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幻梦?还是……

“禁……忌?”

普希金被炼金矩阵压在地下,他艰难的抬起头,嘴唇蠕动,却只能吐出两个断断续续的单词。

此刻,原本令他自己无比骄傲的改造肉身彻底丧失了作用。

这具融合了多种神话生物的组织,双臂之力能够轻易掀翻一辆卡车的肉身,此刻竟然被牢牢压制在地上,动弹不得。

“怎么……可能?”

普希金想要站起身,可手中的巨斧光辉暗淡,自带的炼金矩阵此刻像是遇见了东北虎的家猫,只敢蜷缩着身子,一动不动。

“教授!”

跟随普希金一起过来的五个调查员,除了昏迷的安德烈外,其余几人纷纷上前。

他们取下自己的炼金武器,奋力催动炼金矩阵,可是,无论他们如何呼唤自己的武器,这些炼金武器都像是死了一半,没有半点儿反应。

“别白费力气了,没有用的。”

普希金叫停了自己学生的行为,不见人影,隔着不知多远的距离,轻松压制他们的炼金武器,还能把他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普希金敢说,就算上一届魔法交流会上那群老教授里,也极少有人有这种实力。

巅峰状态的大巫师也做不到。

唯有更上一层楼,站在人类巅峰。

踏足禁忌的巫师。

“身为教授,更是经验丰富的调查员,你怎么能犯这样的错误?

“名声,嫉妒,私仇,这都是可以私下解决的,而不是不顾你学生的性命,单纯为了莫须有的战士荣誉,让他们在毫无意义地地方失去生命,真正的战士,就算是死,也该倒在向敌人冲锋的路上。”

布鲁斯失真的嗓音在广场上回荡,普希金涨红了脸,可他知道,要是他不答应,那他这辈子可能都起不来。

“我,我知道了。”

终于,他梗着脖子,此话脱口而出,他彻底红了脸。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炼金矩阵出现的快,去的也快,就在普希金认错的下一刻。

压制他的炼金矩阵瞬间就消失了,仿佛从没出现过似的。

可围观学生那一道道看热闹的视线射过来,像是在提醒着普希金,刚才他出的丑有多么大。

“我们走。”

普希金愤然起身,嚣张跋扈地来,灰溜溜的走。

见鬼!那些教授不是都去通古斯了吗?为什么学校里会留一个禁忌?

阴险的美国佬!

几个调查员此刻恨不得把脑袋塞进裤兜里,他们跟着普希金,只想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你的学生不要了吗?普希金,教授。”

史密斯阴阳怪气道,他提起安德烈,就在刚才路德维希已经给他注射了药剂,状态稳定了下来。

“多谢!”

普希金说着话时几乎咬着牙,他背起昏迷的安德烈,快步离开。

“欢迎下次再来进行学术交流,普希金,教授!”

听见史密斯的声音,普希金加快了脚步。

“教授万岁!”

史密斯举起手臂,带领众人大声欢呼。

鼎沸的人声几乎冲破天际。

“教授万岁!”

人群边缘,布鲁斯掏了掏耳朵,听着四周疯狂的议论声,他的嘴角微微勾起。

随手收回炼金矩阵,他正要离开时。

“嘿,布鲁斯,你刚才去哪儿了?”

一只有力的臂膊搂主了布鲁斯的脖子,残余的篝火辉光下,史密斯神采飞扬。

“你刚才看见了吗?刚才出手的一定是我们学校的炼金大师,太厉害!居然凭借临时生成的炼金矩阵就压制了普希金那个老头!就是不知道是哪个教授。”

布鲁斯转过头,好奇道:

“你不是魔法系的吗?怎么对炼金术还有了解,难道你想转行了?”

他可是记得自己这个奇葩老师,身为魔法系教授,学校里最强的真实魔法大师,居然对炼金术一窍不通。

“什么叫转行,布鲁斯,我觉得你需要好生研习说话的艺术。”

史密斯一脸理所当然,昂着脑袋。

“什么魔法还是炼金术,只要够强,能够解决神话生物那就是好技术!”

“而且嘛……要是哪位炼金大师愿意收我当学生,改行嘛,也不是不行。

“大不了,认个干爹。”

好家伙,哄堂大笑了家人们。

布鲁斯直呼内行,他在想,要是现在他在史密斯面前露一手,以后他们怎么称呼。

你叫我爹,我叫你老师?

咱两各论各的?

“路德维希,你说刚才出手的那位教授是谁?你认识他吗?道格拉斯教授和他谁厉害?”

史密斯拽着一旁路德维希的肩膀,嘴巴跟连珠炮似的问着问题。

“我的父亲?”罕见的路德维希竟然陷入了沉默。

“不是吧,路德维希,你难道认为道格拉斯教授不如刚才出手的那位教授?”

史密斯张大了嘴,他问这个问题只是闲着无聊,从没想过刚才出手的教授能胜过道格拉斯。

道格拉斯可是学校炼金系的教授,近百年来最强的炼金天才,成功冶炼出了贤者之石,学校的几乎所有炼金矩阵,都出自道格拉斯这一手。

甚至有不少教授认为,道格拉斯是唯一一个有希望通过炼金术,制造出对抗旧日武器的男人。

而要说起对道格拉斯能力的了解,从小跟在道格拉斯身边的路德维希绝对有发言权。

“很难说。”

被史密斯盯着,半饷后,路德维希吐出几个单词。

“很难说!怎么可能?路德维希你是不是搞错了,学校里怎么会有比道格拉斯教授更强的炼金术士!”

“所以我才说很难说,刚才那位老教授用的手法是通过魔力凭空构造炼金矩阵,你知道这有多难了?”

路德维希静静抿住嘴唇。

“这相当于是,依靠纯粹的魔力构建炼金物质,引起矩阵的共鸣。史密斯,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路德维希豁然转身。

“这意味着,那位教授能够纯粹从精神、魔力中提取出炼金元素,这种事,只有能练成贤者之石的大师才能做到!

“而且,我父亲还未必能这么轻松!”

贤者之石!

这是炼金术的究极,代表着人类试图染指造物的权柄。

这是所有神话生物都不可能具备的能力,那是古神和旧日权柄的范畴。

“布鲁斯!”路德维希豁然看向他,吓了布鲁斯一跳。

“你刚才在人群边缘,你看见那位老教授了吗?布置这种炼金矩阵,他不会离得太远。”

“嗯,我好像没注意?”布鲁斯挠了挠头,刚才似乎秀大了,早知道就用魔法了。

而且这种用魔力具象炼金术的能力,翠玉录上也有记载啊,看起来也不像什么究极的目标。

“史密斯,你还记得那里吗?”

突然,路德维希朝史密斯使了个眼神,后者恍然。

“你是说,那位教授是从那里……苏醒的?”

“走,我们快去看看!”

史密斯突然有停下脚步,拉住布鲁斯的手臂。

“布鲁斯,走,跟我们去看看!”

就在这时。

突然一声清脆的铃声打散了四周的情景。

周围的一切变得陌生起来。

布鲁斯猛地从床上坐起。

和煦的阳光穿过玻璃窗,落在他的头顶。

床头上,闹铃正在嗡嗡作响。

“我回来了?”看着熟悉的宿舍,布鲁斯低下头,他的制服都没脱。

“这到底是幻梦,还是……别的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