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第一个眷族(求推荐票,求月票!)

“伟大的天父!”

格曼匍匐在地,额头抵住地面,从头到尾散发着狗一般谄媚的顺从。

他的身体颤抖着,不只是因为臣服,还有刻在骨子里的恐惧。

在没有理性药剂,被炼金法阵全面压制的情况下,格曼知道自己一旦抬头就是必死无疑。

然而……

布鲁斯毫无停下的打算,他肆意伸展着触手,星之眷族的神话形态被他尽数展开,这种本就相当于小一号克苏鲁的神话生物,自然最适合客串邪神。

“伟大的天父,我是……”

话还没说完,一只滑腻的触手从地面伸出,卷起匍匐的格曼。

巨大的怪物从深海中浮起,古老的城市重现人间,格曼看见了,那不可名状之美,是疯狂的颜色。

“啊——”

……

疯人院大门口,两个聋子侍卫突然对视了一眼。

甲:我好像听见什么了。

乙:我也是,但别忘了我们是聋子。

两个人用手语比划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放心,甲打开大门走了进去。

片刻后,大门重新打开,甲出来后摇摇头。

用手语示意道。

一切正常。

……

员工宿舍,布鲁斯躺在床上,想起刚才的情景他觉得有些奇妙。

其实从第一次提取过神话生物的组织后,他就有种感觉,自己可以变成祂们的样子,但之前的变化一直不完善,像深潜者组织他就只能变出鱼鳃和鳞片。

直到这一年来,布鲁斯终于掌握了这种变身的方法,他将其称之为神话生物形态。

不过这种变身对他实力的帮助不是太多,变成星之眷族后,他也不能拥有这种旧日眷族的庞大体型,唯一的用处可能就是。

清杂兵。

一般的巫师看到祂如果不及时用药,当场就得疯狂。

“神话生物形态用来唬人还是蛮不错的,加上那天我从占卜里从克苏鲁身上看到的知识,简直就能以假乱真。”

本来布鲁斯对格曼没什么想法,你自暴自弃就算了,愿意当邪神的狗就当,他也懒得管。

但他千不该,万不该用他懦弱的念头去污染那些,依旧对人类未来抱有希望的人。

布鲁斯看着手里的一块手骨,这是他刚才将格曼弄疯后从对方手里发现的,那个疯子居然把自己的右手拆掉,换成了这块骨头才瞒过了史密斯的检查。

“末日的情景吗?我早就看过更糟的了。”

“枯萎。”

魔力溢散,骨片霎时飞灰湮灭。

于此同时。

学校一间密室内。

“史密斯,有效果吗?”路德维希站在床边,在治疗疯狂这一方面,没人比史密斯更懂。

“路德维希,镇定,泽维尔的意志力很顽强,他会没事的。”

史密斯的额头布满汗珠,他用了好几种恢复理性的魔法和药剂一起使用,可泽维尔的精神状态丝毫没有好转。

这让他怀疑,格曼给泽维尔看的东西,不是想通过侵蚀理性击溃他,而是想在自我认知上击碎泽维尔的信念。

路德维希背对着泽维尔,他通过窗户看着疯人院的方向。

愤怒几乎快把他点燃,可紧接着一股莫名的哀凉将他笼罩。

自己的弟子因为自己下达的任务疯了,现在又害了他的儿子。

他该恨谁,自己吗?

“路德维希!”

突然,一声惊喜的呼喊从身后传来,路德维希豁然转身。

只看见刚才还躺在床上人事不省的泽维尔缓缓起身,他揉了揉眼睛,茫然道:

“我这是……在哪儿?”

他抬起头,眼神在路德维希身上一闪而过。

“血月……结束了?”

史密斯不动声色地和路德维希对视一眼,前者温和道:

“泽维尔,你刚才看见了什么?”

似乎还处在精神恍惚的阶段,泽维尔有些木讷。

“血月,好大一颗血月,比月亮还大,比太阳还大。我看见海里有什么东西……”

说道一半泽维尔突然顿住了,他伸手捂着脑袋,有什么东西被他忽视了。

“慢慢想,我们不急,你最后看见了什么?”史密斯施展安魂术,抚平着泽维尔敏感的神经。

好半饷,泽维尔松开了右手,眼神带着浓浓的不确定。

“好像是,枯萎术?”

话音未落,泽维尔一头栽倒在了床上,他的精神到了极限,沉沉睡去。

屋内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泽维尔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枯萎术……嗯!”

两人几乎同时抬头,看见了各自眼中的惊骇。

“老教授!”二人异口同声道。

……

今天的阿卡姆疯人院很热闹。

或许过去十年来的人,都没今天一天的多。

格曼的牢房外,此刻隔离窗已经被打开,隔着栅栏,在场的所有教授都看见了房间中,趴在地上的格曼。

“格曼,刚才有谁来过?”路德维希沉声问道。

然而,格曼只是摇摇头,他身上披着白衣,原本癫狂的神色不见了,此刻竟然有了些佛性。

“那你的右手是怎么回事?”

格曼看了眼右臂空空如也的袖袍,风轻云淡道:

“不过是一具皮囊,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世间烦恼如恒沙,我何去管他?”

路德维希头上冒出几根青筋,这混账怎么变得更像神棍了。

“格曼,你是我的学生,不要逼我……”

还没等路德维希说完,格曼突然双臂一展,脸上挂着和煦春风般的微笑。

“请便。”

这画风,要是在剃个光头,简直是高僧当面。

一时间,二人竟不知该怎么办。

疯人院门口,史密斯一直拉着路德维希走出大门。

“你没发现,格曼的精神出了问题吗?”

“我当然知道。”路德维希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格曼现在更混账了,狗屎!”

“我觉得能把一个有自毁倾向的恐怖分子变成神棍,那位老教授做的挺好。”

史密斯回头望了一眼,大门缓缓闭合,格曼背对着他们像个老僧禅定。

“路德维希,我觉得那位老教授这样做,一定有他的计划,我们得协助他。”

……

牢房内。

名叫格曼的白衣人坐在冰冷的地上,他的确是格曼,但也不是。

之前疯掉的猎人已经死了,现在存于这个身体上的,是一个拥有格曼记忆,却独属于布鲁斯的眷族。

“伟大的天父,格曼时刻等待着您的召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