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明!炼!虚!
  • 我给师傅送走了
  • 回家看路
  • 2155字
  • 2021-10-16 20:05:09

细想之前的种种,萧如一突然问道“这么说,钨就是制造这种器具的重要原料?”

“你很聪明。”严嵩微笑着颔首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自己谈到钨的时候所有人的表情都不对劲儿了,自己一句话竟牵扯如此之大。

“大体情况你也都知道了,其实不仅我们龙国,其他国家也都在进行类似的实验,这种特殊的军备竞赛如果落后于人是什么后果想必你也很清楚,萧如一,你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年轻人,我今天说这番话是希望你能真正投入到这个项目中来,贡献你的一份力量!”

“您的意思是,这个项目其实是我们龙国在幕后运作?”萧如一咽了口唾沫问道。

严嵩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玩味地看了他一眼,道“你觉得呢?”

我滴个乖乖!大发了!这事儿算是大发了!

就在萧如一蒙圈的时候,赵黄龙的声音突然在他耳畔响起。

“答应他!”

有了这颗定心丸,本来就心有志向的萧如一也就不再犹豫,点头答应了严嵩。

这群老爷子后续倒是没再刁难萧如一,可走出办公室的萧如一心情却依旧轻松不起来。

“徒弟,这也是对你的一种磨炼,少年郎的肩膀既拂过清风明月,也要能担得起家国天下,没点担子,你修行起来也没动力不是?”

这话说的倒是有道理,有压迫才有动力,他萧如一早已不是以前那个废物了,现在他加入了最顶级的机密项目,结识了一堆大佬,还有白玉石棺中的赵黄龙为他保驾护航,只要给他时间,他肯定能做出一番事业!

当然,现在他最主要的任务还是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一切都要为即将到来的龙虎山之行做好准备。

回到家后,萧如一盘膝坐在八卦阵之中,施展赵黄龙教给自己的呼吸法不断运转炼体内的玄黄气。

现在萧如一已经能初步控制玄黄气锤炼肉身,修行之一途复杂玄奥,但经过无数年的发展大致被当今异士分成了三个境界,分别被称为:明、炼、虚!

明,既是明气,又是明心。

明气指是修行者明确自己体内的气息流通,逐渐将其掌握化为己用,在与人交战时化气为劲,增强自身战力;明心则是一个较为虚幻的说法,意为修行者明确自己的内心,寻找自己修行的目的,坚定本心,矢志不渝。

炼则简单粗暴的多,顾名思义,炼境就是要将自己的肉身千锤百炼,并在锤炼的过程中用体内气息增强体质,待到炼境有所小成,修行者单凭肉身力量便能碎石裂树,在寻常人眼中差不多等于超人了。

至于虚境那就很恐怖了,踏入虚境最重要的标志就气息离体,驭气对敌,杀人千里之外,传闻更有甚者能乘御天地之气翱翔苍穹,飘飘乎如遗世仙人……

当然,这些暂时对萧如一来说都太过遥远了,他才刚刚能初步掌控玄黄气,只能算是在明境一重站稳了脚跟而已。

现在他的优势在于赵黄龙这位名师的指点以及玄黄气给他带来的非凡蜕变,尤其是玄黄气能配合赵黄龙的呼吸法强化他肉身这一点,要知道,他才明境就已经能锤炼自己肉身了,若是等他到了炼境那他的肉身强度还了得?

萧如一的起点比绝大多数修行者都要高,这也将是他未来独步天下的资本!

三天后,萧如一从修行中脱离出来,现在他还远没有做到能够不食五谷,所以干饭也是大事儿。

天色已渐暗,萧如一来到不远处一家小店里点了一份烤冷面,不加香菜多加辣,因为严嵩提前预支给了萧如一两个月的工资,所以他还能再奢侈地再加两根烤肠。

刚刚结束修行的萧如一浑身通泰,烤冷面的香气钻入他鼻孔令他食指大动,就在他狼吞虎咽的时候,街角处三个壮硕男子手持钢管藏在了隐匿处。

“待会儿他出来就动手,老板说了,要把他两条胳膊都打断,知道了吗?”一名黑衣男子冷冷地嘱咐道。

身后两名小弟嗤嗤一笑,其中一人问道“就这么一个小鸡仔,我都怕直接把他弄死!”

黑衣男子摇了摇头,沉声道“别大意,他会点拳脚功夫,待会儿先打晕再拖进来收拾他。”

这哥仨已经在萧如一住处外蹲守三天了,终于等到了他出门,他们肯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必须要做到一次成功!

吃饱喝足的萧如一还没有意识到危险,他毫无防备的走出小店,刚刚走到小巷拐角,一个钢管突然迎头劈来,直接闷在了萧如一的脑门上。

萧如一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脑子一阵眩晕,险些栽倒在地,鲜血顺着他的脑门流淌而下,向来很少打架的萧如一竟有些被打蒙了。

黑衣男子也没想到萧如一挨了他这一下居然还能站着,反应过来后他没有丝毫犹豫,立刻照着萧如一脑子又是一闷棍。

此时萧如一被打的头昏脑涨,好在经过修行后的他对气息感知十分敏锐,面对迎面而来的钢管他提胳膊便挡,终于是堪堪防住了这一招。

脑中一阵清明传来,玄黄气帮助萧如一清醒了过来,头部吃痛的萧如一怒视着面前三人,可还没等他开口,就遭到了三人一顿劈头盖脸的毒打。

他简单格挡了几下,然后一个滑步来到黑衣男子身后。

八相如震雷!

一掌拍下去,黑衣男子惨叫一声,胳膊直接被打成了反曲状。

这次萧如一可不会留手,他步如鬼魅瞬息之间便来到了两名小弟身后,旋即又是两声惨叫响起,这两个打手的腿直接被萧如一打断了。

“攻如震雷离火,步若巽风,还不错。”赵黄龙的声音在萧如一耳畔响起。

萧如一没有回应他,而是强忍着疼痛掐着黑衣男子的脖子沙哑着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显然黑衣男子也没想到萧如一居然强到这种程度,居然一个照面就把他们仨放倒了,伤口的疼痛让他他嘶了一口凉气。

“自己惹了谁,你心里应该清楚吧。”黑衣男子咬着牙回答道。

惹了谁?萧如一脑中回忆快速闪过无数身影,最近他惹到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学生会那位副主席,另一个是之前追求严雾的张成义,之前就严雾过提醒他张成义十分记仇,很可能报复他,这么说来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