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为了全人类,你也配?(月初求月票!)

成功迫害了自己老师和路德维希教授,布鲁斯觉得很满足,今天的快乐水都多喝了两杯。

泽维尔还没回来,也没人来找布鲁斯唠嗑,他一个人在图书馆看了一天的书。

泽维尔和炼金系的梅林教授率队去印斯茅斯支援去了,虽然支援队的情报不会公开,但布鲁斯观察史密斯和路德维希的状态来看,情况应该还好。

想想也是,深潜者和达贡秘教团的主要目标还是暗度陈仓,为了突袭学校,捣毁人类调查员的主要基地,甚至连群鲨之父都被他们召唤了出来,印斯茅斯多半只有一个空壳。

更何况,他留给泽维尔的那枚炼金金币还没被触发,想必没有出大问题。

夜幕降临。

布鲁斯比以往更期待入睡,还没十一点,他就换上睡衣躺在了床上,看着脑中悬浮着的银之匙。

几秒后,他沉入梦乡。

突然睁开双眼。

两侧传来人群的嘻闹,残余的火光在他瞳孔中跳跃,一个披散着金色长发的青年正拉着他的臂膊。

“史密斯!”

路德维希突然出声,把布鲁斯拉回现实。

他朝着史密斯微微摇头,随即歉意地看向布鲁斯。

“不好意思,布鲁斯。我和史密斯还有要事要处理,今晚就先走了。”

两人一番道歉,立马让布鲁斯回想起昨天的情景。

原来这梦,还是连续的?

史密斯也察觉到他的行为不妥,朝布鲁斯道歉后,两人匆匆离去。

“老教授?你们可找不到。”

布鲁斯也没有去问,反正老教授是自己假扮的,史密斯他们去哪儿找,也绝对不会有收获的。

更何况,自己也有事情要去做。

他要去印证,这里到底是幻梦境中的一个梦,还是真正的过去。

毕竟,那扇由无数光球凝出的大门,太惊悚了。

……

学校临时招待所。

一栋临湖的别墅内。

大厅内站着五个人,气氛压抑的可怕。

普希金面色阴沉,他看着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安德烈,白色的眉毛拧成了一团蜈蚣。

“他是教授,我也是教授!他怎么敢这么做!”

普希金喉咙深处传来一声低沉的咆哮,怒火几乎要喷出眼眶。

地上,安德烈的身体已经发生了恐怖的变化,他的皮肤下出现无数凸起,像是有蛇钻进了他的身体在下面游动。

时不时冒出几个凸起,仿佛有恐怖的东西即将破开他的身体孵化出来。

像极了被异形寄生的人。

“醒来,醒来!”

大声怒斥,其他几个学生纷纷低下头,噤若寒蝉。

听到普希金的命令,安德烈身上的异变更加恐怖,毛孔钻出一根根细密触手,像是一个肉茧要将安德烈包裹。

就在这时。

“嗡——”

突然,一道繁复、古奥的微型炼金矩阵出现在安德烈头顶,霎时将他身体的所有异变统统抚平。

“欺人太甚!”

普希金出离了愤怒,他看着这道炼金矩阵咬牙切齿,就是这个东西阻止了他将安德烈的身体进一步异化。

“见鬼,狗屎!”

普希金发泄着怒火,因为他对这道炼金矩阵完全无可奈何。

这不是他能触碰的力量。

“你就是这样做老师的吗?”一道幽幽的嗓音出现在别墅窗台。

“谁!”

普希金猛地回头,只看见一个被古旧法师长袍包裹的人影站在窗台上。

他的声音不年轻却也不苍老,像是大自然的共鸣,无比诡异。

“把学生当做武器,用他们的肉体来做实验,你这样的人也配当老师、教授?”

布鲁斯的声音变得冰冷起来,其实早在安德烈出手后,他就发现了后者身体的不对劲。

所以他才用炼金矩阵在其身上布置了封印,这才发现,安德烈现在哪里还是人的肉体,完全是一个用神话生物组织拼起来的布娃娃。

这也就算了,如果是他自愿的,布鲁斯根本不会去管,想要对抗深渊,就不得不滑入深渊,这是他也不得不妥协的事。

可是,通过炼金矩阵,他发现,安德烈的自我意识根本不是自愿,包括他在内的五个调查员,全都被普希金以某种方法控制了!

“跪下!”

炼金矩阵扩散,熟悉的压力作用在普希金身上,但却比刚才更暴虐,更强硬。

砰!

两根肋骨直接被巨大的重力压断,普希金脸色一白,整个人被迫跪倒在地,以一种耻辱的姿态。

“你们……”普希金勉力抬起头,他正想呼喊直接的学生,却看见他们纷纷低下头,居然远离他。

“别做梦了,凭你那点儿粗劣的炼金术,还想当着我的面控制他们?居然把自己的学生当成完成任务的工具。

“你,可真是个人渣。”

布鲁斯攥紧右手,炼金矩阵成渔网状将其紧紧束缚。

“老实待着。”

他快步上前,走到安德烈身旁,看了几眼,布鲁斯眉头紧皱。

他抬起头,看向其余四个不敢开口,但却满脸希冀的调查员。

刚才他们篝火晚会的状态完全是被普希金给控制了大脑,现在被炼金矩阵隔绝了精神控制,立马就变得正常,不再大吼什么战士的荣耀。

“你们的身体已经彻底和神话生物组织融为一体,我没办法帮你们变成纯粹的人类。不过,控制装置我能帮你们取掉。”

“不行!你不能这样做!”

突然普希金大吼出声!

“你以为你是在帮他们吗?你以为我是为了自己的私欲?不!你错了,我是在拯救世界!人类的精神是脆弱的,想面对神话生物,需要的是不怕死的战士,而不是你们学校培养的花花公子!

“只有控制住精神,他们才能在面对神话生物时不后退,不胆怯!

“我是为了全人类!”

普希金梗着脖子,身体发出咯咯的怪响,他昂头看着布鲁斯,眼神像极了殉道者。

然而,透过兜帽,他只看见了一双厌恶的眼神。

“满嘴的仁义道德,他们,他们,他们。那为什么被控制的不是你?为什么你不说‘我们’?”

布鲁斯鄙夷地看向普希金。

“人类是渺小的,宇宙是无垠的,我们维持着脆弱的理智,去对抗永恒的疯狂,这才是调查员,而不是贪生怕死,用自己学生的性命当做你完成任务的筹码。

“真正的意志,是人类自由的勇气,是无畏的自我牺牲,是普通人都敢亮剑神话生物的意志。

“你,只是个贪生怕死的废物罢了。”

“为了全人类,你也配?”

炼金矩阵收缩,生生勒入普希金体内,封住了他的所有行动。

“支配术!”

布鲁斯念动咒文,这个不可饶恕的古代魔法被他第一次用在了人类身上。

这种支配他人精神的魔法,是被学校严令禁止使用的,就连研究也得有教授批准。

“啊——”记忆碎片被布鲁斯从普希金的精神中强行提取出来。

他支配了后者的一切。

半饷后。

布鲁斯停下施法,任由普希金死狗般倒在地上,看着四个战战兢兢的调查员,炼金矩阵展开。

下一秒。

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别墅内。

“控制矩阵已经被我从你们的脑海中抹去,今晚的事,等学校的人来了,你们照实说就行。”

安德烈眼皮抖了抖,他缓缓从地上坐起,看着四周的同伴。

几分钟后。

欣喜的哭泣在别墅内响起,人类从来都是向往自由的。

学校外。

布鲁斯拿着一张地图,他今天来本来是想改造一个眷属,看看自己穿越的到底是不是过去,还是单纯的梦境。

可看见普希金后,他就改变了这个想法,这个人太恶心了,让他每天对自己祈祷。

布鲁斯得把隔夜饭都吐出来。

“俄罗斯,西伯利亚分部吗?”布鲁斯看着地图上最北端的一点。

“我大概明白,为什么现代的西伯利亚分部消失了。”

“普希金,居然也不是发明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