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南极,疯狂山脉!

“不!不要!”

亚伯拉罕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他大口喘息着,像是一条被扔上岸的死鱼。

“伟大的天父……救命!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布鲁斯控制了消融咒的强度,保持在能够让亚伯拉罕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内脏,骨骼,血肉被魔法一点点溶解的滋味。

速度是缓慢的,但过程却是不可终止的。

就像因为一时冲动喝下百草枯想自杀的人,百草枯不会第一时间夺取他们的生命,只会给他们的后悔的时间,却没有后悔的机会。

无法阻止的缓慢死亡,才是最恐怖的。

“伟大的天父,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我做过黄衣教团,达贡秘教团,黑法老兄弟会,格赫罗斯教团的教首,我知道很多秘密!”

亚伯拉罕大声哭泣着,一股脑地将他自己所有秘密都抖了出来。

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

好家伙。

感情你还是专业二五仔。

做了这么多邪教的教首,他们居然没把你烧死?

布鲁斯眼皮一跳,见过喜欢跳边的,没见过这么喜欢跳边的。

听着亚伯拉罕报菜名似的,捅出一连串他打入过内部的邪教,布鲁斯突然发现,这家伙好像还真是个人才。

能在这么多邪教内部做到教首的位置,有两把刷子啊。

“你当真做过这些教派的教首?”

体内的腐蚀感突然停下,亚伯拉罕来不及庆幸,连忙吐出早已打好的腹稿。

“伟大的天父,您卑微的仆人亚伯拉罕不敢欺瞒您,我活了一百三十二岁,其中有大部分时间都在各个教派伪装,他们所有的秘密我都知道。”

“给你个机会。”

听到这话,亚伯拉罕终于松了口气,他不敢在等。

“伟大的天父,二十年前您卑微的仆人就是达贡密教团的教首,但就在十年前,一位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深潜者就顶替了我的位置,后来我才知道,和那个深潜者一起回来的,是曾经早已消失的父神,达贡。”

“您的仆人不是一个心怀宽广的人,在被迫退位后,我就开始暗中开始调查这只深潜者的来历,后来终于让我有了发现。”

亚伯拉罕抬起头,吐出了一个布鲁斯无比熟悉的地名。

“南极,他们来自南极!”

……

“路德维希,梅林他们怎么样了?”

“我让他们继续去印斯茅斯调查,按原计划行动,虽然这次印斯茅斯的异变是深潜者的阴谋,但那些被困在印斯茅斯的调查员,我们也必须要救。

“我已经告诉梅林,让他快速集结救援队,不能一个个进入,需要凑齐足够的教授才能行动。”

“南极那边的调查员我不准备动他们,现在世界复苏活动加剧,修格斯必须盯紧。”

“你是对的。”

史密斯点点头,在路德维希身旁坐下。

“对这次出面帮忙的老教授你有什么看法吗?”

“你指的什么?”

“我只是有些不明白,路德维希,你说为什么这位老教授要隐藏相貌呢?”

史密斯疑惑地摇摇头。

“我想不通,难道他的真实身份不能让我们知道?可,又是为什么?”

路德维希站在窗台,他看着夜幕下的学校。

突然。

他转过身,眼神莫名看着史密斯。

“史密斯,你为什么觉得,他就一定是老教授呢?”

“什么意思!”

史密斯豁然抬头,他看向路德维希。

“你发现什么了吗?”

“有一些。”

路德维希将一份文件递给史密斯。

“这是最近今年墓室的情况,我之前派人去调查过,并没有教授有过苏醒的痕迹。”

史密斯连忙拿过文件,眼神迅速扫了几下。

“可……”

他说不出来话了,看着文件上白纸黑字的判断,史密斯心中顿时升起无数疑惑。

如果他不是老教授,那他到底是谁?

“你还记得那位老教授,是怎么杀死群鲨之父的吗?”

“炼金武器?”

“然而呢?”

“然后什么?”史密斯眼珠子转了转。

“亏你钻研真实魔法,结果连炼金术都不了解。”

路德维希叹了口气。

“那柄炼金长枪,你难道不觉得很奇怪?”

“有吗?”

史密斯眉头微蹙,他对炼金术并不了解。

“算了。”

路德维希又把一本书丢给史密斯,没好气道:

“你自己看,那一页我做了标记。”

这是一本历史书,史密斯疑惑地翻到做了标记的那一页。

“通古斯大爆炸?”

史密斯微微一愣,这件事他知道,1908年通古斯发生过一场神秘的爆炸事件,威力堪比两千万吨TNT。

当时这事发生的时候,他正在欧洲参加一个贵族沙龙,那是的他还只是一个青年调查员。

“路德维希,你是说那位老教授和通古斯大爆炸有关,可这件事的真相不是已经被封存了吗?除了上一任校长,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有人知道。”路德维希面无表情地拿过历史书。

“我的父亲,就是当年通古斯大爆炸的亲历者之一。”

“道格拉斯教授?前任炼金系教授。”

“就是因为我父亲是炼金系的教授,所以他才会知道这件事。”

路德维希脸色前所未有的严肃。

“通古斯大爆炸的真相,我也是等到我父亲临终前才知道的,那一次有位外神的化身被召唤到了地球上,为了阻止祂的降临,学校紧急召集了处于俄罗斯的调查员,我父亲就是其一。”

“为了驱逐外神,当时三位炼金大师布下炼金矩阵,通古斯大爆炸就是炼金矩阵崩溃的产物。”

“而那次,之所以能够成功驱逐外神,靠的就是一柄从古代传下来的炼金武器。”

“沾染过外神鲜血的,弑神之枪。”

史密斯被路德维希的话震惊了,他看着自己的老朋友,从没想过对方居然会掌握这样的情报。

“你是说,那把炼金武器,就是……”

“我不敢确定。”路德维希摇摇头。

“我只听我父亲讲过,曾经的弑神之枪没有枪头,刺入邪神心脏的是人类凝聚的希望之光。”

“那柄枪,很像!”

……

“南极?”

这个地名很不友好,恶劣的就像DC里的哥谭市,火影中的雨忍村,海贼王里的推进城。

你永远不知道,那里面藏着什么恐怖的怪物。

修格斯,古老者。

布鲁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两个东西,这一年来他也尝试收集过南极和印斯茅斯的情报。

可奇怪的是,印斯茅斯他还能找到只言片语,明白那里被导弹炸平了。

可南极,却是真的什么也没有。

“南极应该有古老着还存活着,在古老的旧日,星之眷族和古老者曾经开战过但最后却又达成了合作,而哪个时候克苏鲁还没沉睡。”

印斯茅斯和南极的关系可谓千丝万缕,如果亚伯拉罕说的是实话,现在达贡秘教团的教首来自南极。

那也就是说,退化的古老者们又和深潜者达成了联系。

这么一来,印斯茅斯的暴动就不可能是独立的。

南极,有问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