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凭什么?

对于这样的结果,陈浩也是早有心理准备。

只是为了完成任务,硬着头皮上而已。

万一他们不是情侣关系呢!

万一这个男的为了表示自己的大度,并不反对呢!

可惜没如果。

对方的态度非常的坚定,根本不给自己一丝机会。

而且燕雨萱也丝毫没有制止的意思。

既然如此,陈浩也没有再纠缠的必要。

整个大学城美女那么多,总不至于只有燕雨萱一个人能够达到系统的要求吧!

反正舔谁都是舔。

找个没有男朋友的舔她不香吗?

“那不好意思,打扰了!”

说完,就大大方方的转身离开。

接着就给许新安发了一条信息。

【用最短的时间,帮我搜集一份大学城排名前30以内的美女的资料,越详细越好。】

许新安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好色,脑子里想的永远都是美女。

陈浩相信,这个任务交给他一定不会太难。

而陈浩自己,他打算回一趟出租屋,换身衣服,再去理发店剪个头发。

这是对美女的尊重。

打定了主意,陈浩一边向着学校门口外面走去,一边准备用手机叫个车。

结果在支付上一次车费的时候,系统的声音突然再次响起。

【叮!系统提示:任务进行中,所有返现的舔狗金,宿主只能用于给90分以上的女神买单,不能自用或者他用,支付失败!】

卧槽了个DJ。

这尼玛!

陈浩心态崩了。

卡里明明躺着20多万,自己却连个吃饭的钱都没有,遇上这么一个不讲武德的系统,陈浩也是服了。

不过仔细想想,这也很正常。

系统完成任务的标准是,个人账户赚够一个亿。

如果这里面的钱可以任由自己随便花。

那不就代表着,自己只要找到一个配合行动,并且颜值达到系统标准的女神,自己就可以在一天之内无限的卡系统bug。

找一个专业的律师团队,先支付后走流程,不停的给美女买车买房买股票。

然后每次快要完成任务的时候,自己再把这些钱花掉。

如此来回不断的刷钱。

只要这个律师团队的效率足够高效,陈浩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只要一天就能把自己刷成世界首富了?

这系统又不是山寨货,怎么可能那么傻?

陈浩觉得,这垃圾系统好像有点喜欢折磨人!

有点调皮啊你!

陈浩的花呗早就被刘雅琴给刷空,微信,支付宝的零钱也是一毛不剩。

再加上他今天刚刚还了1000多的借呗,还进去就刷不出来那种。

那只小蚂蚁最近不是有些倒霉吗?陈浩也跟着倒霉了,额度疯狂锐减。

所以,陈浩现在是真没钱了。

迫不得已之下,陈浩只好拿出一张信用卡绑定。

至于以前陈浩为什么不绑定信用卡?

很简单,要是以前就绑定了信用卡,说不定现在陈浩欠的,就不仅仅是十几万那么简单了。

刘雅琴那个女人太能花了。

陈浩的花呗就是被她刷空的。

你说陈浩不给她钱花行不行?

不行。

这女的别的本事没有,歪理倒是不少。

男人赚钱不就是应该给女人花的吗?

你不给我花,给谁花?

做人如果想吃的不能吃,想用都不能用,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们女生就是这么精致,要么不用,用就一定要用最好的。

我穿的这么好看,还不是为了给你长面子。

“陈浩,今天我又给你赚了100块,这条裙子我收藏了好久,以前580才能买得到,今天打特价,只要480就可以了,你说我是不是帮你赚了100块?快,你把这100块钱发红包给我吧!”

面对这样的情况,陈浩还不能生气。

生气就是小气。

发脾气就是无能。

越无能的男人脾气就越大。

有一次陈浩实在看不过去了,想要问问刘雅琴的钱都花到了哪里去?想要跟她讲讲道理。

想要告诉她,钱不是这么花的。

结果才开了个头,刘雅琴就率先发火了。

“不就是花了你几个钱吗?有必要像调查犯人一样调查我吗?”

接着就是噼里啪啦一堆废话。

陈浩那一次估计可能也许是喝了酒,胆子肥了,没有退让,继续逼问。

刘雅琴这才勉强配合了一些。

结果。

说了半天,刘雅琴自己都不知道钱花哪里去了。

或者是,这些东西以后都要用的,不能省。

然后,错的又成了陈浩。

“不是我乱花钱,是你挣得少而已。”

对于这样的结论,陈浩是不认同的,还想跟对方好好的算一算账。

结果不用说了。

你永远说不过一个不会算账,而且还会强词夺理,断章取义,偷换概念的女人。

……

陈浩绑定了一张信用卡,本来想叫辆快车,结果没有,就扫了一辆共享单车。

结果。

刚出校门,就看到了一个人站在路边的刘雅琴,看她像是在等人的样子。

这女人今天生日,打扮的非常漂亮。

穿着一条自己给她买的香奈儿吊带长裙,带着一副1500的蛤蟆镜,手上背着一个13000多的LV包包,站在那里一副很高傲的样子。

刘雅琴也看到了从校门出来的陈浩,随意瞟了一眼,然后就假装不认识的转过了头。

“滴!”

就在这时。

远处开来一辆黑色的宝马七系,按了一下喇叭,一个刹车就停在了刘雅琴的面前。

刘雅琴先是热情的跟对方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坐上了这辆宝马七系的副驾驶。

车辆慢慢起动,朝着陈浩这边开来,在经过陈浩身边的时候,刘雅琴目视前方,升上了副驾驶的车窗。

那样子看起来要多冷酷就有多冷酷。

要多绝情就有多绝情。

陈浩就想不明白了。

一个昨天都还跟自己有说有笑的前女友,为什么仅仅一天过后,变化竟然会如此的大?

并且自己还在她那毫无表情的脸上,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鄙夷之色。

凭什么?

你一个还需要伸手问别人要钱才能养活自己的女人,凭什么看不起我一个月收入六七千的学生了。

凭什么?

为了还债,一年前陈浩开始给他的房东开夜班出租车。

这房东是个老好人,以前开了几十年出租车,但是却没买社保,现在之所以一个人拿一个出租车回来,只是为了混个社保,医保,顺便拿个a牌而已。

摇号太难了。

如果没有陈浩,他那辆车每天营运的时间都不超四小时,租金都赚不够。

车就随便丢在那里,该喝茶喝茶,该打牌打牌,就是玩,就是这么任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