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枯萎,我也会。(求推荐票,求月票!)

“你是在找我吗?”

卡奇瞬间汗毛竖立,猛地看向声音的方向。

平静的湖面突然泛起波澜,一个人影缓缓从水底升起。

“你是谁?”

卡奇面色警惕,他死死盯着面前的来人。

布鲁斯站在水面上,修长的风衣将水珠抖去,双眼黝黑,柔润的黑发随意披散下来。

没有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令他心悸的气息,卡奇双目直视,灵感也并未被触动。

卡奇心思稍定,对方应该不是他在学校里碰见的那个古神化身,想想也是,那种恐怖的存在刚才的出手可能只是顺便,并没有想杀他,不然他的灵魂也不会剩下。

至于从学校里一路追着他的灵魂来到这里,这种存在怎么会做出这样丢分的事。

“校工?”

卡奇突然注意到布鲁斯胸前挂着的牌子,上面写着,图书馆实习助理,布鲁斯.李。

在入侵学校前,卡奇做过充分的准备,校工就是没有通过毕业考核的学生,他们连调查员都不是。

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追得上他,还站着水面上。

“你到底是谁?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卡奇退后一步,越看布鲁斯越是心颤。

右手已经做出施法动作,他看着面前的布鲁斯,一向敏锐的灵感却如同死了一般,根本没有给出半点回应。

就仿佛,面前站在的是一根木头。

他是卡奇,黄衣之王教团的首座,掌握无数古老魔法,甚至做出了十个魂器容器的大巫师,更何况因为长久信仰黄衣之王,他已经不完全是人类的。

就算是一般的调查员面对他都会出现理性的损伤,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在他面前无动于衷。

就在卡奇惊疑不定,不知进退时,布鲁斯微微一笑,迈步踏上渔船。

“刚才那个是你的魂器吧,灵魂分配术用到你这种程度,也算难得。”

轰!

巨大的冲击波在船外炸开,卡奇站在船上飞退百米,他看着原地纹丝不动的布鲁斯,颤抖地大声吼道:

“你到底是谁!”

“你刚才不是看见了吗?”布鲁斯拿起胸前的牌子。

“我是校工,图书馆实习助理,一个连成为调查员资格都没有的人。”

“不可能。”

卡奇目光警惕,一个不能成为调查员的实习助理可以站在水上,追着他的灵魂找到他的本体?

简直天大的笑话!

看着站在水面的布鲁斯,他的灵感却依旧死寂一片,没有危险的预警,也没有安全的宁静,唯有死寂。

刚才布鲁斯的话让他心神震动,对方居然看出了他的魂器!

卡奇定了定神,凝重道:

“你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说的是图书馆外那枚水元素结晶的话,的确是我出的手。”

布鲁斯坦然道。

话音刚落,卡奇脸色骤变。

虽然入侵图书馆的灵魂容器比不上他的本体,但大巫师的实力是实打实的,能用一发水元素结晶,破开纯粹的风元素乱流,最后冻杀他灵魂容器的躯壳。

这种事情,根本不是一个人类大巫师可以做到的事。

那是只有禁忌才能掌握的能力。

如果说,那些老不死的教授在保持人类形体的前提下,掌握了这种禁忌的力量,卡奇觉得自己可以接受。

可为什么面前的校工可以,他刚才看见了布鲁斯的身份牌。

他现在才22岁,一个22岁的小不点儿,凭什么可以掌握禁忌的力量。

更让他愤怒的是,布鲁斯在跨越了禁忌的门槛后,依旧保持人类的形态,甚至连一个伟大存在都没有信奉过。

凭什么!

卡奇心中涌现无穷的不甘,最后化作嫉妒的烈火。

他为了跨越这一步,不仅把自己的灵魂折磨的支离破碎,构建出十个魂器,还彻底变成了黄衣之王的眷族。

经历了这么多恐怖的折磨后,他离禁忌的领域依旧差了临门一脚。

凭什么,他一个毛头小子可以这般轻易的迈过界限!

“不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

卡奇的理性本就处在崩溃边缘,灵魂被他自己摧残,分出十份后,理性药剂都无法带他摆脱疯狂。

本就被路德维希消灭了三份容器,他的灵魂不完整,又在布鲁斯的刺激下,彻底坠入疯狂的深渊,最后一丝理性被吞噬殆尽。

“啊——”

卡奇半张脸裂开,露出一个挥动着四只滑腻触手的鱿鱼头,下巴胡须生长变成肉质。

“我不信!”

“我绝不信你可以迈过禁忌!是古神的化身,只有那种伟大存在才能对抗我!你只是个冒牌货。”

看着疯狂的卡奇,布鲁斯摇摇头。

“好好的人不作,非要做怪物的走狗。”

“其实你是什么我根本不关心,可谁叫你想要偷书呢?我是图书馆的实习助理,要是你偷了书,责任岂不是要扣在我头上?”

“我还想今年升职成一级管理员呢。”

“图书馆?实习助理?”卡奇懵了,这样强大的巫师会在意这个?

下一秒,被羞辱的怒意涌上心头。

“你在羞辱我?”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布鲁斯抬起右手,郑重的摆出一个手印。

“既然你也是研究古代魔法的巫师,我就用巫师的古代魔法来击败你吧。”

布鲁斯手印变动,一个个咒文清晰的从他口中吐出。

“枯萎术,这种魔法你应该不陌生吧?”

“枯萎术?你要用这种恶咒来对付我?”卡奇脸色狰狞,他听见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有人居然要在邪教的大巫师面前施展枯萎术?

这可是他们的,看家本领!

论对枯萎术的精通,就算面对召唤天灾的老头,卡奇也敢说,你们都是废物!

“哈哈哈——这是你自己找死!”

就算你是禁忌的大巫师,敢托大被枯萎术命中,那也得死!

“死吧!”

充满恶意的能量从卡奇嘴里吐出,和一般的枯萎术不同,这股能量不是以脉冲的形式,反倒像是蔓延的光。

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他死死盯着布鲁斯,看见枯萎蔓延到了对方脚下。

死吧!

然而。

下一秒。

布鲁斯嘴唇微张,一个无声的咒文被他吐出。

“枯萎。”

没有能量脉冲,也没有蔓延的光。

只是他开口的那一瞬间,原本蔓延到他身前的魔法消失了。

哦不,不是消失,是被枯萎了。

没有人能形容这道魔法,它更像是命令,对着世界下达枯萎的命令。

卡奇眼中的光芒暗淡,滑腻的触手枯萎凋零。

“原来这才是枯萎吗?”

话音刚落,扑通一声,水面泛起波澜,只有点点尘埃飘荡。

“破碎的灵魂吗?”

布鲁斯伸手一捞,一道光点被他摄入掌心,他最后看了眼卡奇死的方向,转身离开。

湖面,只剩下飘荡的木船,以及上面卡奇的衣服。

……

“教授!”

图书馆外,泽维尔躺在担架上,几个擅长治愈魔法的老师长在给泽维尔治疗。

路德维希冲天而降,他看见自己儿子的伤势,眼中杀意凛然。

“这是谁做的!”

先到场的史密斯指着不远处地上的冰屑,过了这么久,依旧寒冷。

“尸体在那儿了。”

路德维希忍着杀意扭头看去,灵感突然一颤。

“好浓郁的水元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也是刚到,你问问泽维尔吧。”众教授同时看向担架上的泽维尔。

“刚才不知道是谁,用一枚水元素结晶杀死了他。”

“水元素结晶!”路德维希脸色微变。“你确定,不是其他的魔法?”

“我确定。”泽维尔闭上了眼。

史密斯抬头看向路德维希,二人四目相对。

“只有他们才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用水元素结晶杀死一个大巫师。”

“禁忌。”史密斯面色沉重,无声地做了个口型。

路德维希面色凝重,学校里,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禁忌?

“是哪位退休的教授吗?我听说学校里有以往教授休眠的地方。”

一个老师高兴地说道

“没想到有教授居然醒了,还帮我们杀了入侵的邪教徒,这是好事啊!”

“别高兴的太早。”路德维希冷着脸。

“这次为首入侵的十个教首都是灵魂容器,他们的本体可还活的好好的!”

他刚才和史密斯交流了一下,知道了这件事。

就在这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研究员突然跑了过来。

“教授!学校外,学校外出现巨量的魔法波动。”

“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