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你还不行

“你是舔狗,你就是个舔狗,你不仅仅是一个舔狗,你还不行。”

陈浩觉得自己很委屈。

刘雅琴却觉得自己更委屈,狠狠的甩开了陈浩的双手,就疯狂的咆哮起来。

这么多年了,她给过陈浩无数的机会,陈浩却始终没有越过那道防线,实在太让她失望了。

难道我们女人就没有需求的吗?

你穷也就算了,既然在其他方面同样满足不了自己,太过分了。

刘雅琴被压抑的太久了。

这一次,她为了能够更加的名正言顺的离开陈浩,终于彻底爆发了。

然后她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整个体育馆,再次彻底裂开了。

“啥???陈浩不行?”

“卧槽!这特么的什么情况?”

“追了别人三年,还同居了四个月,陈浩这死舔狗不会连人家身体都没碰过吧?”

“难怪刘雅琴这么多年都下不定决心跟陈浩在一起,难怪都同居了,刘雅琴还天天去酒吧蹦迪,原来是陈浩不行,这你特么的就怪不了人家了。”

“大妹子,这些年委屈你了。”

……

现场两三千人能听到的不断议论着,听不到的就等着前面把消息慢慢的传递过来。

只等他们都了解了什么情况,顿时一个个都瞪大了那双钛合金狗眼,一副要把陈浩看穿的样子,死死的盯着陈浩。

时不时又把目光看向刘雅琴。

这瓜太大了。

“老板给我来两包瓜子,一瓶王老吉,我怕上火。”

“乖媳妇来一包大的,顺便来一瓶冰可乐,太辣了。”

“我还是小盆友,爽歪歪给我来一排。”

陈浩。

整个人都傻了。

周围的那些人在说什么他都已经听不见。

只感觉眼前一片模糊。

我特么的。

陈浩跟刘雅琴来自同一个小县城,橘洲。

特别的缘分,让他们在前往学校报到的时候,刚好坐上了同一辆大巴,同一个位置,因此结缘。

刚上大学那会,陈浩由于长的太帅了,对他主动示好的女生有不少。

这其中,就有刘雅琴。

不得不说,在这些主动的女生当中,刘雅琴确实是长得最漂亮的那一个。

再加上那特别的缘分,陈浩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其他的女生,选择了她。

陈浩本以为这会是一段美好恋情的开始,可是他很快就失望了。

刚开始互相还没挑明的时候,刘雅琴还表现得十分的热情。

可是等到陈浩第一次表白之后,刘雅琴就开始变了。

她没有答应陈浩,也没有拒绝。

然后就变得冷淡了许多。

不主动了。

甚至信息都不怎么回了。

有时候还会表现出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陈浩以为这是自己会错意了。

其实刘雅琴并不喜欢他,只是把他当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乡而已。

然后陈浩就想放弃。

可等他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想要放弃的时候,刘雅琴突然又变得热情了起来。

忽冷忽热,若即若离,不断重复,很快就到了大一快结束的时候。

我至今都还记得,大一快要结束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跟你说:“我们去开房吧!”

结果,你直接给我来了个大耳光。

还骂我。

“你们这些男人,嘴上说的那么好听,多么多么的爱你,不过是想用这些花言巧语,得到我们女人的身体而已,睡完了就不负责任,我以为你会跟别人不一样,没想到都是一丘之貉,我看错你了。”

骂完我之后直接就冷落了我好几天。

我当时还以为真的是我太着急了。

还以为你多么的纯洁。

以为真的是自己的要求太过分了。

就不停的给你送礼道歉解析。

但你根本就不听,信息也不回。

我以为真的是自己错了。

却没想到,几天过后。

你突然又对我变得热情起来,然后在一个恰当的环境下,突然问我:是不是真的爱你?

有多爱你。

然后我就跟你说了一些甜言蜜语。

接着你又以开玩笑的口吻问我:

“说的这么好听,如果我怀了别人的孩子,你还会爱我吗?”

我当时以为你在开玩笑,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就说不管未来发生了什么,只要你还愿意在我身边,我就会一直爱你。

不离不弃。

结果,你说你不信,还逼着我发誓。

说我要是不敢发誓,就是骗你的。

然后,我直接就发了一个最狠的毒誓。

结果……结果。

我刚刚给了你一个誓言,你特么的就跟我说:“我真的怀孕了。”

我特么的。

我的那一个大耳光,竟然是替别的男人挨的。

当时我扭头就走。

你转头就拿出了我刚刚发过的誓来逼问我,问我是不是说话不算数?

苦苦哀求,诚心忏悔。

又是不敢告诉你妈,怕你妈会打你。

又是没钱了。

当场就自己打自己的肚子,打完之后就躺在地上说肚子疼。

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还说:如果连我都不管你了,你也不想活了,当场就要跳江。

这样的情况,你说我能怎么办?

我还有第二种选择吗?

就算只是一个陌生人,我也不能见死不救吧?

老子当时只好答应帮你想办法弄钱,然后就第一次借了小网贷。

给了你钱,你又说你害怕不敢去,非得拉着我陪你去。

当时我们都没有什么经验,害怕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就陪你去了最好的医院,医生说用什么药就用什么药,医生说要住院几天就住院几天。

一连串下来,老子花了15000。

由于要在医院照顾你,整天跟你呆在一起,别人都把我们当成了一对小情侣,我还成了那个付不起责任的渣男。

最后糊里糊涂就成了你的临时男朋友。

放暑假了,你回了老家,老子就留在这里打工还债。

结果我工钱才刚到手,你就跟我说你妈生病了,想问我借点钱。

你都喊我老公了,借的也不算太多,我能不借吗?

然后,每一个月总有那么一点理由,一次次的破坏我的还款计划,逼得我只有拆东墙补西墙,产生了无数的利息,害的我从来就没有还清过。

大二的时候开房三次。

第一次去开房之前,你说你有心理阴影,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还跟我约好了不能动你。

那一次我为了不当那禽兽不如的东西,要来硬的。

结果你反抗得无比的激烈。

还给老子咬了一口。

这种情况下我还能怎么办?

我只能当你真的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咯!

结果,我特么的还是当了那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然后第二天你还跟我生气了,我真的完全搞不懂,你到底是要还是不要?

其他两次你都是来亲戚的时候去的。

这特么的能怪我吗?

一些小矛盾,你又冷落了我一段时间。

然后大二结束的时候,你……你特么的说你又怀孕了。

故伎重演。

又在那里装可怜,又拿我曾经的誓言来逼我。

好吧!

我承认。

人的底线是会越来越低的。

有了第一次将就,就极有可能还会有第二次。

何况我付出了那么多,还一点利息都没收回过呢,又怎么甘心轻易的放弃?

但如果不是你苦苦哀求,说你是不小心喝醉了,被人捡尸的,说得多么多么的委屈。

我又不想失言于人,一心软就又陪你去了医院,结果又一次糊里糊涂的就和好了。

我会舔你?

结果一个暑假过后,你特么的又开始装清高了。

说好的大三就同居,结果你又开始跟我玩冷战了。

还是忽冷忽热的那一套。

到了大三的第二个学期,你又对我热情了一段时间。

又找了一个最恰当的时机,告诉我你特么的又,又,怀孕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