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致世忺的一封信(十二)

  • 龙干散文集
  • 罹龙乾
  • 1529字
  • 2022-05-01 22:03:34

世忺: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呢?其实我也觉得自己很可笑,屈指数一下,这都过去多少年了,可笑我竟在这儿说这些废话,有这个精力何不去做其他更有意义的事呢?

为什么别人都能走出这种艰难的岁月,唯独我走不出来呢?为什么我和杨美莹闹翻了一点儿难过都没有,而和你闹翻了却这般心如刀绞呢?为什么我和熊白她们相遇的时候都勾不起一丝好感,而和你相遇的时候虽然冷眼相对,却心海掀起万丈狂澜呢?诸如此类的问题,我无从解答。甚至是我和她们结束了也就结束了,而跟你,却以绵薄之力写文章以倾诉,或是感时伤怀。高二那会儿,在《梦岚》上发表的《不为谁而作》一文,实际上是为你而写,发表到上面去,只希望你能够看见,文中提到我有一本书,需要你和我一起写,这本书就是《追梦记之世忺》。

曾经我时常打篮球。打篮球因为你,不打篮球也是因为你。我说过,我喜欢和你吵架,可是每次你总是令它发展到一种覆水难收之势,这超出了我本意的小吵小闹,超出了这个范围,它便发生了质变,一旦发生了质变,那它就不是同一事物了,对人产生的影响也有所不同。因此,我在此期间里时常情绪低落,只能以打篮球的方式排忧解难,你是知道的,我唯一能够诉说的对象就只有你。可是每次看到你发消息给我,尤其是每一次到了周末,我就又心花怒放,我已败在你的石榴裙下,对你,我实在是找不到任何生气的理由。那么为什么说后来不打篮球也是因为你呢?

还记得小学的时候,有一年冬天,我们在教室里打乒乓球,打了整整一个中午,那一次也是我们第一次把所产生的误会解开。后来我选择打乒乓球而不打篮球正是因此。甚至我还用自己的零花钱买了一个乒乓球台放在家里,也不知道我们有没有机会一起打。除此之外,我还喜欢上日语,以后上大学的时候我还打算外语选修日语呢。

我也喜欢文学创作,这主要也是受你的影响。2014年9月上了初中之后,我便开始从事文学创作了,但作品比较零散,同时我也萌发了写长篇小说的念想,还记得吗?我的第一个笔名就是取自对你的思念。然而当时我写到一半就中止了,唯一让我把小说写完的人是你。那年是你15岁生日,今天已经是你18岁生日了,在此我且祝你生日快乐,身体健康,学习进步。而这一篇小说就是《郁逆空蚀》初稿。我特地给自己的书房取了一个名字,叫做梦忺阁,取自阁中梦世忺之意,梦忺阁有一个附属社团——《纸船》文学社。这个名字有它的一个由来,你应该还记得吧!

我这个人除了仁慈以外,还特别看重感情,无论爱情、亲情、友情。所以我很认真地对待我们的承诺以及世家族的约定,可是直到后来我才发现是我输了,因为有些事情,从我认真对待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我输了,必然输得惨不忍睹。我认真而其他人却毫不在乎,这种现象,我自称为自作多情。这个“看重感情”的性格也时常让我阴沟里翻船,它也是我一个致命的弱点。也不知道何时我才能改掉这种毛病。

还记得我曾经在一次与你聊天中连续对你说一百句我爱你,然而爱又如何,不爱又如何呢?终究还是要错过,可是将你忘怀,此事又难如登天。何况我也不想将你忘怀呢?但这都由不得我,因为你是女王,这一切都是你说了算,你说东,我肯定不敢往西,如果出现我往西这种情况,例如你让你朋友送书来给我,让我去领而我不去此类之事的话,只能说明你并不在我身旁,因为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如果你在我身边的话,我肯定会奉旨而行了。

我并不知道你喜不喜欢音乐,而我为你买吉他只是从你参加十佳歌手比赛一事断章取义而来的,我买吉他的想法很简单,学成吉他后为你伴奏,你因奏而歌,生活多么惬意啊!不过讽刺的是吉他未成人已散。如今吉他弦已经断了一条,或许等到六弦尽断,我便该退下了,女王陛下,这黎民百姓安定的生活就交给女王陛下了,以女王陛下的聪明才智定能安定天下,还天下太平,令黎民百姓安居乐业。

罹龙乾

2019年12月16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