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谁家娇妻守空房
  • 我有一卷降妖谱
  • 中二少年肤浅
  • 2790字
  • 2021-12-16 00:26:54

家里有个如花似玉、妩媚动人的娘子却总是不回家的男人是一种什么心态?

管不平看着眼前面容俊朗的年轻人,严肃地道:“林毅,你已经连续巡夜三个月了,这次清河村的案子,你就不要参与了,我批你三天假期,回家好好陪陪弟妹。”

“不必了,天地未清,长夜未靖,身为靖夜司巡捕,岂能因儿女情长误了家国大事?”

这一刻,林毅的脸上仿佛绽放着正道的光。

管不平寻思着那应该是绿光。

林毅的妻子管不平见过一回,论姿容,整个星沙郡找不出比她更漂亮的。

特别是一双桃花眼妩媚勾人,仿佛能摄人心魄。体态玲珑,纤腰翘*,走起路来如微风拂垂柳,带起阵阵波纹。

管不平初见她时,便觉得那女子生来便是要挑起男人欲望的,若是不看紧了,也不知道会招惹多少狂蜂浪蝶。

偏偏自己这属下过于憨直,三个月前落水之后,越发热衷于斩妖除魔,竟接连三个月都在靖夜司值守。

让那样风情的女子独守空房,三五天也就罢了,这三个月过去,饿极了的虎狼不得自己找野食?

这不,昨天郡守家二公子王良拿画像来打探消息,管不平推脱了过去,今日便赶忙来暗示林毅。

“小林呐,我跟你讲个故事,有一个佃户叫老林,家里有一亩上好的私田,又租了几亩公田,为了照顾公田,老林疏忽了家里的私田,隔壁老王趁机在他的田里种下了种子,后来官府还认定,那私田归老王了,你说老林亏不亏啊!

所以说,自己家里的田要看好,不然让别人抢了去,后悔就晚了。”

管不平差不多是明示,林毅自然秒懂,但他心里也苦啊!

家里的田看着是很肥沃,可他不敢在地里播种。

林毅本来是个二十一世纪的警察,马上就过见习期了,三个月前,在下班回家的路上,遇上一个女的因感情问题想不开跳河。

他在现场,有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职责,加上自觉水性好,便义无反顾跳下了水。

没想到那轻生的女子非常不配合,林毅想救她上岸,她却疯狂挣扎,林毅不管不顾地拖拽她上岸,对方竟狠狠地一肘子打在了他的太阳穴。

当时林毅就感觉脑子嗡嗡作响,却还保持着之前的动作,紧紧抓着对方。

那轻生的女人情绪非常激动,见林毅不撒手,又连续击打了他的头好几下。

林毅呛了几口水,脑子又一片昏沉,慢慢就沉了下去。

再醒来时,便发现身子光溜溜的,身边几个男人围成一圈,听那些人说,他是和水鬼搏斗,结果被水鬼拉下了河。

林毅一听就知道情况不对,看他们的穿着像是古代人,赶紧口称失忆,才从他们那里打探出了自己的身份。

他取代的这个人也叫林毅,是星沙郡靖夜司的一个巡捕。

这个世界有鬼魅邪祟,靖夜司便是专司捉鬼却邪、斩妖除魔的部门。

当时林毅既彷徨又兴奋,初到陌生的环境很害怕,但这个世界一听就很精彩,能修仙问道,有艳鬼媚狐妖,这是多少男人的梦想。

就算没有金手指,他相信凭借自己的智慧一定也能有所成就。

然后,他就被总捕管不平送回了家,到家了林毅才知道自己还有个老婆,那是个完美地长在了他的XP系统上的女人。

也就是看到那个女人的一刻,林毅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本图册,图册封面有三个古体字“降妖谱”,图册翻开第一页,便是他那妩媚动人的老婆。

“何冬,千年厉鬼,喜食阳气,借画皮隐匿,杀之可得五百年道行。”

林毅当场懵逼,管不平却毫无察觉,就这么将林毅丢下了。

走的时候,还给林毅批了三天假,让他好好休息。

这样的领导真不错,如果家里没有一个鬼老婆的话。

那天之后,林毅就没有在晚上回过家了,就算没有给他安排任务,他也会主动找人换班。

就这样过去了三个月,倒也相安无事。

林毅还凭借着靖夜司里学到的基础道法,斩杀了不少怨魂厉鬼,每杀死怨魂厉鬼,林毅都能得到其三分之一的道行。林毅就指着刷小怪升级到可以打boss。

可惜那些鬼魂往往比较弱小,最多也就十几年的道行,大多数的都只有几年道行。

三个月下来,林毅虽然是敬岗爱业,沉迷加班,可城区的鬼物也不常见,他的道行只积攒到了六十年。

林毅定下了一个小目标,不苟到千年道行,绝对不回家耕地。

没想到这才过了三个月,家里的老婆没什么反应,倒是让领导操心起来了。

能逼得领导这么明示,林毅寻思着他多少是听到了什么风声。

一时间,林毅心情复杂。

他和何冬没什么感情基础,林毅还很怕她,恨不得离她越远越好。

可是,何冬至少名义上是他妻子,如果真的因为喜食阳气而去吸了别人的阳气,林毅作为纯爱战神,实在念头不通达。

管不平看林毅脸都绿了,也不由露出了同情之色,正想安慰他几句,忽然听到敲门声。

“进来。”

管不平回应过后,房门缓缓打开,一个明艳动人的女子站在门口。

女子面露幽怨之色,道:“冒昧打扰了,妾身有事想和夫君商量,恐他又彻夜不归,这才登门打扰,还请管捕头见谅。”

这说话的女子,当然是何冬了。

在这个地方看到何冬,林毅不由头皮发麻。

他本以为,靖夜司作为朝廷的衙门,且专司捉鬼之职,应该是绝对的安全区,没想到何冬胆子这么大,居然直接走进了靖夜司。

安全区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三个月来何冬都没什么动静,今天忽然找上门来,更是让林毅感觉到了不安。

危!

林毅心思电转,管不平却抢先答应了何冬:“弟妹放心,我已经帮你教训过他了,今晚林毅一定会陪你回家的。不过,你先出去一下,我还有些事想和林毅交代一二。”

“嗯,多谢管捕头。”

何冬欠身施了一礼,缓缓退了出去,还帮他们把门关上了。

管不平不由叹息了一声,这女子还算温婉知礼,可惜……

管不平拍了拍林毅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小林呐!”

“怎么了?”

“我还想和你说个故事,我有一匹马,名唤飞渡,有天晚上不知道被谁骑了出去,第二天一早才回来。”

林毅静静地看着管不平,等待着后续。

这马,莫非出去一趟就成精了?

看管不平不说话,林毅还以为他需要一个捧哏的,这才配合道:“然后呢?”

“没有然后,我只是想告诉你,马走丢过不要紧,知道自己回来就好了。”

林毅:“……”

他明白了,这个管不平明着在说马,实则在说牛呢!

作为纯爱战神,林毅觉得自己必须要表明自己的态度,不能给牛头人任何狂喜的机会。

“我相信我的妻子!”

坚定地说出这句话,林毅感觉自己都升华了。

管不平仿佛都被他身上绽放的光芒亮瞎了眼睛,不好再劝,摆摆手让他走了。

林毅从屋子里走出来,便见到了站在树下等待的何冬。

残阳斜照,在这样昏暗的光影下,何冬站在那里,竟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如果她不是鬼多好。

林毅在心里暗叹了一句,走到何冬跟前,平静地道:“走吧,回家。”

何冬点点头,跟在了林毅身后。

出了靖夜司,还要走上五里地才能到家。

一边走,林毅边问:“你说有事找我,是什么事?”

他知道没有办法再逃避,索性迎难而上,勇敢面对。

“我为郡守二公子王良而来。”

林毅面色微变,惊道:“他怎么了?”

他穿越过来三个月,时间不算长,却也没少听到王良的事迹。

那个王家二少王良是个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其人好色,最喜已婚少妇……

何冬淡然开口道:“有人出五百金,买他的命,王家有朝廷气运镇宅,我是鬼,无法接近王家人,只能靠你去杀他了。如果在杀之前可以骟了他,还可以再得五百金。”

“哦,这样啊。”

林毅下意识地出声应和,下一秒又猛地反应过来。

等等,你刚才说啥?

你是鬼?

你就这么把自己的身份说出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