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真的没碰过

别人都以为我们的感情是经历了所有的考验,水到渠成,才走到了一起。

只有我们自己知道。

我们之所以住在一起,只是为了方便我照顾你而已。

照顾你这虚弱不堪的身体。

同居的这四个月,你第一个月因为人流要调养身体,老子不好意思动你。

第二个月你表姐结婚,你说别人别人都给了多少红包,随了什么样的大礼,你妈就安排了你做代表过去,但却什么都没有给你。

你说完了这些就不再说话了,两只小眼睛渴望的看着我。

我能装傻吗?

来回的车费要不要钱?

在那边要住一晚,万一主人家没地方住呢?出门在外,是不是还得给你留点钱防身?

最起码,怎么都不至于为了一个过夜的地方,向别人低声下气的开口。

甚至是……

作为一个男人,谁希望自己的女人在外边抬不起头了?

然后,又一次打乱我的还款计划。

结果,我给你钱防身,你一玩就是一个礼拜,没把钱花完你都不回来。

好不容易从深城回来,你还得了什么古怪的妇科病?

一治就治了一个多月,我怎么还好意思下手?

话说,我到现在特么的都没搞明白你得的到底是什么妇科病?

治病期间也不消停,又跟我说你要参加个高中同学聚会。

我说你去就去呗!

你又跟我说那个谁谁谁买了什么包?

那个谁谁谁买了什么名牌衣服?

我特么的能怎么办?

让你去高中聚会丢脸吗?

还是因为让你穿的不够体面,被人一个包就骗走了?

对,我承认我是一个特别小心眼的男人。

我害怕。

所以我为了让你不会轻易的接受别人的诱惑,特么的又再一次拆东墙补西墙,把准备还进去的钱又给了你。

结果你这边刚参加完同学聚会,回来又跟我说哪个闺密生日了。

我当时都还不明白。

然后你又跟我说:“上一次你生日,你闺密给你送了一瓶1200的香水。”

然后就板着个脸自己在那里化妆。

你不就是想说别人送你那么贵的,你也要还别人那么贵的吗?

我还能装傻吗?

……

你总是看不起我欠着一身债,那你有没有想过我这些债是怎么来的?

我这两年兼职赚的钱,有几分钱花在了自己的身上?

还有那外界谣传的十几万。

有十万就是前两个月从信用卡里面借出来给你表姐周转的。

说好了一个月还,现在又说下个月才还,我都还没说什么呢!

我特么的。

长这么大,我连十万现金是什么样子的都没见过,就莫名其妙的已经背了十多万的债。

你知道我的内心有多焦虑吗?

你知道我的压力有多大吗?

我都还没喊委屈,你委屈个什么劲?

我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整天跟一个女孩睡在一起,我有没有反应你不知道吗?

好不容易等你病治好了,我也以为,我就要从一个男孩蜕变成一个男人了。

结果呢?

你病好了就说在家里呆着无聊,要出去找点事情做。

就没几天在家的。

在家的那几天,不是在我上班的时间,就是感冒发烧的时候,就是来亲戚的时候。

“这样的情况,你让老子怎么证明自己是个男人?”

“你特么的现在竟然说我不行。”

……

陈浩差点没被气晕过去。

没错,这么多年来,陈浩的确一次都没有碰过刘雅琴。

可这能怪陈浩吗?

这都是有原因的好不好?

现在刘雅琴去拿这一点来当众指责自己。

浩哥不要脸的吗?

就很愤怒。

很委屈。

无尽的委屈。

陈浩有心要解析几句。

却怎么都开不了那个口。

毕竟,不管陈浩多少岁了,多高了,他始终都还是谈性色变一个青头仔。

你让他当着两三千人的面讨论这样的事情。

别说让他开口了。

想想都感觉脸有些发热了。

太丢人了。

这种事情怎么好跟外人一起讨论?

他开不了这个口。

可是有人开得了这个口。

为了能够理直气壮的离开陈浩,刘雅琴今天是泼出去了。

看着彻底傻了眼的陈浩,就委屈的说道:

“这么多年来,我给过你多少机会了?现在还跟你同居了四个月,你竟然连碰都不碰我一下,你还敢说你喜欢我,爱我,你好意思说岀口吗?是你无能,还是嫌弃我太脏?算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我们结束吧!”

刘雅琴说完,留下一抹遗憾的眼神,就要转身离去。

陈浩良忙伸手拉住了她。

“雅琴,如果你仅仅只是因为这个原因跟我分手的话,我觉得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人的底线只会越来越低。

卑微,也是会习惯的。

付出多了,就收不回了。

可付出得越多的人,却越不甘心认输。

虽然刘雅琴的这番话让陈浩很丢脸,甚至以后都抬不起头。

但一想到这里面其实是个误会。

刘雅琴并没有背叛自己,她只是恨自己没碰她,她只是想让自己得到她而已。

陈浩的心又好受了一些。

“老陈,够了!”

突然。

一个无比愤怒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

接着,人群中走出来一个身高一米八二的四眼胖子,他快步的走到陈浩跟前,随手就分开了陈浩他们两人。

“老许?”

陈浩看着许新安有些不知所措的说道。

老许竟然又跟他说话了,有些让人意外。

许新安是寝室的老大,两人曾经也是最好的兄弟。

两年前。

许新安为了揭穿刘雅琴的真面目,就去租了一辆911,三天就把刘雅琴给撩到手了。

他本来想开好房到了房间再通知陈浩,让他看看这女人的真面目。

却万万没想到,他们开房的时候刚好被陈浩给碰上了。

刘雅琴早有准备,秒发了一条信息。

接着就是恶人先告状。

“陈浩,我早就告诉过你这许新安不是什么好人,让你离他远点,现在你看清楚他的真面目了吧?”

许新安本来就是个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海王。

大一两个学期就已经泡了十几个妹子。

这下更是万口莫辨了!

勾二嫂。

这种事情你都做的出来。

结果不用说,两人当场就打了一架。

准确一点来说,是许新安被陈浩打了一顿。

许新安被打掉了一颗大牙,从此两人割袍断义,老死不相往来。

“老陈,你省省吧你,别再执迷不悟了,你以为这女人今天跟你提分手,真的是因为你做错了什么吗?真的是你哪里做的不够好的吗?不是,通通不是。”

许新安死死的拉住想要追着刘雅琴离开的陈浩,愤怒的说道:

“那是因为,这个贱女人又有了新的男人,一个侨城的华侨,米国佬,别人现在都在准备搞移民了,你还傻傻的给了她十万,你是不是吃傻了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