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代号:奥丁(求追读!)

马克西姆港。

不,这里已经不能算是港口了。

天空上的云层开始散去,神魔临尘般的巨大雷暴漩涡消失不见,地面像是被陨石雨洗礼过似的,碎的彻底,宛若从高层摔下的钢化玻璃。

“这里是被重元素炼金裂变弹洗过地吗?”莱纳.克莱恩眼睛几乎要掉出来了,他看着面前这处被某种大恐怖摧毁的基地。

“尼古拉斯,难道你提前向学校申请了天基打击吗?”

“拜托,克莱恩,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先不说天基武器平台还不稳定,裂变弹还在研制,就算能够使用,我还会跟你们过来?

“我不早就上太空用天基武器把他们炸个稀巴烂。”

尼古拉斯摘下兜帽,作为学校炼金系的教授,他早就感觉到了这里被破坏的炼金矩阵。

“克莱恩,这里的元素风暴太严重了,你能还原出冲突的场地吗?”

三人踏着积雪走下,尼古拉斯眼神微动,他一个迈步闪烁百米,出现在一个昏迷的士兵身前。

他伸手按了按了后者的脖颈,还有脉搏。

“他们只是晕了过去,奇怪,入侵者似乎不想杀死他们。”

一旁,克莱恩张开双臂,一股完全不应该出现在人类身上的庞大灵感溢散出去,片刻后,他睁开眼。

眼中露出见鬼般的表情。

“怎么了,克莱恩?”

站在克莱恩身旁的米勒拉了拉同伴的臂膊。

“你看见什么了?”

尼古拉斯也走了回来,看着望着远处焦黑大坑发愣的同伴,安慰道。

“克莱恩,你别有压力。这次元素风暴太剧烈,入侵者应该使用了复数的炼金元素弹,你别自责。”

尼古拉斯以为是元素风暴太激烈,自己的好友无法还原当时的情况。

他觉得这很正常,毕竟能引起这么大的元素乱流,入侵者使用炼金元素弹的量,一定堪称恐怖。

“不,不是的。”

冷不丁地,克莱恩转过头,他一把抓住二人的衣服。

尼古拉斯和米勒齐齐一愣,他们发现,自己的好友,学校最年轻的真实魔法教授,居然在发抖。

他是在害怕什么?

又是什么东西,能让他害怕?

“怎么了,克莱恩,慢慢说。”

克莱恩扶着尼古拉斯的肩膀,咽了口唾沫,指向不远处那个巨大的坑洞。

“尼古拉斯,米勒,我等会说的事你们不要害怕。”

“我们是教授,我们不会怕的,你快说。”

“刚才这里有个人用了魔法。”

“哪一种魔法?”

尼古拉斯一脸便秘,我又不是白痴,当然知道有人用了魔法啊,问题是他们用的什么魔法

“不是哪种魔法,就是魔法,把基地变成这样的魔法。”

“什么样的魔法啊,启动了什么炼金武器,搭载的咒文大致有哪些,你得告诉我们啊。”

克莱恩抓狂了,他猛地推开尼古拉斯和大吼,大吼道:

“魔法,魔法,魔法!没有炼金武器,也没有多人准备的大型咒文,就是一个人。”

“他用魔法,摧毁了整片基地!魔法塑形引起了元素乱流!”

说完这句话,克莱恩像是用掉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大口喘息着。

“怎么可能?”尼古拉斯感觉他这辈子都没像今天这样觉得不可思议。

如果说,单单是摧毁基地、港口,他们使用药剂踏足禁忌领域,使用天灾级的魔法也不是不能做到。

但魔法引起的元素乱流能够影响三百多公里外的他们,这种层次的元素掌控,根本就不是人类的范畴!

“克莱恩,你别告诉我是旧日化身入侵了这里?”

一旁的米勒插言道:

“会不会是是弗拉基米尔那个混蛋的试验体失控了,毁掉了他们自己?”

米勒拉着怀疑人生的尼古拉斯两人转向一旁。

“你们看,那里好像是地下实验室的入口。”

像是大地被人倒转,原本处在地下百米的实验室,竟然此刻被某种力量生生拖出了地面。

“走,去看看。”

……

无光的地下,一盏亮着的屏幕前。

尼古拉斯三人围成一团,手里拿着一些俄文的资料。

几分钟过去,他们像是死了一样,一言不发。

“说说吧,这件事怎么汇报。”

尼古拉斯率先打破沉寂,他的嗓音有些嘶哑,今天遭遇的一切,让他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怀疑。

屏幕上,一个穿着学院法师袍的人影悬浮在天灾雷暴之下,手持数百米的太阳雷枪,仰首挺胸,他脚下一只无法用影像记录的怪物正在吞噬大地。

雷枪刺入怪物的身体,在地上留下黝黑的深渊,像是古老神话中,那持掌雷霆的诸神对恶魔降下审判。

屏幕闪烁,刚才还妄图吞噬世界的怪物消失了。

那个周身被雷霆环绕的人影手持金色长枪,他脚下是怪物破布娃娃般的残躯

……

“我们要告诉校长,弗拉基米尔和他老人家预料的一样,他触犯了协议,创造出了踏破第一层屏障的实验体。”

“而这个实验体现在……被人用魔法,杀死了。”

尼古拉斯抬起头,他指着屏幕上拿到看不清脸庞的顶天立地的身影。

“对吞噬世界的怪物抛出永恒的胜利之枪。”

“代号就叫。”

“奥丁。”

……

“噼里啪啦。”

微弱的温暖火焰跳动,这是一栋废弃的小木屋,应该是以前巡山的猎人临时建造的。

布鲁斯随意坐在地上,将一根根枯枝扔进火堆。

“醒了。”

他偏头看向火堆旁一个瘦弱的身影,后者依旧一动不动,但他颤抖的眼皮暴露了他。

“滑头。”

布鲁斯低笑一声,他拿起一根穿着麋肉的木棒,放在火上炙烤。

不一会儿,血红褪去,略带焦褐色的麋肉流出油脂,肉香溢满木屋。

“嗯,好香啊。”

布鲁斯表情夸张,眼看麋肉就要烤熟了,他将木棒放在了小孩的鼻尖。

五分钟后,再也忍受不了腹中的饥饿,小孩猛地一把将麋肉抱在怀里,张口便啃。

“呜呜呜。”

看着嘴巴嘟起老高的小孩,布鲁斯托腮看着他。

直到最后一块肉被小孩吞入口中,布鲁斯才笑道。

“吃饱了?”

“饱了!”小孩一把将木棒扔在地上,看着布鲁斯。

“我没钱。”

“不要你的钱。”布鲁斯摇摇头。

“东北银?”

刚才他说的是俄语,突然布鲁斯吐出一句标准的东北话。

“娃子,你哪儿人啊?”

小孩眼睛突然一瞪,他看着布鲁斯似乎不相信他刚才听到的声音。

“是东北银不?是就吱个声。”

“叔儿!”

一个黑影撞进布鲁斯怀里,看着小脸通红,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朝他衬衣上蹭的男孩,布鲁斯一脸嫌弃地推开他。

“行了行了,大老爷们哭什么。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叔儿,我叫狗剩。”狗剩几把擦干眼泪,依旧有些哽咽道。

“狗剩?不行,不行,这名字不好听。你爹还是你娘给你取的?”

“我没爹没娘,这是翠儿姐给我取的。”狗剩抽了抽鼻涕。

“我从小在老林子里长大,啥都吃,翠儿姐说贱名好养活,就叫我狗剩。”

“那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不在家好好待着,瞎转悠啥呢?”

狗剩想了想,用力敲了敲脑袋,好半饷才继续开口。

“那天我去山里抓狍子,走着走着不知道怎么就迷路了,后来我遇到一群大胡子,他把我带回了基地,给我吃,给我喝,然后我就碰到你了。

“叔儿,我看你很厉害,能带我回家吗?”

看着狗剩的眼睛,布鲁斯在心头叹了口气,狗剩的记忆缺失了一块是他干的。

否则,这孩子的只要一想起三号实验体的样子,就会立马疯掉。

布鲁斯救出狗剩的时候,他的精神已经近乎崩溃,全靠博士植入的炼金矩阵维持。

狗剩之所以能活下来,靠的,完全是布鲁斯切断了自己一小截神话生物组织,将其转化为了眷属。

“狗剩,你知道自己姓什么吗?”

“陈,好像是,我听翠儿姐说我爹叫陈什么什么。”

“那行,以后你就叫杰克.陈。”

“杰克……陈?叔,我为啥要整个洋名儿。”杰克一脸懵逼,自己好好一个东北银,为啥当鬼子。

“杰克,你以后要习惯这个名字。”布鲁斯揉了揉小杰克的脑袋。

“我们啊,回不去家了。”

布鲁斯看着门外风雪,接触到了神话知识,杰克以后再也回不去了。

叮铃铃——

眼前的景色开始模糊。

床上,布鲁斯缓缓睁开眼,他掀开被子,看着窗外初生的太阳。

幻梦与现实在片刻交织。

“杰克……你在这里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