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普普通通的图书管理员

校外。

一辆直升机缓缓降落,螺旋桨带起的风浪将水面打出剧烈波涛,一艘小舟随波逐流。

“就先停在这里。”

路德维希和史密斯带着几个教授跳下了飞机,风元素在咒文的束缚下变得乖巧,拖着众人的身体徐徐下落。

小船空无一人,只有船舱中一件单薄的黄袍寂寞的落在船板上。

“是他吗?”

众人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

路德维希上前一把抓起黄袍,眼前世界变得光怪陆离起来,拜亚基的嘶吼徘徊在耳边。

“是他。”

“真的是他!”经过路德维希的确认,在场的所有教授顿时兴奋起来。

“这么说,他死了?就留下一件衣服。”史密斯有些纳闷。

不仅死在图书馆外,不知道被谁杀死的魂器。

他记得很清楚,在档案馆和他们对抗的六个灵魂容器可是自己走的。

“会不会是他分裂了太多灵魂,归位的时候出现了问题?”

教授炼金术的梅林.拉瓦锡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制作魂器的魔法,无论是记载在神话典籍中的古代魔法,还是我们从梦境内学来的真实魔法,涉及到分离灵魂,制作魂器都是极其凶险的,刚才侦测到的魔力波动,会不会是这个邪教徒理智崩溃,导致魔力失控引发的元素乱流?”

“我觉得梅林说的有道理。”

“附议。”

几个教授纷纷表态,唯独史密斯不急,他看着路德维希,准备听自己这位好友怎么说。

“不是自我崩溃。”

果不其然,路德维希否定了这种可能。

“你有什么发现吗?路德维希。”

“这里有两种魔法的残留。”路德维希摊开右手,星之眷族制作的法杖被他握在手里。

“往事再现。”

一层朦胧星光原地散开,船头的位置上出现了一个黄袍人影。

是那个邪教徒!

众教授几乎同时屏住呼吸,就在船身百米不到的地方,又一个穿着长风衣的虚影站在那里。

“枯萎。”

黄衣信徒吐出满是恶意的污秽词语,光线一般蔓延,就在即将抵达长风衣身前时。

“枯萎。”

同样的咒文,却不一样的语调。

前者是施法的低吟,后者却仿佛君王的命令。

毫无征兆的,船上的邪教徒化作齑粉,只留下空空如也的黄袍。

“枯萎?这是枯萎术?”史密斯嘴巴张大,几乎可以塞进一个鸭蛋。

“路德维希,你告诉我这是枯萎术?”

不只是他,所有教授都瞪大了眼睛,枯萎术很出名,那是因为它在古代魔法中,是属于代价很大,对人效果极其恶劣的魔法。

而非有多厉害。

可刚才看见的一幕却几乎颠覆他们的认知,枯萎术也能施的跟请神术一样?

难道,真是人的问题?

他是谁?

入侵者死去,这是件好事,可现在另一个问题又来了。

解决他的人,又是谁?

“我知道了。”就在这时,史密斯突然开口。

“刚才施展枯萎术的,应该和在图书馆解决魂器的先生是同一位。”

他扭头看向路德维希,眼中带着莫名的意味。

“是墓室,那些沉睡在历史阴影里的教授们苏醒了。”

闻言,在场众人脸色肃然,他们彼此对视了一眼,作为教授,他们当然知道史密斯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人类的生命是有极限的,但神话生物的活动却是不会停止了,为了应对这种局面。

一部分跨入禁忌领域的教授,会选择在自己生命快到尽头时进入墓室,沉睡在历史的阴影中,等待需要的时候,从过去苏醒。

“诸位可能最近几年已经感受到了,各地神话生物的出现开始变得频繁,就连很多年前被导弹夷为平地的印斯茅斯也再次出现深潜者的身影。”

“现在看来这不是巧合,连墓室沉睡的教授都醒了,我们需要调查。”

“对,调查。”众人也是纷纷附议。

路德维希和他对视了一眼,两人微微点头。

现在一切都解释的通了,为什么他们找不到那个召唤炎之精,又杀掉星之眷族的邪教徒。

为什么那个邪教徒这次又帮他们保护了图书馆,还干掉了邪教徒的本体。

原来,他是墓室里沉睡的老前辈,怪不得对方可以在学校里不被发现,还三番两次的帮忙。

“有墓室里出来的教授,那我可以暂缓召回调查的教授们了。”

“对,现在调查才是重重之中,学校里有老教授坐镇,没有问题的。”

船内的气氛开始活跃了起来,入侵的邪教徒被斩草除根,又收获了一个跨入禁忌领域的老教授。

这如何让他们不高兴,就连路德维希脸上都露出一丝笑意。

如果让这些现在兴奋的教授们知道,他们眼中那个一击击溃魂器,枯萎湮灭黄衣信徒的老教授,只是学校里,一个普普通通,连调查员考核都没通过的实习助理。

恐怕,连眼珠子都得被惊掉。

……

连续一周内被入侵两次,原本慵懒的学校彻底运转了起来。

别看他们好像只是学生,实际上这座学校孕育的,是一个个能和神话生物以命相搏的疯子。

训练场天天爆满,很多老师,教授发现,以往爱逃课的学生统统变成了乖宝宝,教室内原本无人问津的第一排成了香饽饽。

甚至出现过,炼金系的学生通宵做实验,早上天没亮,灌一瓶提神药剂就进屋占座的情况。

当然了,这些热血的浪潮中并不包括布鲁斯。

黄衣教团被消灭的第二天,布鲁斯就被调回了图书馆,他依旧每天上班打卡,抱着一本书可以从早坐到晚。

就这样,一年的时光匆匆而过。

又是平常的一天。

布鲁斯拿着一本典籍,舒舒服服地靠着椅背,就着午后落叶间隙的阳光阅读起来。

“布鲁斯。”

一个穿着深色西服,打了一条花领带的风骚老头走进图书馆。

“怎么样,这一年的生活你还习惯吗?”

“很好。”布鲁斯放下图书。

“一年了啊。”史密斯叹了口气。

“你还记得弗洛伊德他们吗?”

“记得。”布鲁斯点点头,弗洛伊德和他一届,同样都是史密斯的学生。

“他们已经加入天体学派和老猎人的后备役了,听说下个月就要去欧洲做调查。”

史密斯看着布鲁斯的脸,然而直到他说完整句话,后者的表情依旧淡然。

“一年了,每天呆在图书馆里,无法学习魔法,不能钻研炼金术。

“布鲁斯,你恨老师吗?”

“不。”布鲁斯摇摇头,他仰脸看着身前落地窗洒下的金色光辉。

“我喜欢这里,能在知识的海洋里索取,是我的荣幸。”

史密斯眨眨眼,他居然在自己学生身上看见了圣光?

“布鲁斯,是老师耽误你了。”史密斯眼底闪过一丝自责。

“是老师没教育好你,不然凭借你这样的心态,怎么可能意志不达标吗?”

“以你的灵感,你应该是大巫师的种子啊。”

“老师你说笑了。”布鲁斯脸色温和。

“我不知道什么大巫师,也不想成为什么大巫师。”

“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图书馆管理员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