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来自西伯利亚的疯子(求追读!)

“你叫史密斯是吧,很好,看来你的老师没有教育过你什么叫尊重。”

普希金瞪着史密斯,像一只发怒的棕熊,挥舞着满是肌肉的臂膊就要把入侵的敌人撕成两半。

布鲁斯挪动脚步,他站到路德维希身后。

“为什么西伯利亚分部会对我们充满敌意?大家都是调查员,难道不应该协同并进吗?”

“你指望一群熊和人协同并进吗?”路德维希微微侧着脑袋,压低嗓音。

“西伯利亚分部建立的时间很晚,比起我们学校,还有欧洲的那些老牌贵族,底蕴要薄的多,他们没有博学的魔法教授和炼金术士,为了对抗神话生物,就只能拼命。

“他们培养的与其说是学生,不如说是死士,西伯利亚分部也是每年任务完成率最低,死亡率最高的分部,但有一点就是,无论死亡多少人,西伯利亚分部的人从不会放弃任务。”

说着,路德维希一摊手。

“这些疯子认为魔法和炼金术都是负责后勤,真正的战士该冲锋沙场,所以每年的大比,对抗战的获胜者通常都是他们。

“这群脑子被熊油糊住的人,觉得我们学校毕业的学生都是温室花朵。”

“这样吗?”布鲁斯大致明白了西伯利亚分部和学校的关系。

简单来说,就是战士看不起法师。

纯纯的职业歧视。

“但如果只是因为这样的话,关系也不至于这么恶劣吧。”

“当然不全是,其实我们以前虽然都看不上对方,但他们也不至于这样一点就炸。”

“主要是今年吧,我们学校和欧洲的几个老教授突然跑去了通古斯,说是有一个邪教团在哪里活动,而且还不让西伯利亚分部的人参与,之后的事,你应该懂了吧。”

“我懂。”

布鲁斯恍然大悟,怪不得,你别的分部教授跑到别人的地盘去,还告诉你不要插手。

这不纯纯看不起人嘛,怪不得普希金一点好脸色不给他们。

就在这时。

场上的情况发生了进一步恶化。

面对毒舌嘲讽拉满的史密斯,普希金再也忍不住了。

“年轻人,既然你这么看不起我们西伯利亚分部,敢来一场战士的决斗吗?”

普希金看着史密斯,发出挑衅似的邀请。

“战士的决斗?呵呵,和你们俄国人一样比试砍熊吗?真可惜,我们学校的毕业考核都至少是深潜者。”

随口嘲讽一句,史密斯脱下礼服,露出下面的白色衬衫。

“你要和我决斗吗?普希金,教授。”他特意在教授两个字上咬重道。

“安德烈。”

普希金退后一步,从人群中叫出一个长满胸毛的大汉。

“安德烈,02年毕业生,完成调查任务二十二次,任务成功率75%。”

“史密斯,02年毕业生,完成调查任务十五次,任务成功率100%。”

两人互报家门,做完这一切后,安德里摘下背后的布袋,一把巨型阔刀被他取出。

“炼金武器?他们这不是决斗吗?”

布鲁斯双眼微眯,炼金武器都拿出来了,这看起来可不像决斗,反倒更像赌上性命的生死搏杀。

“这就是西伯利亚的疯子。”路德维希很不满道。

“不过相信史密斯,他会赢的。”

“当然,我也相信。”

此刻整个广场已经被他布下了炼金矩阵,所有事物都在布鲁斯的掌控范围内。

“对了,路德维希,教授他们呢?都这样了,不去找教授们好吗?”

“教授?我刚才不是给你说了吗,教授们都去通古斯了。”

学校里居然没有教授?

正当布鲁斯说话间的功夫,场上的决斗已经展开。

“轰!”

巨大的阔剑表面布满炼金纹路,安德烈也憋着火气,他挥动巨剑,就想要把史密斯切成碎片。

一层魔法盾挡住了攻击,史密斯抬手拿出施法媒触。

“排斥!”

一圈光环从他周身散开,狠狠撞在猝不及防的安德烈胸口。

“砰。”

巨力将安德里抛开,他迅速从地上爬起,满脸怒容。

“懦夫,你居然使用魔法,这是对决斗的亵渎!”

“亵渎?”史密斯咧嘴一笑,眉角挑起一个戏谑的弧度。

“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你知道是什么吗?”

史密斯举起手中的施法媒触。

“那是因为,人会使用工具。”

“星爆!”

不明能量组成一团污秽的球体,从媒触上浮现,飘向安德烈。

后者挥动着阔刀,炼金纹路一层层亮起。

然而,就在安德里举刀即将下劈的前一瞬,史密斯得意一笑。

“爆!”

砰!

能量团被他提前引爆,猝不及防下,安德里几乎正面吃下了全部的魔力。

他在地上翻滚两圈,最后一头栽进广场中央的篝火中。

“欢呼声!”

史密斯当即转身,金色的长发在火星下挥舞,他双手举过头顶,毫不害羞地为自己鼓起了掌。

“史密斯学长!”

“喔——”

少女们冲着史密斯欢呼,有些的大胆的甚至脱下腿上的丝袜,将其抛给场地中央的史密斯。

“混蛋,我们的决斗还没结束!”

破空声响起,史密斯脸色一沉,右臂幻化出一条粗壮的虚幻触手,头也不回地抽向身后。

“学长小心!”

“砰!”

一条燃烧的木柴被触手抽散,史密斯转过身,一脸不悦。

“你已经输了。”

“在我血液流干之前,我们的决斗就不会结束!”

火堆中,安德烈像是地狱中的恶魔,身体被魔法打出的淤青和伤口正在快速痊愈,一条条肉芽从中冒出。

“这群疯子。”路德维希低声咒骂。

“普希金教授,这是西伯利亚分部的普遍现象吗?”

史密斯的语气也变了,明眼人都看的出,安德烈的身体经过了改造。

这已经涉嫌违反调查员守秘原则了。

“这是你的自由,不过今天的决斗必须进行下去。

“安德烈!”

战斗再次打响,不过此刻史密斯就没那么轻松了。

已经发生异变的安德烈不仅速度和力量大幅度提升,就连自愈力也已然非人。

甚至硬顶着小型魔法,也要上来和史密斯以伤换伤。

“束缚!”

一条条虚幻的触手从虚无中探出,将疯狂的安德烈拴在原地。

史密斯大口喘着粗气,他的灵感已经所剩不多,得速战速决。

“你认输吧,我不想因为一场决斗杀了你。”

史密斯看着被触手束缚的安德烈,然而后者的回应却只有一声声咆哮。

“已经间歇疯狂了吗?普希金教授,安德烈现在需要的是治疗。”

史密斯看向普希金,然而这个老头脸色冰冷,毫无暂停的意愿。

“路德维希!”

史密斯懒得去理,大吼一声。

“来了!”

路德维希早有准备,他拿着一管理性药剂就冲了过去。

就在这时。

“停下!”

砰!

一柄战斧被普希金双手握住杵在地上,炼金矩阵展开,极寒的冰晶挡住了路德维希的道路。

“在决斗没有分出胜负前,任何人不得干预,这是战士的荣耀!”

“狗屁!”

史密斯张口就骂,然而普希金毫无反应,怎么说他也是分部教授,配合展开的炼金矩阵,也能勉强算是大巫师。

这样的实力,可不是现在的史密斯可以对抗的。

“普希金,你就不管你学生的死活吗?”史密斯气的连教授都不喊了。

“这就是战士的宿命。”

寒气依旧冰封住广场,挡住了路德维希的道路。

在场的学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他们对普希金的行为都异常愤怒。

调查员不应该内耗,就算是死,也该死在战场上,而不是什么狗屁决斗。

就在学生们大声质问普希金的瞬间,异变发生。

原本坚不可摧的寒气突然破碎,一道比普希金强大无数倍的炼金矩阵从地面升起。

寒气在它面前,脆弱的像是个婴儿。

“这场闹剧就到此为止吧。”

突兀的嗓音响起,回荡在所有人耳中。

史密斯满脸欣喜。

“教授?”

普希金脸色大变,他双手握住符柄,炼金矩阵完全展开。

“就算你是教授,也不能干预战士的决斗,这是……”

隐藏在暗处的布鲁斯懒得听他说完,抬手虚按,炼金矩阵直接作用在普希金身上。

“砰!”

这个如熊般的老头顷刻间,连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完便被死死按在地上。

他眼中写满了难以置信,就难史密斯和路德维希也同时张大了嘴巴。

一个大巫师,连话都没说完就被制服了?

“禁……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