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降临!绝望的过去(求追读!)

“此路不通。”

布鲁斯手持朗基努斯之枪,他站在石塔顶端,看着脚下由一块块仿佛由血肉凝固所形成的石料,肉丝宛若蛛网黏在踏上,像是有自己的生命,一收一缩间,伴随着呼吸将其中蕴藏的魔力全部压榨出来。

这座石塔下埋葬了多少调查员?

十个,百个,一千个……还是多少?

布鲁斯感应不出来,在他的灵感笼罩下,整个石塔仿佛一座巨大的信号塔,向着星空最深处散发着强烈的求偶信号。

这简直就是提灯笼上茅房,找死!

“你就是邪教的教首?”

布鲁斯转头看向彼得,对方穿着一袭与环境不符的华贵礼服,长袍拖在地上,如果他在带上王冠,看起来就是一个即将举行登基仪式的国王。

彼得同样看向布鲁斯,虽然对后者的年龄样貌吃惊,但也不是没有恢复年轻容貌的魔法,他并不认为布鲁斯的年纪和他的脸庞一样年轻。

“你就是奥丁?”

那柄闪烁着太阳一般微光的长枪很是刺眼,让彼得一下认出了布鲁斯的身份。

“怎么样?愿意加入我们吗?”

布鲁斯眉头一挑,他压下心中的杀意。

“都到这个地步了,你居然还想着招揽我?呵,你难道有什么筹码吗?”

布鲁斯轻蔑一笑。

“别告诉我,你的筹码和他们一样,是旧日元素。”

“为什么不呢?”彼得带着自信的微笑。

“你应该知道人类是有极限的,禁忌已经是人类能走到的尽头,想更进一步,唯有依靠旧日元素,而现在除了我,你们根本得不到旧日元素,就算弗拉基尔米也做不到,人造神也是我提供的材料。”

彼得很自信,没有禁忌能够抵挡旧日元素的诱惑。

“哦,那你不妨猜猜,为什么凯奇他们的旧日元素没有回归呢?”

“你杀了凯奇?不可能!”彼得心里咯噔一下。

“不可能,他们的旧日元素没有归来,你怎么可能……”

布鲁斯枪尖微抬。

“旧日元素,我自然有办法捕捉。”

“不过现在嘛……”

轰隆——

突然,一道震耳欲聋的雷鸣响起。

晴空万里的苍穹涌现乌云,金色的雷光劈下,布鲁斯单臂高举,雷霆在他掌中乖巧的化作长枪。

“还想进行仪式?”布鲁斯看着彼得僵硬的脸庞。

“做梦去吧。”

太阳之枪狠狠披在尚未完工的石塔顶端,从最上方开始,雷霆化作电蛇流遍石塔全身,将所有魔力,血肉以及雕刻上的咒文统统化作乌有。

片刻后,雷光消散。

布鲁斯漂浮在半空,脚下的石塔已然消失,只留下一片焦黑的废墟。

他看着彼得,后者背过身去的左手上,一道魔力构成的启动仪式停止了运行,没有应答对象,逐渐开始消散。

“真是不好意思,一不小心把你的石塔给毁了。”

布鲁斯嘴角含笑,他抬起炼金长枪,微光开始在枪头集聚。

“你!”

彼得脸色涨得通红,耗费无数心血,甚至埋骨了整个西伯利亚分部建造的石塔,就这样被摧毁了?

他喉咙一甜,气急攻心下一口老血直接喷了出来。

“你……怎么敢,摧毁主的祭坛?”他手指着布鲁斯,食指颤抖,脸色的皮肉顺着他的话语都在抖动。

“是嘛,听起来我可真是罪大恶极。”布鲁斯抬起头,下一秒,他的身形消失在原地。

领域中,风元素乖顺地让开一条道路,彼得额前的金发扬起,一缕微风拂过面颊。

随即,胸口一凉,紧接着身体撕裂的剧痛传递至他的全身。

“啊!”

布鲁斯站在彼得身后,朗基努斯之枪从彼得的后背贯穿前胸,鲜血染红华贵的衣衫,他单手握住长枪,将其生生挑起,悬在半空。

“放,放我下来。”

“放你下来?”布鲁斯手腕用力,竟猛地将枪身旋转。

“啊!停下,快停下!”

剧痛刺激着彼得的神经,肌肉痉挛,一股尿骚从他胯下传来,他左手松开。

砰!

布鲁斯伸出右手,接住掉落的陶罐,水元素聚成一只手掌,微微揭开盖子。

无数密集的光辉球体映入布鲁斯眼帘,瞬间,他差点压制不住自身的贪欲!

旧日元素!

他从未见过如此庞大的旧日元素,布鲁斯感觉如果他吞噬掉这里的所有旧日元素。

第一层屏障至少会被他打破一半以上!

“这东西你是从哪里来的。”见彼得依旧在痛苦哀嚎,完全没有半点刚才高高在上的模样。

布鲁斯伸手给他施加一个魔法,减轻了彼得痛苦。

“凡人,这是主的赐予。”

“主的赐予?”布鲁斯眉头微蹙,他不太清楚彼得信奉的哪位旧日,或是更恐怖的外神。

但在召唤这些邪神成功之前,能得到赐予吗?

克系的邪神,除了那几个搞笑角色和大boss,不都是无视人类的吗?

“说,你想召唤的是谁?”

摧毁了祭坛,阻止了邪神降临,还夺取了彼得手里的旧日元素防止他狗急跳墙,布鲁斯有充足的时间审问彼得。

然而,他这个问题似乎触动了彼得的神经。

这个看起来像是大boss的弱鸡缓缓扭头,看着布鲁斯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人类,准备迎接主的到来吧。”

话音刚落,彼得突然含笑,下一刻他脑袋一歪,生命气息迅速消散。

“死了?”

怎么可能,他刚才明明没有感受到魔力波动。

布鲁斯连忙使用魔力探查,可当他掰开彼得的嘴巴时,一股淡淡的苦杏仁味飘出。

“见鬼!”

布鲁斯只觉得自己学魔法学傻了,人自杀还可以用化学药品啊!

随手将尸体扔在地上。

他看着死去的彼得,其实对方的实力很弱,连大巫师的层次也没有,排除了元素,他连施法都做不到,而且彼得也并没有使用旧日元素强化自身。

按照凯奇他们称呼彼得为陛下,布鲁斯原以为这家伙是最终boss。

但现在看来,彼得应该是某个邪神的狂信徒,否则他不会做出献身这种事。

又看了眼被自己彻底摧毁的高塔,布鲁斯想了想,还是拔出腰间的誓约胜利之剑。

“驱逐!”

炼金矩阵扩散,不大不小刚好笼罩高塔的残骸。

他直接将这片区域的元素给封存了,形成中空地带。

如此一来,不可能有人可以在这片高塔残骸上,召唤邪神。

看着怀中的陶罐,布鲁斯挠了挠后脑。

这东西该怎么处理?

旧日元素不是物质,不是能量,属于布鲁斯从未接触过的领域。

朗基努斯之枪可以将旧日元素从载体中切割出来,杀死拥有不完整旧日之躯的存在。

除了杀死拥有旧日元素的生物进行提取,布鲁斯自己也没办法使用旧日元素。

“伤脑筋。”

“要不交给学校?”

但一想到今天那么多背叛的教授,布鲁斯突然发现,纯粹的人类想要保持永恒的理智,这是一种奢求。

就在这时。

砰!

毫无征兆的。

一只手臂破开陶罐,狠狠打在布鲁斯胸膛。

轰!

音爆震碎了四周的地表,掀开草皮。

地上,直接被犁出一道长达百米的豁口。

远处,布鲁斯从豁口中起身,他伸手按住塌陷的胸口,微微用力,胸膛直接弹了回来。

拥有10%的旧日之躯,他已经不属于碳基生命了。

他看着远处高塔的残骸,目光所及,一个长着山羊脑袋,下半身被触手和尾巴代替的人形怪物从陶罐中爬出。

“死了?”

怪物看了眼地上彼得的尸体。

“果然,愚蠢的人类是靠不住的,不过你倒是帮我们争取了时间。”

“你是谁?”

布鲁斯手握朗基努斯之枪,眼前的怪物让他心中警铃大作。

“彼得的旧日元素是你给他的!”

这一刻,布鲁斯明白了,眼前的怪物就是幕后真凶。

祂居然把自己给拆了,用身体里的旧日元素去蛊惑其他人,怪不得那些旧日元素会回归。

只要谁吞噬了这些旧日元素,就会成为祂的傀儡!

“人类,不要急。”

怪物看着布鲁斯,祂张开双手,嘴里吐出诡异的语言,旧日元素在他身后勾出一扇十米高的门户。

下一刻。

“弟弟,我需要你。”

伴随着怪物的呼唤,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光门身后出现。

布鲁斯双眼一睁一闭,黑白分明的瞳孔化作光球状。

他看见了。

一只更为恐怖,堪称奇行种的生物从光门后现身。

祂长着数十只胳膊,躯体扭曲,像是无数血肉缝合的聚集体,充满着血腥,残暴。

然而此刻,怪物身上却被无数炼金尖刺穿透,刚离开光门,轰隆一声,直接瘫倒在地。

血液染红了地面。

是祭品!

“轰——”

朗基努斯之枪穿透山羊头的身躯,然而不等布鲁斯下一步动作,一条如触手般的胳膊突然扬起,二人之间的距离被其忽略。

布鲁斯瞳孔微缩,情急之下,元素在他身侧形成盾牌。

砰!

地上再度出现一条沟壑,布鲁斯双脚深深嵌入地面,他站稳身子,看着怪物被长枪捅出的伤口虽然缓慢,但却在愈合。

来不及了。

“自我介绍一下,人类,我叫威尔伯·沃特雷。”

长着山羊头的怪物狰狞地笑了笑,他指着手中拿出一柄枪头,指着地上躺在的巨型怪物。

“这是我的弟弟。”

噗嗤一声,长矛贯穿巨型怪物的头颅,将其钉死在地面,伴随着祂的死亡,插遍他全身的炼金尖刺突然发亮。

笼罩在高塔废墟的炼金矩阵,顷刻间,被无情驱散。

像是大功率的河系广播,将强烈的信号传递至宇宙深处。

“我们的父亲是伟大的,万物归一者,尤格.索托斯。”

风停了,宛若时间静止。

布鲁斯艰难的抬起头,湛蓝的天空不复纯净,混茫的苍色替代了世界。

苍白的火焰在大地上燃起,所有元素纷纷脱离布鲁斯的掌控,炫目的光线几乎摧毁了他的视力。

高温,恐怖的高温。

伴随着阴暗的恐惧,布鲁斯仿佛置身于悬崖之上。

“人类,你胆敢阻碍吾父的降临,伟大万物归一者,尤格.索托斯,祂的化身将带给你们无尽的毁灭。”

天空中,一个阴暗,暴露的存在逐渐出现。

这一刻,什么魔法,炼金术,在这尊存在面前显得是那么渺小。

尤格.索托斯的化身,未来与时间之神,伟大的旧日支配者。

亚弗戈蒙。

降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