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疯狂的邪教徒?

系统提示音在布鲁斯耳边响起。

下一刻。

大量信息宛若光怪陆离的世界,随着超新星爆炸般的光亮,撞进了他的脑海,不只是耳蜗,连同着视线,嗅觉,味觉,触及,乃至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在这狂风暴雨般的知识下被摧毁殆尽。

这是疯狂,是知识的诅咒。

他感觉到自己的涎水正顺着嘴角下流,或许正一个人手舞足蹈的狂奔,

大脑嗡嗡作响,像是宇宙大爆炸的奇点,伴随着最初的爆炸,余震如潮水般络绎不绝,把他全身都震的散架。

糟了,要死了。

突然,一股清凉的触感从他全身各处蔓延,涌上大脑,抚平一切异常。

是理性药剂。

可接着,大量无法理解的知识再度涌现宛若无穷无尽,药剂不断加固修补着布鲁斯的理智,随着拉锯战的展开,修补的速度有些赶不上知识出现的速度。

药效缓缓退去。

就在这时,潮水般的知识突然中断,像是闭闸的大坝截停长江。

世界一下恢复光明,布鲁斯迷茫的睁开双眼,他看着自己的双手,无数繁复,诡异的知识在他脑中涌动,不安分地,似乎随时想要逃离大脑的束缚。

【死灵之书(10%)】。

布鲁斯茫然地睁开眼睛,他感受着脑中一条条全新的知识。

“死灵之书10%?诶,死灵之书!”布鲁斯被惊的嘴里能塞下一个鸭蛋。

死灵之书!

这是一本贯穿克苏鲁神话的终极巫书,记述着宇宙的真实历史,由一个疯狂的阿拉伯诗人著作,也不知道他写这本书的时候看见了什么。

据说死灵之书一旦重现世间,必会引起无穷无尽的灾难,布鲁斯记得这本书的译文被放在了密大的图书馆里。

不过那是译本,而他得到的居然是完整的版本。

“我阅读了,死灵之书?”布鲁斯咽了口唾沫,可紧着着他的眼睛逐渐亮了起来。

一条条咒文在眼前闪过,这是魔法,他居然学会魔法了!

这是我的金手指吗?

居然让他在意志无法承受的情况下,强行让他理解了这些不可名状的知识。

一个恐怖的法术出现在布鲁斯的脑中。

“犹格.索托斯请神术?”

看着脑中那门充满诡异气息的法术,布鲁斯抖了抖,犹格.索托斯,万物归一者,这可是三柱神之一,克系世界最大的boss!

但布鲁斯怀疑,他现在没有足够的法力支撑他这样做。

不愧是最完整的死灵之书,其实这本书里记载的魔法只能算是添头。

死灵之书中真正精华的,是那些关于末日,外神,乃至于预言的知识。

“先试试其他的。”布鲁斯搓了搓手,10%的死灵之书中,他刚刚学到一门极其强大的魔法。

刚才还发誓要远离知识的想法早就被布鲁斯抛到了九霄云外,拜托,我只是个手无缚鸡图书管理员,就算看了死灵之书,也没人要求我去邪教徒扎堆的地方调查啊。

既能不当调查员在大本营苟住,还能学习魔法,这不双喜临门?

什么,你说知识会导致疯狂?

那我只能说,理性药剂,真香!

从图书馆外层的楼梯来到顶层天台。

图书馆一共有五层,他的权限只允许进入一层,要上天台,只能通过图书馆外的安全楼梯。

布鲁斯张开双臂,他的嘴唇蠕动,疯狂的话语在他舌尖酝酿,吐出一个又一个污秽,扭曲的词汇,魔力扩散,咒文乘着音符飞上太空。

……

史密斯教授站在湖边,他看着小船上那些无忧无虑的学生。

这让他想起了过去的时光,在去南极前,他也曾这样天真烂漫,对一切充满了美好的期待。

“路德维希,你说那些预言是真实的吗?如果一切都无法阻止,我们在南极,在印斯茅斯所做的一切,埋葬了无数同伴,还有什么意义呢?”

“既然你开口问我了,想必心里应该有答案了。”路德维希拉着手风琴,雪白的头发被他整齐地梳在脑后,身上套着维多利亚时代的礼服,像上世纪的英伦绅士。

“我们不是英雄,也不是神灵。我们只是在疯狂中挣扎的虫子,如果预言无法阻止,至少我们成功扼杀了那些东西苏醒日期的提前。”

路德维希仰头看着星空,背脊挺直,他看着宇宙星空,瞳孔仿佛倒映着烈火。

不对。

路德维希瞳孔猛缩,不是倒映着烈火,他真的看见烈火了!

他一把丢掉手风琴,干枯的身躯突然涌出暴虐的力量,像一只起身的年迈雄狮,战天斗地的意志给这个老头的带回了百年前的青春。

“哦,我的上帝!”史密斯嘴巴张大,夜空中一枚红色的流星的划破天际。

如同飞掠的流星坠入天际。

“这是,炎之精!”

“有人召唤了炎之精!”

烈焰的流星在天际燃烧,划破夜空,落在了图书馆的楼顶。

“轰——”

浓烟滚滚,校园内所有学生都将目光移了过去。

“快,史密斯!”

路德维希一把拉过史密斯,抓住后者的衣领开始狂奔,宛若猛虎掠过丛林。

“有邪教徒闯进了图书馆。”

“糟了。”史密斯脸色大变。

“布鲁斯还在那儿,他还不是调查员!”

“见鬼!你是说你那个学生?”

没有途径教学楼,路德维希口中吐出咒文,微弱的风浪在二人脚下盘旋,迅速扩大,带着两人飞上楼顶。

炎之精可不是一般的神话生物,祂们是一团有智慧的可燃气体,弄不好可能造成巨大的灾难。

路德维希拎着史密斯落在天台。

看着地上焦黑的印记,两个人脸色难看。

空气中依旧散发着火焰炙烤的气息,很明显,炎之精刚才落在了这里。

史密斯蹲在地上,他用手刨去地面的黑色余烬,一副火焰在地面灼烧而出的诡异花纹,出现在他的眼前。

“嘶——”

史密斯心头一寒,身体晃了晃,眼前的法阵充满着扭曲的神秘气息,他用力搓了搓手背。

只是看一眼,他就觉得有什么冰冷滑腻的东西爬上了他的身体。

“路德维希,这绝不是一般的邪教徒,这个人已经接近疯狂了!”

史密斯指着地面上的法阵,吞了口唾沫。

“他召唤了炎之精,之后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将炎之精成功驯服,这种程度的巫师……绝对是某个邪教组织的头目!”

“先封锁消息。”路德维希眉头紧蹙。

“几个调查员小队还没回来,我们没有足够的力量应对邪教组织,我马上去联系军方,看能不能调来一些坦克,重武器。

“火药对祂们不好使,对邪教徒可好用的多!”

不过史密斯现在想的不是这些,他沿着外墙安全楼梯冲进图书馆一层。

“布鲁斯!”

“老师,我在这儿。”

布鲁斯如临大敌一般,手里拿着钢叉,正紧张地站在图书馆大门口。

“哦,感谢上帝。你没事就好。”史密斯连忙上前检查自己的学生,

一旁的路德维希突然看见布鲁斯手中无意露出的空药剂瓶。

“布鲁斯,你刚才用了药?”

“是的,先生。”布鲁斯眼中闪过一丝后怕。

“刚才我听见楼顶突然传来巨大的响动,接着有某种听不见的呓语在我耳边,我感觉自己有些不对,心脏像是停跳了一样,所以我连忙给自己注射了药剂。”

“刚才学校里发生了一些事,不过不是什么大问题。”史密斯勉强笑了笑,竖起食指。

“不过布鲁斯,你刚才听见的东西记得保密。”

说完,史密斯对着路德维希伸出手。

“什么?”

“药,你没看见我学生的药用了吗?”史密斯理直气壮道。

“见鬼,你这吝啬的老家伙。”路德维希小声嘟囔了一句,还是拿出两瓶药剂递给布鲁斯。

“布鲁斯,你天生灵感远超常人,但意志不够坚定,既然你老师把你安排到了这里,希望你能够在学习的知识的过程中让你的意志变得坚韧,日后说不定还有成为调查员的机会。”

“先生,我明白。”

叮嘱了几句让布鲁斯最近注意观察后,史密斯和路德维希匆匆离开了图书馆。

他们根本没有把刚才的发生的事和布鲁斯联系在一起。

一个在上学的时候就一个魔法学不会的人,会突然就能召唤炎之精?

搞笑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