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神亦·梦初开》/昆初
  • 神亦星编
  • 鸿岩草
  • 3711字
  • 2021-10-08 20:00:55

繁星如同宇宙的册页,光则是造物的文字。它们共同记载着宇宙的来龙去脉。由于一些太久不被记起的原因,宇宙中流传得最广泛的语系要数龙语。华夏族做为龙的传人,所使用的语言正是龙语的嫡裔之一。在华语的传说中,最激荡人心的是十大神器。十大神器秉有缔造宇宙的十龙之力,并且与天命息息相关。天崖海角,火树银花,故事要从“昆初之战”开始说起……

——————————————————

《神亦•梦初开》

——————————————————

时之壤上,梦悄然生长。梦之花化诸恶为养,香遍万千灵域,结出众善之果,如群星芸耀,起纷繁世间。

——————————————————

第一章/昆初

——————————————————

这是一个久远的故事。

那是一个晴朗的午后,天气微微有点干燥。在这个季节,在这块大地上,草木茂盛,鸟兽繁多。

许多不知名的鸟儿在山坡上的树林里叽叽喳喳地叫着,一边叫一边飞来飞去,从一个枝头到另一个枝头,从山坡上飞到山脚下,探视着这个它们熟悉的世界里的陌生。野兽们也在山野间欢快地蹿来蹿去。野猪啃破马尾松的树皮,将渗出来的树脂揩在自己的皮肤上,风干成防御天敌的盔甲。雄鹿们在林地里争斗着。鹿角撞击的声音仿佛岁月的滴答声,不时传开。

山脚下,小河蜿蜒流淌。河水清澈见底。河底的砂石有的十分洁净,有的则附生着随水流摆荡的水苔。几乎和河水一个颜色的小虾游弋在砂石上。小鱼儿一群一群地在水中游来游去。偶尔有螃蟹横过河底,爬上河岸逛一逛。

在河中间有一片**露的岩石。黑褐色的玄武岩被亘古以来年复一年的山洪冲刷出流线型的光滑外表,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现着熠熠光点。河水从岩石丛中和四周流过,发出轻快悦耳的哗哗声。远看,那些岩石就像一群健硕的野兽悠闲地沐浴在河水之中。

岩石上来了一群人,正在晒太阳。

那是一群古人,也就是我们的祖先,刚刚摆脱蒙昧又尚未完全开化的祖先。他们有着黄色的皮肤,黑色的眼睛,体型比我们稍大,毛发也更显茂盛,都穿着兽皮做成的简朴衣裙。其中,有一个年长的男人身材魁梧,须发浓密,看上去像是首领。他正在凝视远处的山坡,似乎在倾听雄鹿们的争斗,一边听一边拿着一截树枝在身边的岩石上划来划去。还有一个年轻的男人,正凑到水边,用手在水中拨来拨去,又不时扭过头去,用一种不一样的眼神看着那个倾听雄鹿争斗的男人。其他人则都是还未成年的孩子,正在各自享受着阳光和安宁。

这群人其实正在寻找新的定居地,眼下只是暂时经过这片山地。氏族里的其他男人都去打猎了,而女人们则去林地深处采集野果之类的食物去了。

在那位首领的身边放着两把不小的石斧。这表明这些人类早已会制造并使用工具了。但是他们发出的声音还比较单调,显然还没有学会系统的语言。他们还尚未完全开化。不过,一个意外而巨大的进步正在悄然向他们走来。

这不,有一个孩子感觉到了异常。他正躺在岩石上,一动不动地望着天空中的云朵,却发现天空中离太阳不远处有几个光点正在闪烁。即使是个蒙昧无知的孩子也知道这景象非比寻常。他赶紧一边用手指着天空,一边咿咿哇哇地叫起来。

众人仰头望去,只见天空中的那几个光点越来越大,越来越亮。它们相互邻近组成一条弯曲的连线,而且在不停地移动着。显然,这些不是星星,因为它们渐渐变得有手掌般大小,一个个发出如太阳一般金黄色的光辉。它们一共有九个,就像天空中多出了九个太阳一样。

不一会儿,这些耀眼的光辉一齐向西飞去,消失在山峦后面了。

对这些古人来说,他们还无法知道那些是什么东西。不过,他们很快就会了解到了。

那是一个星际旅行器群。它们刚刚到来,正在寻找这个星球的最高峰,以便以最高峰为坐标基点,对这个星球展开地理测绘,并寻找最为合适的降落地点。

对于这些拥有先进科技的外来者而言,寻找最高峰实在是一件极其简单的事情。他们很快就找到了。最高峰就在一条绵延高耸的山脉之间,被积雪覆盖着。它的北边是一片广袤的高原,生物稀疏。再往北是一片广袤的沙漠盆地。而在高原与沙漠之间,则是另一条覆盖着积雪的绵延高耸的山脉。

很快,关于这颗星球的地理测绘就完成了。在最高峰的指引下,这九个闪耀着金黄色光辉的飞行器鳞次栉比宛如游龙般地向北降落在了那道位于高原与沙漠之间的高耸山脉之上。

这是九个体量巨大的方形器物。它们分散开来停在了好几个邻近的小山头之间的一块较大的空地上,组成了一个规则的几何矩阵。方形宇航器上部略大下部略小,四面平滑。它们表面那些金黄色的光辉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黑色的光泽。

随后,九个巨大的方形器物的四壁连同顶部一起向四面缓缓铺展开来,宽大而厚重的器壁形成了九个十分宽阔的平台。这一幕实在是太壮观了,是这个星球上除台风、地震、海啸和火山喷发等剧烈自然现象之外最为壮观的动态景象。

显然,这些星际旅行器打开了。

随着身上的束缚装置缓缓解开,这些旅行者们终于露出了真面目。他们一共有九个,个个体型巨大,形如巨大的鱼类,有着黑色的皮肤、白色的纹理和流线型的体形。他们的身体两侧还有四条很长的如同翅膀似的鳍,嘴边还长着肉须。

此刻,他们正趴伏在各自的旅行器平台上,用各自那双硕大的眼睛眺望着四周的环境。

这些旅行者就是鲲族,仅存的宇宙流浪者。其中,前排中间那位鲲的颌下挂着一个徽章。它是用十分稀有的金属铸就的。相比鲲巨大的体形,这枚徽章显得十分微小,甚至两者有些太不相称。那便是鲲族首领垂云的最高徽章——曲尺。而戴着它的就是垂云,流浪者中最年长的鲲。

垂云缓缓晃动脑袋,眺望了很久,然后微微卷动肉须,说道:“这里的空气挺不错的,虽然比较稀薄。很久没有自由呼吸了,这种感觉真亲切。浮云,这次我们流浪了多久?”

旁边一个飞行器上趴着的就是垂云的助理——浮云。

浮云回答道:“这可不大好说,垂云。让我看看,按照我们的传统历法来算,差不多有六年了。”

一位鲲接过话茬说道:“浮云,你是说从上次战争起,我们待在尊里都有六年没有透过气了?”

浮云回答道:“是的,奇散。我们都有六年没有呼吸了。”

奇散说道:“那我可要多呼吸几下,否则恐怕要忘记怎么呼吸了。”

尊就是鲲族对那九个巨大的方形旅行器的称呼。那是他们继承而来的仅有的九个尊。虽然尊里面也有空气循环系统,但不足以匹配体型巨大的鲲的消耗速度。好在鲲待在里面的时候其实并不需要呼吸。鲲族有着十分独特的身体构造,他们的身体可以直接通过吸收尊发出的辐射获取能量。因此,他们在漫长的星际旅途中也不需要进食。这对于这些在食物方面比较挑剔的鲲们来说真是省去了许多麻烦。

又一位鲲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说道:“再次感受到引力真好。宏以,这里的空气为何如此稀薄?”

一位名叫宏以的鲲回答道:“零台,难道你降落之前没有看到吗?这颗星球比较小,大气自然稀薄些。”

另一位鲲解期挪了挪身子,问道:“末下,六年来,这是我们遇到的第一颗生机盎然的星球。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智慧生物生存?”

末下回应道:“是啊,解期。我也有此疑问。地理测绘显示,这颗星球表面有很大一部分是海洋。这不禁让我想起了我们的故乡。”

一位名叫记迁的鲲插话了,说道:“我敢肯定,这么美丽的星球一定会产生智慧生物。只是不知道我们的死敌会不会又追踪到这里。”

最后一位名叫独山的鲲说道:“那还用说,记迁。我们什么时候摆脱过死敌的追击。我觉得,一定有什么神秘的东西在指引着我们的死敌。否则,这么多年来,他们怎么总是能够找到我们的行踪?”

大家陷入了沉默,或许都在思索独山所说的话。

过了一会儿,宏以问道:“垂云,我们为什么要降落到这颗星球?”

垂云回答道:“我也不知道。也许,这就是我们的命运。”

有几位鲲默默点了点头。

零台接着说道:“可是,垂云,如果这里已经有了智慧生物,我们的驻留很可能给他们带来毁灭性的灾难。我们真的应该这么做吗?”

垂云卷动肉须说道:“如果有,那难道不应该是他们的命运吗?我们已经见得多了,不是吗?当年,又有谁顾及过我们鲲族的命运呢?好了,测绘已经完成,发现城市了吗?”

浮云回答道:“没有。”

垂云追问道:“海底呢?”

浮云回答道:“也没有。”

大家似乎都陷入了孤独之中,纷纷沉默了。

良久之后,末下忽然说道:“或许,我们应该给面前的这条山脉起个名字。”

解期阖首附和道:“是啊。垂云,你来取名吧。”

垂云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上下,思索片刻,说道:“就叫‘昆仑’吧。我在一个古老的传说中听到过这个名字。”

独山说道:“‘昆仑’,挺不错的。那这颗星球呢?”

垂云脱口而出,说道:“‘昆初’。真希望它能像初升的冥阳一样带给我们崭新的未来。

披金芒以降高岗兮,名昆仑之山脉;

驾九尊以泊雪原兮,盼昆初之未来;

呼寒气以怀故星兮,痛昔华之难再;

欣蓝海以畅命运兮,期冥阳之梦开。”

零台轻轻扇动他那伤痕累累的鳍,说道:“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合我们胃口的食物。我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吃过东西了。”

宏以回应了他,说道:“那得到海里去找一找。眼前这一大片地方肯定没有。不过,别抱什么希望。自从我们选择了新的命运,就不再是以前的我们了。食物对于我来说,就好像是上辈子经历过的东西一样。”

浮云说道:“是啊。面对我们的新命运吧。除此之外,我们还能怎么办呢?”

浮云的话再次把大家带入了沉默。谁也不知道这个新命运究竟会是个什么样子,因为每一位鲲心里仿佛都能感觉到死敌的身影正越来越近。

看着即将西沉的太阳,垂云说道:“我们就在这里休息吧。明天再去做该做的事。”

于是,九个平台缓缓收拢起四壁和顶部。伴着落日的余辉,尊合上了,只留下规则壮观的几何矩阵静静地遁入夜幕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