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男生公敌

“这位学长,请问一下,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人群中。

一个刚到,明显没有什么见识的大一新生,对着身边一个高瘦的眼镜男学长好奇的问道。

眼镜男学长鄙夷的目光看了一眼这新生。

“新来的吧你?连我们江大的终极舔狗之王都不认识。”

“终极舔狗之王?这名字挺霸气的,没听说过。”新生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眼镜男学长顿时就来了兴趣

“这你就问对人了学弟。”

“我告诉你啊!”

“这傻比叫陈浩,跟我同一届,今年也是大四,是我们江大公认的终极舔狗之王。”

“也是我们整个江大所有男生的公敌。”

“他为了追一个叫刘雅琴的女生,每天早餐宵夜,一送就是三年。”

“什么寝室楼下弹唱表白,摆蜡烛,鲜花,那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逢年过节,就没有不送礼的,包括清明节。”

“而且这逗逼还特有才华,自己还给自己创造了不少的节日。比如什么表白100天,表白一周年,牵手一星期,牵手半旬,等等等等!”

“每天睡前一个微信红包5.2,加一句晚安,一发就是三年。”

……

“这哥们可以啊!那女生一定很漂亮吧?给自己喜欢的女生送点吃的,过节送点小礼物这不很正常吗?”新生忍不住打断了一下。

“啧!你这人能不能有点耐心,能不能先让我把话说完。”眼镜男不悦的瞪了新生一眼。

“不好意思,实在没忍住,那学长您继续,您继续。”

眼镜男满意的点点头,也不跟这新生一般见识,就又接着侃侃说道:

“谈不上多漂亮,也就班花级别吧!”

“送点吃的,送点小礼物当然没问题。

问题是。

这死舔狗追了别人两年,硬是连手都没碰过。

但别人已经换了好几任男朋友,听说孩子都打过了,这你还觉得不过分吗?”

“卧槽,这不就是被人养鱼了吗?太过分了,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陈浩学长就忍了?”

这新生感觉自己已经被刷新了三观,不敢置信的问道。

说起这事眼镜男自己都来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咬牙切齿的又说道:

“这事情怎么说呢?刚开始的时候吧!陈浩这死舔狗应该是不知道的,毕竟那贱女人隐藏的还挺好的。

可后来他明显已经知道了一些,别人问他怎么还能忍?你猜他怎么说?”

“他怎么说?”新生很是配合的问了一句。

眼镜男看对方已经被自己吊足了胃口,还挺过瘾的,又爽快的说道:

“他说……真的爱一个人,是不应该介意一个人的过去的。”

“卧槽,这特么的说的是人话吗?这哪里是什么过去,明明就是被绿了好不好?”

这新生作为一个毫不相关的听众,听到这些都已经被气得咬牙切齿,面露青筋。

看眼镜男被气的声音都有些变了,就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别生气,别生气,再怎么说这也是别人自己的事情,我们犯不着把自己给气坏了。”

然而他这样的话,不但没有起到一丝安慰的作用,反而让眼镜男更加的愤怒了。

“怎么就犯不着了?”

“你是不知道,这傻比,自己是个穷逼就算了,给那女的送礼物却大方到令人发指,动不动就几千上万。

为了给女生送礼物,他送了一年的外卖,最近这一年,还顶夜班开了出租车。”

“这死舔狗,硬是凭着他一己之力,把整个江大女生对择偶标准的要求都提高了好几个档次,身价都翻了好几倍。”

“这死舔狗无底线的舔狗行为,已经成了江大女生,检验男朋友对自己钟爱程度的标准。”

“当年我那女朋友,就是因为我做不到陈浩的1/10,才跟我提出的分手。

如果没有这死舔狗,说不定我就不用跟我前女友分手了。

老子怎么说也是一表人才,如果没有这死舔狗,我特么的能单身到现在。

如此深仇大恨,你说这跟我有没有关系?你说我能不激动吗?”

眼镜男越说越激动,差点没忍住跑出去跟陈浩打一架。

一连串的重击下,这新生顿时被震惊的有些裂开了,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

“就他一个人,把整个江大的女生,对选男朋友的要求都提高了好几个档次?学长你是不是太夸张了?”

新生的额头此时分明就刻着三个字。

我不信!

甚至都有些怀疑。

这学长是不是自己有什么问题,自己追不到女孩子,就把责任赖到了别人的身上了。

毕竟,赖账可是失败者一贯的作风。

然而这时。

根本都不需要这眼镜男回答。

旁边一个穿着音乐学院球服的男生就已经插话了。

“其实这同学说的有些不对。”

“准确来说,陈浩这个死舔狗,是把整个大学城女生的择偶标准,都提高了好几个档次。

他也不仅仅是你们江大男生的公敌,而是我们整个大学城男生的公敌。

我读的可是音乐学院啊!

音乐学院,懂不懂?美女最多的地方。

男女比例也是严重失调。

老子长的也不赖,家里条件也还行,吹拉弹唱样样精通,还会打篮球,如果不是因为他,我特么的怎么可能整个大学期间连个女朋友都找不到。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你知道这三年我是怎么过的吗?”

这男生同样的一脸悲愤,伤痛欲泪。

描述过于惨烈,新生脑海里都不由得出现了一些马赛克画面,顿时吓得浑身直哆嗦。

“真……真这么严重了吗?”

“只会比我们说的更严重。”

两位学长异口同声。

新生本来还对自己未来四年的大学生活抱有一些美好的向往。

被两位学长这么一顿轮番轰炸,脑海都自然形成了一些狗血画面。

真不敢想象。

如果自己不能适应现在的恶劣环境,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

难道真的要单干三年?

太惨了!

画面过于具有煽动性,莫名其妙就被殃及到了,这新生也变得同仇敌忾起来,面带怒色不解的问道:

“在我们老家,像这种人神共愤的东西,是会被直接排挤出校园的。

陈浩这死舔狗既然害惨了整个大学城的男同学,你们怎么还让他活的这么好?”

“我们打不过他。”两位学长无奈的摇摇头。

新生看了一眼还在人群中有些失魂落魄的陈浩。

对比了一下。

陈浩也就将近一米八的样子,个子也不算很壮。

自己一米八五的身材,平时还酷爱运动,没理由连这样的对手都收拾不了,顿时信心十足的说道:

“他这么能打吗?我感觉这样的,我一个至少能打两个,像这样的败类,就不应该让他活的太轻松了。”

两位学长互相对视了一眼,眼中均闪过一道精光,眼镜男就又说道:

“要不,你带头?我们跟在你身后。”

“这……我跟他无怨无仇的,贸然出手,不太好吧!”新生有些犹豫。

“这可是我们所有男生的公敌,怎么就无怨无仇了?”眼镜男扶了一下他的黑框眼镜,拍了拍新生的肩膀,又指着周围的那些女生说道:

“你看到没有?周围的这些女生,其实她们也挺讨厌陈浩这死舔狗的。

只要你今天敢领头给我们这些男生出了这口气,我敢保证,不仅我们所有的男生都会感谢你,这些女生也一定会喜欢你。

以后,主动追求你的女生,至少能从大学城排到市区,就看你敢不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