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我正好路过……

  • 我不是北疆战神
  • 骨塔
  • 1660字
  • 2021-10-06 22:02:19

苏狱如同地狱中的鬼影,悄然无声,出现在这漆黑的街道上,甚至,就连身处在大街上的两人都没有注意到苏狱的存在。

然而,苏狱却出拳了。

简简单单一拳,毫无任何技巧,看似普普通通,却带着一道猛烈罡风,朝着变态男子攻去!

……

变态男脸上的面具像个小丑,他的眼睛通过面具上的两个小孔只能看到因为慌乱摔倒在地上的女人。这个女人看起来身材一般,但是这种女人往往是被身上的衣服束缚了。

因为装束很淡,看起来并不妖艳,但却是纯良人家。

这也是他一直以来下手的目标。

忽然间,就在他的手指要摸到女人之时……

“bang!”

……

四周的天空开始旋转,漆黑的夜空中,只剩下几个小星星,很是孤单。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

十五年了,苏狱再次出现在这个女人面前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还能见到她。

十五年前,自己满身是血的爬出苏家的豪宅,是她背着自己走过了那段被大火照亮的街巷。自己身上的血迹打在她的脸上,让她身上的花裙子都变得污秽不堪。

经过擅长网络的瘦猴帮助,苏狱能够确定,眼前这个略有些害怕的看着自己的女人就是当年的小女孩。

苏狱想了想,

“你好,你没事吧,我刚好路过……”

……

“啊,这……”

陈婉婉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爬起来,刚才她骑车的速度比较快,又碰到这个变态狂魔骑着电车迎面而来,仓促间躲闪摔车,虽然一气呵成,没有酿成大祸。

但是,她双腿摔倒在地上,又被自行车狠狠砸中!

现在,就算想要站起来,似乎也很难了。

不过,陈婉婉并没有沉默多久,忽然叫了起来……

“不要让他跑了!”

……

原来,被神秘男人一拳打到在地上的变态狂魔并没有倒地太久,似乎已经恢复了神智。并且果断判断出自己不是苏狱对手,居然趁着苏狱“不备”,骑着电车溜了!

陈婉婉是个性格坚强还有点小倔强的姑娘,她看到这个变态狂魔想跑,而神秘男人却一动不动,身体之中猛然生出无限的力量,似乎连双腿的伤势也好了。

“噔”的以下,陈婉婉从地上站了起来!

可惜。

身体上的伤势并不能随着意志而转移,就算短暂忘记了痛苦,也无法真正让疼痛消失。

陈婉婉就向前走了这样一步,双腿伤势同时发作。

“啊~!”

陈婉婉直挺挺的朝着地上的柏油马路摔倒而去。

……

呼~

似乎四周的风都停了,四周陷入一片黑暗之中。预想中头破血流的画面没有出现,陈婉婉发现自己一头撞入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不用想了,肯定是他抱住了自己。

陈婉婉有些羞恼。

羞的是自己摔倒在他的怀抱中,居然莫名的有些心安。陈婉婉啊,陈婉婉,你可不是一个花痴啊。同时,陈婉婉又有些恼怒,恼怒自己毫无作为,居然让那个变态狂魔就这样跑了。

不过,陈婉婉今晚遭受的变故似乎还不止是这样。

怀中的男人将她轻轻放在地上,然后,将她背在了身后……

……

寒冷的夜空中,陈婉婉更想开口,忽然听到。

“你都伤成这个样子了,我送你回家吧。”

……

夜晚的h市,天上星星寥落。

身材魁梧的苏狱小心翼翼的背着陈婉婉,苏狱在北疆十五年,似乎养成了沉默寡言的性格。他就是背着陈婉婉,自己曾经的救命恩人,按照陈婉婉手指的指示,朝着陈婉婉家的方向前进。

就是这样一种近乎最愚笨的方法,两个人都没有提出反驳,或者提出更加聪明的方法回家。

苏狱的手放在陈婉婉穿着牛仔裤的腿上,就看到一道微弱的淡黄色光芒顺着苏狱的手臂朝着陈婉婉的身体蔓延。

陈婉婉下意识搂住了苏狱的脖子,她没有问苏狱的名字,但是却对苏狱并不怀疑。

【难道是因为他不久前救了自己吗?】

【可能,大概,一定是这样吧?】

【他是一个好人。】

陈婉婉脑海中胡乱的想着什么,白皙的手指在月光下,朝着前方指指点点。一男一女,在冰冷的夜空下,朝着这条小路的末尾前进。

……

……

而在市北区的某个空地上,带着小丑面具的变态男一个甩头,从身下的电车上跳了下来。

他大口的喘着气,

今天真是太危险,太刺激了!

自己差点被人抓到!

如果被人发现自己面具下面的真正面孔,将会个自己带来巨大影响!他的真正身份并不是游手好闲的流氓地痞,而是天龙集团的高管!

他大口喘着粗气,将脸上的面具和身上的衣服全都拔下,装在袋子里埋进了地上的一个坑里。

就连电车也停进了一旁的废弃厂房中。

当他换上西装革履,带上金边眼镜之后,又变成了那个受人尊敬的白领精英!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