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不是战神

  • 我不是北疆战神
  • 骨塔
  • 1707字
  • 2021-10-05 11:50:35

大漠风烟千里,空无一人,就算是最卑贱的植物也无法在此处生存。风烟之下,这里曾被鲜血渐染,写满了战士的不屈意志。

风烟渐息,却看到一道身影从万里荒滩中缓缓出现。

男人眼神锐利,身高八尺,鬓如刀裁,面如斧劈,充满阳刚之气!

他的朋友,师长,兄弟,曾经在这里倒下。如今天下太平,他解甲归田,独自一人走过那些故人沉眠的荒土,他们说,埋也要埋在他们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在他看来,因为他还活着,所以才会被称为战神。

【北疆战神】

一个令敌人闻风丧胆,如丧考妣的荣耀。但这荣耀并不属于他一人,他只替他们保管这一荣耀罢了。

今日,他谢绝了高官厚禄,从大家战斗过的地方离开,每走一步,那些并肩战斗的画面就在他脑海中划过。

太平二字,没有一笔可以轻易写成。

这二字上面凝结的都是鲜红的热血!

这一切都不会被人遗忘。

因为。

从此之后,北疆永世太平。

战神亦可安然归家,他也不再是战神。

……

苏狱曾经是h市古老家族的嫡长孙,家族资产万亿。如今,古老家族不复存在,只剩他孤身一人。

他穿过茫茫荒漠,沿着故道一路向前,h市就在眼前。

曾几何时,他还是一个只会哭鼻子的少年。但是在北疆,他得到了人生中从未设想过的锻炼,身体越发强壮,意志如同坚铁。

不管是身体还是意志上的,他希望他可以永远铭记。

他从一个豪门软弱的世家公子,成为了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北疆战神】。现在,他不再是北疆战神,也不是豪门公子,新的人生将会再次开始。

就在进入h市不远的荒野上,有一株诺大的梧桐树,亭亭如盖,显得格格不入。

苏狱朝前走去,用双手扒开了树下僵硬的泥土。

十五年前,他从这里被人带走,将代表着苏氏最后荣耀的族长令埋在树下。

十五年前,他走投无路只能进入北疆的修罗地狱。

十五年后,再次回到这里,他重新记起了那段回忆。

利益之下,家族的伙伴悄然背叛,暗中构陷,家族产业成为对方囊中之物。非但如此,这些人害怕苏家东山再起,雇佣丧心病狂之人,人为制造祸端。

那一夜,苏家被熊熊大火烧成灰烬。

只有他从灰烬之中,爬到了梧桐树下。

他哭,他害怕死,他想爸爸妈妈……他当年还只是个孩子……不明白苏家做错了什么,这一切为何降临在他的头上。

现在,懂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他深吸一口气,将代表着苏家的令牌从地下挖出。这枚令牌,现在已经毫无作用,只是代表着他重新变回了苏门遭受灭顶之灾的那个不幸孩童。

当年苏家被抢走的,他都要亲手拿回来。

……

h市,夜晚降临,秋风正好。

街头灯红酒绿,悠扬的小调弥漫在雨后的空气里,让人放松舒缓。

骑着单车的女孩陈婉婉害怕极了,从刚才开始,似乎就有什么人一直跟在她身后。她有些六神无主,她脑海想到了不经意间看到的新闻。

最近h市市北区有变态狂魔的事情已经被报纸广泛讨论,作为一个26岁的大龄剩女,她非常害怕。

【自己该不会被变态狂魔盯上了吧?】

陈婉婉就是h市的普通女孩,年轻,长相中上,但是别有一种温婉气质。毕业之后,陈婉婉在市里最大的天龙集团找到一份工作,算是她人生二十六年里最幸运的事情了。

所以她倍加珍惜,往往都和同事们加班到很晚才离开,别说996,就算007 也是常有的。

所以今天才会有些晚了。

市北区沿着小山坡有些起伏的秋星路路灯最近好像坏了,这恐怕会加剧变态狂魔的行动,陈婉婉加快了自己骑单车的速度……

只要自己够快,对方就追不到吧?

到了这一段路,路上已经很少有行人,基本上只有陈婉婉一人。陈婉婉心中好像十七个鼓,上下敲响,越来越慌。

不过回过头去看看,身后的人似乎被自己甩掉了?

陈婉婉还没来得及额长抒一口气。

忽然间……

“滴滴……”

一道亮光从陈婉婉对面的路上急速亮起……却看到对方电瓶车上坐着一个面带奇怪面具,身穿白色吊带背心、大裤衩的奇怪男人……

“糟糕!”

陈婉婉暗道不好……这和报纸上的变态狂魔形象不谋而合……

……

“嘿嘿嘿嘿嘿~”

电车上载着音响,放出奇怪的声音……对方朝着陈婉婉直接冲了过来,陈婉婉只能躲向一旁……

不过,正因如此。

陈婉婉也从自行车上摔了下来。

而那个骑在电车上的男人似乎轻车熟路,也从车上走了下来,一脸狞笑的朝着陈婉婉走了过来……、

……

【完了】

陈婉婉看着对方臃肿高大的身材,自己怎么可能打得过他。更何况,着四周都是些废弃的厂房,并没有人路过……

再想到报纸上那些女生的悲惨遭遇……

陈婉婉心中绝望……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