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先锋,直插中路

由于需要全程直播,所以今天整个大学城的网络都不会被屏蔽。

为了防止交战双方会从直播间获取到敌军的战略部署,七点半开始,在裁判的监督下,所有参战人员都已经关闭了对外的联系,特别是不能看直播。

万众瞩目之下,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

眼看马上就要到八点,直播间的观众一致认为,在这半个小时之内,双方都会进行大规模的军事调动。

然而,他们失望了。

交战双方在这半小时之内根本就没有做任何的安排。

从七点半一直到八点,双方都没有调动过任何一支队伍。

哪怕一个连一个排的调动都没有。

双方好像形成了默契一般,都在悠哉悠哉的吃着早餐,没有任何要出击的意思。

两个外围网站,抛掉陈妙下的注不算,合计下注总额已经接近100亿。

平均每注1000块,100亿的赌注,相当于有1000万人在这一场战争中下了赌注。

这些下了注的人,几乎所有人都守在直播间等待着交战结果。

这就等于至少有1000万的人正在看直播。

但直播间里头,没有下注的观众绝对比下注的更多。

全网的观众加起来,至少超过5000万。

大家都在焦急的等待着观看双方的交战情况,以为八点一过,双方马上就会开始一轮激烈的战斗。

万万没想到,竟然什么动静都没有。

交战的双方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吃起了早餐。

“卧槽,什么个情况?”

“该不会是先来一段广告植入再开战吧?”

“可能这是他们的战术安排。”

“其实慢一点也没关系,蓝军的那一群小姐姐挺好看的,我下了300的赌注,有这么多小姐姐,就算输了我也愿意。”

“你们懂什么?双方加起来20多万的大军,可大学城就这么一点地方,根本就展不开兵力,唯一的办法就是慢慢的消耗掉对方的有生力量。既然是消耗战,那肯定谁进攻谁吃亏,所以等待对方的进攻才是最好的选择,这再正常不过了。”

“那总不能就这么一直耗着吧!”

“对,就这么耗着,谁先沉不住气就谁先吃亏。”

“要是这样的话,这场战斗岂不是能打个三天三夜?说不定还不止。”

“这就不好说了。”

“也不一定,战争这个东西谁说的准,说不定哪一方突然犯了错,被人摁着往死里揍,瞬间就结束了战斗也有可能。”

“看把你们能的,一群小孩子过家家而已,能玩出什么花样来?你们要不要这么认真?”

“小孩子过家家?老大哥看来你很牛逼的样子哦,100亿的游戏在你的眼里都只是过家家而已,你难道姓马?”

“没错,他就是马花腾。”

“小马哥没这么高调,我估计他是老马。”

全网的观众老爷正在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各种猜测,开心吃瓜的时候,交战双方的一些高级将领有些人也开始沉不住气了。

红方某纵队长:“一号,我们这要等到什么时候?怎么还不安排作战任务?你在怕什么?一群娘们指挥的军队能有多少的战斗力?太谨慎了你,赶紧下达作战任务吧。我们纵队可以作为前锋主力,保证你指哪打哪,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某团长:“老刘说的没错,确实不能这么一直的避战不出。我团不少的战士都在议论,是不是我们没有信心打赢这场仗,所以才不敢出击,再这么下去,我怕会军心不稳。”

空军一号:“要不我们先让空军起飞尝试性的攻击一下?”

……

黄啸天默不作声的听着,看没有人再发言,这才突然拍案而起,怒道: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早就跟你们说过,没有我的命令,绝对不能擅自行动,你们吵什么吵?连底下的人都管不了,要你们何用?来人,把它们身上的皮给我卸了。”

丝毫不带犹豫的卸掉了他们几人的指挥权,黄啸天才回过头来看向坐在一边的几位老者说道:

“几位伯伯,你们怎么看?”

这几位老者可不简单,都是参加过一些大型战争的老前辈,黄啸天临时请来的军事顾问。

见黄啸天看向了自己几人这边,几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其中一老头说道:

“抢先出手虽然可以占到一定的先机,但也会暴露出自己的弱点,而且根据现场的情况来判断,攻击的一方的确会比较吃亏,选择后发制人这没什么错的。”

……

另一边。

蓝军指挥中心。

整个指挥中心内丝毫没有一点作战的氛围,不知道谁从哪里搞来了几副博克牌,竟然三五成群的打起了地主。

要不是不能对外联系,估计这会都得开直播刷视频了。

陈妙,中森泉水,萧若柔,陈浩几个在打四人地主,谁拿到黑桃A跟黑桃三的就是小伙伴。

如果自己一个人拿到这两张牌,那就一挑三。

这一局,敌我双方已经很明显,萧若柔一个打三家,黑桃A跟黑桃三都已经出来了。

萧若柔剩下最后七张牌的时候,一张黑桃三拿到了牌权,然后打出一条十到A的顺子,报一张牌。

中森泉水在她的下家,已经表示要不起。

陈妙在她的对家,刚好手上有三张5带一对,压上。这时候的她手上同样只剩下一张牌了。

现在轮到陈浩,只要陈浩不要,三人这边就可以跑掉一个。

跑掉两个就算赢。

都是一起的,陈妙下意识的认为陈浩应该不会要她的牌,就准备翻出她的最后一张。

但就在此时,陈浩手上拿出三条8带一对给压了上去。

卧槽!

陈妙心中那个急呀,顿时就想骂娘。

但很快就忍住了。

因为她怀疑陈浩可能会有更好的计划。

如果刚好陈浩手上的牌能跑掉,并且留下一对结尾,那这时候中森泉水就可以接上。如果她刚好也能跑掉的话,说不定就是三个一起跑了,大获全胜。

这比陈妙一个人跑的更划算。

因为陈妙现在只剩下一张牌,如果被逼跑掉,陈浩又拿不到牌权的话,说不定那萧若柔就此跑掉了。

只跑掉一个,那还是输了一半。

这有点危险。

陈浩现在突然接牌不让陈妙跑掉,估计就是他可以跑掉,而且还是留下一对收尾。

陈妙对此很有信心,她觉得就应该是这样的。

然后一脸期待的看着陈浩,希望陈浩能快点跑掉。

中森泉水也一脸期待的看着陈浩,等着最后再接过陈浩的一对。

因为她手上真的还有一对老二,而且一张散牌都没有,只要陈浩是一对收尾,那就大获全胜。

结果,结果,就在此时,陈浩慢慢吞吞的抽出一张牌。

陈妙下意识的认为,这应该是一张三,为了防止萧若柔借风,陈浩必须把手上最大的牌先打出去。

结果陈浩翻开他手上的牌,两妹子一看。

卧槽,竟然是一张梅花4。

“哈哈哈……我还有一张10,我过了。”萧若柔看着陈浩打出来的那张梅花4,瞬间激动的飞起,然后看向两女说道:“我赢了,给钱给钱,快点给钱。”

“陈浩……”

陈妙根本不理会萧若柔,面露怒色冲着陈浩大声喝道。

陈浩自知理亏,弱弱的说道:“我我……我拿错了,我本来是想拿一对四的。”

陈妙气喘吁吁的抢过陈浩手上剩下的牌,打开一看。

确实还有一张4。

可是,他的牌乱成一糟,还有一张六一张七的小牌,根本就跑不了。

而且他的手上还有一张三,就算让陈妙先跑了,陈浩也可以重新拿回牌权,给他对面的中森泉水过牌。

所以不管从哪个方面考虑,陈浩都没有接陈妙牌的必要。

摆明的就是在放水。

陈妙静静的看着陈浩许久,才又接着沉声说道:“我现在是这里的最高长官没错吧?”

陈浩不明白陈妙为什么突然有此疑问,点了点头。

“嗯,这场战你来打,你现在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

“呵呵,那就好。”陈妙依然板着个脸,突然再次大声喝道:“陈浩。”

“我听得到,你有必要叫这么大声吗?”

“别给我扯犊子,现在是打仗,长官喊你你就应到。”陈妙目光犀利,一本正经的喊道:“陈浩!”

“到”

“命令,现在由你担任一纵纵队长,马上集合你的部下,作为大军前锋,直冲敌方大军中路,在没有收到新的作战命令之前,那你就给我一直冲过去。”

“啥?你让我带着一纵的5000人就直冲敌军十万大军中路?”

陈浩人都傻了。

现在整个大学城以南北两个地铁站,中心体育馆,三点为中线分成了东西两半。

东边属于红方的地盘。

西边属于蓝军的地盘。

围绕着内环,东北方向是香山大学,东南方向是江工大,正东方向是外语学院。

如果从中环路攻过去的话,走南边是江工大,走北边是香山大学。

想要直插中路,最中心是体育馆,体育馆就在山上,半山腰都是丛林,没有路,想要从这里过去,跟在原始森林里面走一遭没什么区别。

走内环也会碰到这两所学校,并且还会跟外语学院接上火,等于同时接受两所学校的攻击。

不过走内环有一个好处,地形小,对方展不开兵力。

可就算如此,如果让陈浩带着5000人就直插中路,还是跟送菜没什么区别。

陈浩有些怀疑,陈妙是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但陈妙看陈浩不为所动的样子,顿时就来了脾气:“带着一纵给我从中路冲过去,没听到吗?”

“你认真的?”陈浩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君无戏言,军令如山,你觉得我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吗?再不执行,我就给你军法处置。”

呃……

陈浩真的有些无语了,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陈妙看陈浩那傻乎乎的样子,再次催促道:“马上执行命令,再晚一秒钟我就毙了你。”

“是,保证完成任务。”陈浩啪的一下做了个行军礼的手势,然后转身就走,嬉笑道:

“好好好,你是老大,你说了算。”

陈浩刚走出了指挥中心,剩下的一群妹子顿时质问陈妙为什么要这么做?

就不怕陈浩真的被人毙了吗?

陈妙却无所谓的说道:“怕什么?我们手上不是还有许新安,周文他们两人吗?只要他们还在,我们就不算输。”

妹子们本来还以为陈妙有什么其他的计划,结果听她这么一说,顿时心里拔凉拔凉的。

就为了打牌这么一点小事,陈妙竟然派陈浩去送死,这不摆明了公报私仇吗?

瞬间整个指挥中心都闹翻了天。

一个个马上逼着陈妙把陈浩给叫回来。

大有一副不把陈妙给叫回来,她们就会再来一次政变的样子。

直播间的观众看着这一幕,差点笑喷。

特别是那些买了蓝军会赢的,顿时被吓得不轻。

妈呀,这玩的是哪一出?

怎么看着有点危险了!

你们别闹了好不好?

陈妙迫于压力,才勉强解析说道:“怕什么?他作为一个高级指挥官,又不会亲自上前线,看他有危险,我们在派兵支援就是了。”

听到陈妙说如果陈浩有危险,她就会派出援兵,这时妹子们才纷纷作罢。

反正陈浩又不会亲自上前线,只要不是全军覆没,个人安全应该不成问题。

可是。

陈浩真的会如她们猜的那样,老老实实的留在指挥中心指挥战斗吗?

答案是肯定的。

当然必然果然不会。

一纵队的5000人全部都来自于江大,而且都是男生,算是一支战斗力比较强的队伍。

也是一支名副其实的舔狗队伍。

因为他们几乎所有人都是屌丝。

陈浩接受了命令,也不耽搁,第一时间就来到一纵队的指挥部,然后又着一纵的三个团长,以及一众高级军官就说道:

“上峰认为我们一纵是整个大军战斗力最强的一个纵队,所以特别任命我为一纵的纵队长,与此同时,还给我们安排了一个最光荣的任务。

大军主动出击,我纵作为先锋,直插敌军中路,务必拿下整条中路,把敌军切成两半。

这个任务很光荣,也很艰巨,之所以会派给我们,是因为上锋对我们的信任,现在你们告诉我,你们有没有信心?”

三个团长对于陈浩的到来,本来还一脸的懵逼。

现在一听陈浩这话,顿时激动的像打了鸡血一样,齐声喊道:

“有”

他们本来就想打很久了,管你能不能打赢,打了再说。

特别是指挥中心的那一群美女竟然把这么艰巨的任务交到了一纵的手上,足以说明了指挥中心对一纵的信任,他们能说不吗?

当然不能。

陈浩看大家都挺有信心的,也不废话,直接下达命令:

“命令,全纵开拔,直插内环北路。没有主攻,没有任何的战术,也没有任何的规矩。要求只有一个,一线指挥官冲在最前面,见到敌军就打,不顾一切的给我冲过去。

如果是我牺牲了,那就一团长接着指挥,一团长牺牲了,二团顶上。团长没了,副团长顶上,副团长也没了,营长顶上,出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