过安稳日子,这时候突然蹦出来一个人非要让他成为绝世高手,他不骂娘才怪了!如今这世道就是成了绝世高手有啥用?杀人可是犯法的!

就在萧如一满脸悲戚想着怎么拒绝的时候,一阵骚乱从厕所外传来。

“老萧!你害搁这蹲坑呢!窜稀了是咋地?”

不用说,又是孙桥桥那臭小子,萧如一整理了一下衣服,老道士告诉他晚上没人的时候再聊,萧如一点了点头,一脸尴尬地推门走了出去。

“我说你小子行啊!我记得你以前数学能考六十分都得去庙里还愿!咋这次这么出息?”

萧如一拍开孙桥桥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臭屁地说道“老子天生奇骨,得爱因斯坦老爷子庇佑,刚才又请欧拉大师上身帮我做的题!”

孙桥桥狠狠翻了个白眼,不过倒也没有深究下去,毕竟这家伙从小到大就没有消停时候,总是时不时给他一个惊喜。

“你小子倒是聪明,提前把肚子排干净了,这是要狠搓离哥一顿啊!”

“死胖子我发现你说话就恶心,你是没拉过屎咋地?”

“嘿嘿,我们小仙女都是不拉屎的……”孙桥桥故意翘了个兰花指恶心他。

“那我只能希望你爸在院子里种满琵琶了……”

反正要是论拌嘴孙桥桥是没赢过萧如一的,想和萧如一死磕,除非是他不想保住自己户口本了。

广大校门外,一家高端餐厅中。

女孩稚嫩的脸蛋配上一身的休闲打扮在一群身穿正装的顾客中十分吸引人眼球,萧如一他俩要不是知道这丫头的真实身份,搞不好都得把她当成中学生。

“我忍你俩算是忍得够够的了!”女孩面色不善地用刀叉敲击着盘子,露出小虎牙威胁到“下次要是再敢迟到,我就把你俩炖汤喝!”

“离哥!这回可不怪我,都是老萧窜稀窜了半个点儿!”孙桥桥卖队友向来有一手的。

萧如一刚想发作,可看到满桌子的饭菜,肚子顿时咕咕叫起来,坐下嘟囔道“小兔崽子,等吃完饭再收拾你!”

孙桥桥也毫不客气地坐在了萧如一旁边,笑呵呵地问道“话说离哥,这次你咋有时间请我们哥俩吃饭?之前你不说自己都忙疯了吗?”

“刚忙完矩阵那个项目倒出空来,寻思咱几个好久没见面了,就来看看你们。”离哥瞥了萧如一一眼,不着痕迹地给他递过去一块牛排。

看到离哥的小心翼翼地举动,孙桥桥哼唧了一句“看来我是借了老萧的光啊。”

“死胖子,你想死是不是!”萧如一狠狠踩了他一脚。

“想死?”孙桥桥贱兮兮地说道“我看是有人想死你了吧!”

一大块牛排被离哥塞到了孙桥桥嘴里“吃你的吧!死胖子!”

看着这俩活宝闹了一会儿,萧如一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看见摆在自己眼前的筷子,表情微微有些苦涩。

她知道他从来都用不惯刀叉,所以早就为他备好了筷子啊。

“宋离歌,你上次说的那个建模矩阵你弄完了,下一个项目是什么?”萧如一轻声问道。

宋离歌正是女孩的名字,听到萧如一主动像她问话,宋离歌微微一笑,回答道“不做项目了,这几年在外面攒了点儿钱,准备辞职自己开个小公司经营。”

说着,她抬头看了萧如一一眼,眼神柔和地问道“你毕业之后来我公司帮我忙怎么样?”

萧如一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就是废人一个,还是不去给你添麻烦了。”

听到这回答的宋离歌明显有些失落,她知道萧如一对她依旧心有芥蒂,如果当初自己不是那么任性,如果那时候自己没有伤他伤的那么深的话……

宋离歌喝了一口果汁平复了一下情绪,她不是那种不知进退的女人,只是对于这个男人,她怕是一辈子都放不下了。

萧如一目光远眺,他不是不知道宋离歌的心意,只是他们早已不是一路人了。

当年宋离歌的不辞而别、她母亲对自己的那番羞辱,至今依然如刀刻斧凿一般刻在他心中,让他难以忘怀!

即使不是平行线,相交之后也会渐行渐远,现在宋离歌年轻有为,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财政顾问,而他只是一个屌丝大学生,巨大的差距让萧如一早就认清了现实。

萧如一的内心其实是自卑的,他只是个穷学生,如果他像孙桥桥一样有钱,那他肯定会再鼓起勇气追求宋离歌的……

说到底,还是因为钱吗?

或许宋离歌可以不在乎,但他不能不在乎。

似乎是看出萧如一有心事,宋离歌悄悄握住了他的手,看向他的眼神中有些担忧。

萧如一微微一笑,不着痕迹的甩开了宋离歌的手,孙桥桥眼看有些冷场,笑嘻嘻地讲了两个不是那么好笑的笑话,算是缓解了些许尴尬。

回去的路上,萧如一眺望远方,心中似有一股郁结之气,可他却无从发泄。

他知道,人这一辈子遭遇的所有嘲讽与不幸归根结底其实都源于自己的弱小,都说钱财乃身外之物,可你看那说出这句话的人,哪有把钱财当身外之物的样子?

萧如一握了握拳,这一刻他发现自己变得特别世俗市侩,如果他也很有钱很有钱的话,自己的生活还会是这样颓丧吗?

“几两碎银两,呵呵……”萧如一苦笑一声,眼中只剩下了无奈。

“不就是赚钱吗,看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老道士在他背后传来一阵嗤笑。

“只要学会了师傅们的本事,当个首富还不随随便便的事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