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澜月谷
  • 焚天神尊
  • 池衡水榭
  • 2117字
  • 2021-10-10 09:41:17

披襟眺沧海,凭轼玩春芳。积流横地纪,疏派引天潢。

仙气凝三岭,和风扇八荒。拂潮云布色,穿浪日舒光。

照岸花分彩,迷云雁断行。怀卑运深广,持满守灵长。

有形非易测,无源讵可量。洪涛经变野,翠岛屡成桑。

之罘思汉帝,碣石想秦皇。霓裳非本意,端拱且图王。

修仙之人,几乎每一个都知道这篇美文。

这是凡人一代帝王所留下的绝美诗篇,从中,也能体会出这位帝王对仙境的向往。

对于凡人来说,登天飞月是不可能的是了,能做的,或许只是听着神奇离怪的传说,在脑海中无尽的畅想。

说起传说,似乎和月亮有关的是最多的。

因而从古至今,赏月都是一件让所有文人墨客都乐此不疲的事,他们或在月下饮酒对诗,或在月下吟弄风情,既有举杯邀明月的豪情,也少不了月有阴晴圆缺的悲叹,时不时也会向往月宫的嫦娥,伐树的吴刚。

赏月,除了美酒佳文以外,赏月的地方更重要。

崂山的太清水月,西湖的三潭映月,大理的洱海,青城的望楼,这些赏月绝佳之处,总也少不了热闹。

只是人们都知道,这世上最美的赏月之处,绝不在那些世俗传颂之地。

澜月谷。

修仙门派中鼎鼎有名的豪门大家。

澜月谷之所以出名,有三个重要的原因。

其一,是澜月谷的实力,其谷中弟子众多,身怀绝技的更是不少,放眼整个修仙界,能够与其抗衡的都寥寥无几。

其二,则是澜月谷的现任谷主,第三代掌门,百里莫奇。

百里莫奇已经得寿一百有余,一身绝学早已出神入化,独门绝技迎月神剑更是登峰造极,催动时可见漫天剑影,难分真假,寒光突现,人头落地,百里之外,斩杀无形,人称百里剑神,这百里之词,又暗对他的姓氏,更是绝妙之极。

而这其三,则是最重要的一条。

在澜月谷的后山半山腰有一座楼,称为“清秋台”

山脚下是一片月弯一般的湖泊,镶嵌的恰到好处,每当月色圆润之时,置身于清秋台上,望着身边参差的楼阁仿佛飘渺虚无,极目眺望,湖泊中的大月映小月,再与天上的明月交相辉映,真是水生月光,明月更明,那一瞬,似乎置身于月宫一般,对于凡人来说,修仙的事他们漠不关心,但对于这等美景,却是趋之若鹜,每年都有人慕名来此,清秋台最高处到处写满了文人墨客留在这里的佳句。

今天,是八月初八。

每年八月十五,澜月谷都会举行盛大的赏月大会,邀请修仙界的好友到山后的清秋台相聚,既为赏月也为叙旧,对于修仙之人,他们有很多机会可以到月亮上去走一走,但是他们都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山中美景山外得,月中妙意月下逢。

八月初八,是百里莫奇的生辰,于是很多修仙同道干脆就提前到此,给百里莫奇祝寿之后,小住个七八天再一起赏月,反正澜月谷的景色优美,在此住上几天绝对也是舒心的事。

百里莫奇居住在谷中西边,门前正好是一片大空地,平时是百里莫奇练功的地方,今天正好腾出来,摆了十几张桌子,桌子上摆了一些美味佳肴,有些桌子上已经坐了一些人,或低声细语,或嬉笑谈天,好不热闹。

“爹,时辰应该差不多了,还有一些客人没到,我们要不要派人去叫一下?”

在不远处,一个年轻人正低头向一个老者询问。

老者一身蓝色长衫,黑色短胡须,红光满面,此人是百里莫奇的弟弟百里莫玄,修为造诣虽然比不上百里莫奇,但也是一位高手。

跟他说话的,则是他的儿子,百里玉京。

百里莫玄点点头道:“去派人招呼一声,让客人们尽快入座,咱们好开席。”

“是,我这就去。”

等百里玉京走开后,一个身材颀长,留着短发,模样怪异的人笑着走了过来。

“哈哈,百里老兄,我是不是来晚了。”

“寸帮主,不晚不晚,来的正好。”

此人姓寸,名叫寸方,南疆金马帮帮主,金马帮虽然居于南疆,但其实力却很强大,门下弟子不仅擅长巫术毒术,还擅长豢养各类毒虫异兽,在整个修仙界,也是谁都不敢小觑的一股势力,只是名声一直不好听。

这个寸方向来眼高于顶,却唯独对百里莫奇佩服的五体投地,每次百里莫奇召集相聚,他绝对是最先到达的。

“我说老兄,眼看再过不到半年,二十年一次的神尊大会就要开始了,这一次百里谷主可不能再让姓柳的得意了!”寸方压低了声音说道。

百里莫玄干笑了几声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大哥这次能不能把神尊的名号抢到手,只能看天意了。”

寸方摇头道:“你别跟我打马虎眼,我都听说了,百里谷主的迎月神剑已经大成,怕是已经天下无敌,柳公常那个老东西,绝不是对手。”

“多谢寸帮主抬爱,但愿如此吧。”

二人又闲聊了几句,忽然间一阵喧嚣声,众人抬头一看,只见一群人正朝着此处走来。

看到这群人,百里莫玄和寸方均是神色大变,紧跟着场面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一处。

“你来做什么?”百里莫玄直接迎了上去,身后很快跟上来十几个澜月谷的弟子。

刚来的这群人大概有十几个,为首的是一个年轻人,身穿紫色长袍,腰束蓝色腰带,手中拿了一柄折扇,风度翩翩,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还没等这年轻人回答,百里玉京急忙跑了过来,对着百里莫玄说道:“爹,是孩儿疏忽了,他们刚刚借着祝寿的名义进来,恰好守卫的弟子不认识他,所以......”

“把负责守卫的弟子关到柴房里,饿上三天。”百里莫玄淡淡地说道。

百里玉京抬头看了一眼,嘴唇蠕动了一下,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点了一下头就走开了。

“慢着。”紫衣年轻人轻轻摆了摆手,从袖口摸出一样东西然后走上前说道:“我手中有请柬,是名正言顺的客人,贵派弟子没有阻拦也是理所应当,今天是百里谷主的寿辰,还请百里先生不要迁怒他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