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穿越银匙之门!(求票票,求追读!)

并不清楚史密斯所谓的测试是什么,不过既然老头给他这本日记,那他把上面的魔法都学会,问题也就不大了。

图书馆内,布鲁斯半靠在躺椅上,他手上捧着一本神秘学书籍看似在阅读,实则意识正沉入脑海,观摩着幻梦境之钥匙。

【幻梦境之钥98%】

陪着幻梦境的知识来学习真实魔法事半功倍,自从获得了旧日位格碎片,布鲁斯突破了人类的极限,对知识的接收能力大大增强,再凭借着理性药剂迅速补充失去的理智,他对幻梦境之匙的攻势已然接近尾声。

银白的钥匙上,那些繁复、诡异,充满着知识的花纹几乎看不见了,只有一圈圈奇异的纹路盘旋在钥匙四周。

“等我阅读完这些的知识,这把钥匙能打开哪一扇大门呢?”

钥匙是用来开门的,在幻梦境之匙上蕴含的知识被他吸收殆尽,布鲁斯越发有种感觉,什么东西似乎要在他面前打开了。

砰。

有些焦虑地合上书册,布鲁斯打开图书馆外墙的们,一路沿着楼梯上到天台。

眺望着宇宙深空,一股不安却又期待的情绪在心口酝酿,似乎在那无穷远处,连星光都黯淡而无法抵达的时空裂缝处,一道目光穿过宇宙,投射到了他身上。

“到底是什么东西,可别是吸引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布鲁斯用力按了按眉角,他能感觉到灵感对他发出的警示,这是很不好的征兆。

布鲁斯可不想那天早上他一醒来,就看见个红色星球在天上瞪着独眼大声歌唱。

“真烦人。”

他看了眼身旁摆着的天文望远镜,想了想,还是没胆子去碰。

克苏鲁世界定律。

别tm碰望远镜!

星星一点儿也不好看!

准时待到下班,布鲁斯锁好图书馆一层的大门,迫不及待冲回了员工宿舍。

“来吧,爷倒要看看,你这把钥匙能开什么门!”

布鲁斯狠狠啐了口唾沫,搓了搓手,意识沉入脑海,看着那柄已经近乎虚幻的钥匙,精神猛地靠了过去。

【幻梦境之匙100%】

随着最后一道蕴含知识的繁复花纹消失,这把钥匙终于露出了它的真面目。

难以用人类的言语描述它的美,布鲁斯在这一瞬也看呆了。

这是一把通体呈现银色的钥匙,表面用虚幻的花纹雕刻着真实宇宙的真相,它就那样静静悬浮着,伴随布鲁斯阅读完了上面蕴含的知识,它脱离了布鲁斯的脑海,停在无数维度交错的狭缝内。

“我的天老爷,出大问题。”

布鲁斯喃喃自语道,这一刻看着面前的银色钥匙,他似乎猜出了这是个什么东西。

不等他继续想下去,耳边一道机械的嗓音响起。

【恭喜宿主获得银之匙】

【时空定位已完成。】

下一刻。

庞杂的睡意涌来,布鲁斯坚韧的精神甚至连一秒钟都没抵抗住。

紧接着,进入梦乡。

“我睡着了?怎么回事!”

布鲁斯悬浮在一片虚无,脚下是七十层台阶,台阶遥远的尽头是一座火焰洞窟。

想起史密斯的日记,布鲁斯立马反应过来,这里是通往幻梦境的梦境。

“我入梦了?难道这把钥匙是用来打开幻梦境大门的?”

布鲁斯觉得有些不对劲,看着眼前的七十层台阶,他试探性的迈出一步。

没问题,布鲁斯又走了一阶。

他开始大胆起来,既然这里是通往幻梦境的路,那就去看看那个传说中的童话世界。

咚咚咚。

沿着一层层楼梯向下,就在布鲁斯快接近火焰洞窟的刹那。

熟悉的机械声再度回荡于他的耳边。

【旅途开启。】

台阶不见了,连带着火焰洞窟也消弭于无形。

布鲁斯脸上的笑意僵硬,他看着面前的虚无。

脑海中,银之匙缓缓飞出,插入面前的时空,伴随着阵阵涟漪。

一扇由无数光球构成的门户在布鲁斯面前打开。

这是神秘的,难以名状的宇宙究极之门。

“Holy shit!”

【穿越银匙之门。】

什么也感觉不到,声音,气味,触觉。

像是被人套上麻袋,用热铜灌满耳鼻口眼,悬挂在无人的静室,连风划过皮肤的触觉都无法体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布鲁斯突然闻到了什么,这是青草的芬芳,混杂着大雨过后,万物破土而出的清新。

这是风,这是阳光,一道和煦的温暖射入他的双目。

布鲁斯茫然地睁开双眼。

这是哪儿?

他从草地上坐起身,头顶的阳光和煦,四下是熟悉的建筑。

“我梦游了?”

脖子上还挂着他自己的校工牌,旁边熟悉的图书馆依旧坐落在原地。

布鲁斯有些懵,难道他刚才晚上睡觉梦游,又跑到图书馆外来了?

“喂,你怎么躺在这儿?你是学生吗?”

突然,身后传来一道人声,出奇的有些熟悉,但布鲁斯却想不起来是谁。

“啊,我是布鲁斯,图书馆的一级管理员。”

他下意识回答道,转过身,只看见两个熟悉而陌生的人影站在他面前。

箭领衬衫,熨烫笔挺的燕尾服,他提着手杖,手帕叠的整整齐齐塞在口袋中,头上戴着一顶丝绸礼貌,金色的长发如太阳神般披散在他的肩膀。

最骚气的是,他胸前的口袋里塞了一只鲜艳的红玫瑰。

布鲁斯张大了嘴巴,面前男人的装饰相继了一只毛色鲜亮的大公鸡,肆意向人群释放者骚气的荷尔蒙。

但让他惊讶的不只是这点,而是……

这个男人他认识。

哦不。

不能说是认识。

应该是,布鲁斯认识很多年以后的他。

“史密斯!”

布鲁斯再也忍不住惊呼出声,眼前这个男人分明就是他的老师。

泰勒.史密斯。

但现在史密斯脸上没有皱纹,也不会穿着他那身和路德维希一样,百年不变的黑色西装,像个古板的老学究。

此刻的史密斯,更像是一只撒发着求爱气息的大公鸡!

“你认识我?”史密斯挑了挑眉头。

“额……听说过你。”布鲁斯打了个哈哈,他连忙拿起自己的身份牌。

这时,他才看见。

自己的身份牌上名字,职务都没变,唯独变得是他毕业的日期。

“1904年。”

“今年是那一年来着?”

“1908年啊。伙计,你怎么了?难道是昨晚和某个女士厮混了一宿,连今年是那一年都忘记了吗?

“要不要我告诉你的名字?哦,工牌上写着的,布鲁斯是吧。”

布鲁斯抽了抽嘴角,眼前这个骚包的大公鸡真是自己的老师?

而且……要是他是史密斯,那旁边的那个穿着花衬衣,喇叭裤,一副沙滩排球小子样的人。

岂不是?

“好了布鲁斯,虽然不知道你从哪里认识我的,但我现在有其他事要做,回见。”

说着他拉过旁侧花衬衣青年的肩膀。

“走了,路德维希,珍妮今天约了我们喝下午茶,还有你最爱的艾莉克西亚哦。”

看着青年版的史密斯拉着路德维希远去,布鲁斯愣在原地。

他完全无法把眼前两个骚包的青年,和自己的老师,以及那个古板的路德维希联系到一起。

这是……同一个人。

而且。

“我穿越了,穿越到了1908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