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你可能还不知道吧?

燕雨萱目瞪口呆的看着陈浩,下意识的舔了舔舌头。

她早就听说过了,在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帅到爆炸的男生入读了江大。

初见时,还觉得传言有虚。

没想到,只是简简单单的收拾了一番过后,陈浩竟然帅到了如此毫无人性的地步。

简直比网上的那些小鲜肉帅10000倍都不止。

小麦色的皮肤,不仅没有影响他的美观,反而让他显得更加的成熟稳重了,还健康,炯炯有神的双眼,给人一种硬汉的感觉,仿佛有一种吸人心魄一般的魅力。

整个形象,已经几乎跟燕雨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形象完美的重合在了一起。

这哪里是帅到爆炸?

明明就是帅到湿。

燕雨萱双腿一紧,整个人都抽搐了一下。

紧接着,头顶上的好感度就在蹭蹭蹭的往上升。

【叮!燕雨萱好感度:+5】

【叮!燕雨萱好感度:+5】

【叮!燕雨萱好感度:+5】

当前好感度正:77分。

一天不到的时间,燕雨萱对陈浩的好感度,已经从一个毫无感觉的路人,上升到了77分的高度。

这样的分数,就算不能让燕雨萱对陈浩开始主动倒追,但起码,陈浩以后想要约她出来,估计也不会拒绝了,甚至还会很期待。

只要再稍稍联络一下感情,估计离推倒也不远了。

怎么感觉这些顶级像花也不是那么的高冷?

还挺平易近人的。

看来,追女孩还得脸皮厚,不试一下你都不知道,她可能一推就倒了。

看着在自己面前脸红耳赤,彻底傻了眼的三女,陈浩就知道,肯定是自己的这张脸又闯祸了。

哥只不过是随便收拾了一下,你们至于吗?

你们为什么就不懂得欣赏哥的才华?只看到了哥的这张脸。

男人帅不帅真的这么重要吗?

肤浅的女人!

看不到陈妙,钟丽娜两人的好感度,又有点好奇。

“看她们那炙热的眼神,我怎么感觉她们有想打一架的冲动?”

“其实真的没必要,这又不是单选题,我全都要了。”

“卧槽!浩哥,你这颜值,都快赶上我了。”李林枫也是一脸惊讶的拍着陈浩的肩膀说道。

“滚,你这说的是人话,你这是在羞辱我。”

陈浩直接给了李林峰一个大大的白眼。

“浩哥,你这就有点膨胀了哦!”李林峰这时候没空跟陈浩瞎扯,连忙又说道:

“我们先过去吧,有个家伙已经在太古会楼下那里等了半小时了,给我发了好几条信息,看似都有点不耐烦了。”

“怕什么?约的是六点,他自己不也七点多才到吗?他都能迟到,我们为什么不能迟到?何况不是还有两个没到的吗?”

陈浩毫不在意的说道,但整个人却已经站了起来,就准备往楼下走去。

就在这时。

突然。

一楼走上来七八个穿着人模鬼样,时尚潮流,意气风发的年轻人。

领头的两个男子,其中一个,正是刚才在餐厅灰溜溜离开的王翔。

另一个戴着一副墨镜,嘴里咬着根牙签,一副很250的样子。

“想不到吧?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双方瞬间就对峙起来,王翔站前一步,无比嚣张的说道。

但他不知道的事,跟在他身后的一个富二代,在看到李林峰的瞬间,眼睛都看直了。

陈浩也没想到对方还真的找人来了,想到自己身后还有三位女生,多少还有点紧张,就问道:

“说吧!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好说好说,你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道个歉,自己再抽自己100个耳光,再从我裤裆下钻过去,今天这事情,就算完了。”

仗着人多,王翔肆无忌惮的威胁道。

但大家也都明白,他这跟做梦没什么区别。

现在可是法制社会,这里周围也都是摄像头,就算陈浩不答应他,除了打一顿,他又能拿陈浩怎么样?

还真的敢杀人不成?

陈浩知道对方这是在调戏自己,也不甘示弱的说道:

“就凭你吗?你觉得你配吗?”

“呵,还挺拽的样子嘛!”

王翔又上前了两步,看着陈浩鄙夷的说道:

“我还以为你真的发财了呢,这么横,原来是不当舔狗了,改当了小白脸,果然如刘雅琴说的一样,废物一个。”

“什么意思?刘雅琴跟你说过什么?”

其实陈浩挺好奇这个王翔跟刘雅琴到底什么关系的,刚才就想问了。

只是觉得这毕竟已经不关自己的事情,在加上还有别的女人在场,也就懒得问了。

“哈哈哈……”

一提起刘雅琴这个女人,王翔就是一阵兴起:

“恐怕你还不知道吧,刘雅琴那个贱女人,以前还跟我拍过。老子就跟她玩玩而已,没想到她还当真了,竟然想用一个孩子来逼我跟她结婚,也不瞧瞧自己什么东西,她也配?”

“最搞笑的是,老子当时还想给她200块钱买颗药丸搞定,结果你特么的还带她去了医院,还花了15000,你是傻逼吗你?”

“还记得上一次在新天地那里吗?我喊她上车她给我装特么的清高,结果她晚上又爬上了我的床,这贱女人,不过话说回来,不得不说,这女人功夫还是很了得的。”

“哈哈哈……你怕是做梦都想不到,其实你两次带她去医院,都特么的是在给我擦屁股,说起来,这次我还得感谢你呢!”

王翔看着陈浩那张越来越黑的脸,是越说越起劲,越说越兴奋,越想越爽。

么的。

老子要的就是你不爽,老子要的就是你生气,你要是爽了,老子还能爽吗?

陈浩虽然心里早就有所猜测,但却怎么都想不到,真相原来竟然是这样。

刘雅琴这个贱女人,她当时可不是这么跟自己说的。

她跟自己的解释是。

第一次,她是被人骗了,被迫的,其实她是不愿意的,就一次而已。

陈浩让她去报警,她又说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了,已经没有证据了。

第二次,她说她是因为不小心喝多了,被人捡尸的。

又一次就中招了。

第三个陈浩见过。

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前面的两个孩子都是王翔的。

而且压根也不是什么一次中招。

这贱女人竟然自始至终都是在欺骗自己,一直都把自己当成了白痴,当猴子一样耍。

用自己对她的信任,把自己的智商按在地上来回的摩擦,赤裸裸的羞辱,无底线的践踏自己的尊严。

陈浩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大傻逼。

羞愧难当。

彻底怒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