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忧思难忘的日子

  • 龙干散文集
  • 罹龙乾
  • 1232字
  • 2022-05-02 23:38:46

时间的流逝仍然是如此的悄无声息,一个人的夜,我依旧会胡思乱想。表哥老大不小了,即将出来工作,也是时候该找一个能够陪伴的人了,但是我觉得并没有什么好担忧的。记得当年那个人离开后,表哥一直没再找别人,可是去年不可以了,即将出来工作,年龄也逐渐增长,同龄人大部分都已成家,尽管还有少部分没有成家,但是也仅有一步之遥了,而表哥一个异性同学都没有。这令小姑急坏了,于是便一直催,一直催,去年他便带一个回来了,可是似乎也没有多少可能了,毕竟两个人才认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只是因为小姑急了才带回来的。

今年他又带一个回来了,相识的时间似乎也挺久的,表哥告诉我说已经去了她家不少次了,而今年我也有和他一起去,有事情过去帮他忙的。因为去了,所以才认识了一个女生,我与她只是认识彼此的面孔而已,名字却是不知,但是母亲大人显然是不允许有发展下去的可能,我也知道她这么做是为了我好,可是我也真的不希望如此,我也的确不想能够发展下去——她身边有太多说不清关系的男生,但是也仅限于她而已,不包括其他人。不过母亲也绝非是歧视,只是前年发生了一件极为不愉快的事情,这才令母亲变成这样的,我都可以理解,可是我自己的情感,我想用自己的方式去验证,我虽不是阅人无数,但是也绝非一无所知,交与不交不单只是看行为举止,也看外表,有些人谈不上好感,见第一面就已然提不上半点兴趣了,这么多年我的这种感觉还从未出过错——我称之为第六感。

前年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我遭受打击,也使我的双眼更为明亮了,我们两个人真心相爱、生死与共,我对她亦是格外负责,可是这样的两个人却阻挡不了她家人的否定,当我将她医治好并顺利出院的时候,她母亲才说:“这个小伙子不错,对我女儿非常负责。”然而这一切已然弥补不了什么了,咄咄逼人寒的是人心,就算事后赐予你一个太阳也已然无济于事,是我狭隘了。

我的心胸确实没有那么宽广,毕竟生我养我,我的父母也不容易。这样一段情也唯有半途而废了。

小姑说倒不是很担心我,开玩笑是这样,不开玩笑也是这样,我嘴皮子硬,脸皮也是比较厚,刚和表哥去第一次,便已打听到人家的诸多事宜。尽管如此,可又有几个曾真心相待?除了杨菊,我确实找不出第二个,也许周明花算一个,可惜这是在车祸之后。玩归玩,闹归闹,别拿恋爱开玩笑,倘若两个人决心要在一起到永远,那可得细细斟酌一番。的确没有什么不合适,只有愿不愿意,愿意自会主动屏蔽其他异性,不愿意自有百般借口。

不是每一个人都知道你心中所想,最亲近的人也不一定知晓,或许人一直都是这么的孤单。母亲也有在催促着我,交往两三年培养感情,届时再谈婚论嫁,可是现在的我真的不想去讨论这种事情,尽管很羡慕别人,但这不是儿戏,经不起玩弄,伤害是不断累积的,就算并非同一个人。

时间的刻刀永远难以抹平,只有新欢,确实只有新欢,然而前提是新欢能够携手一生,否则只会是抹平旧疤又留下新疤。但如果一个人熬过了低谷期,那么或许只能凑合了,雏鹰如果变成了雄鹰,今后只会傲视苍生,纵然狂风暴雨。

2021年2月19日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