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威慑

  • 港综之我是警察
  • 会飞的坦克车
  • 2143字
  • 2021-11-16 16:58:51

“这位前辈怎么称呼?”雷卫东问道。

“雷先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鬼王聂汉。”海岸给雷卫东介绍道,“老聂,你也不要生气,愿赌服输,既然输了就不要小家子气。”

聂汉外号鬼王,濠江的地头蛇,其实力在濠江坐二望一,江湖上有名的狠角色。

“钱我不看重,几个亿我还输的起,关键是面子,这次我丢了面子,必须找回来。”聂汉用手中的手杖在地面上狠狠敲了一下,对着雷卫东说道。

“聂前辈,你丢了面子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今天可是第一次遇到你,又怎么让你丢面子。”

雷卫东一开始感觉很无辜,不过很快就想明白了,肯定是因为外围赌的事,对方不仅是外围赌庄家,很可能和靳能一样,参与进来。

“是不是外围赌的是,前辈你在外围赌输了几个亿,可是这样就找我麻烦的话,就大错特错了,你应该找害你输的人,也就是你压的那个人,谁叫他没有本事输给我。”

“老聂压的是高傲,这家伙已经死了,你让老聂怎么找他,去下面找,不过老聂,小雷说的也对,你确实不该找他。”唯恐天下不乱的雷公,这时候插了进来。

“我就是气不过,不相信这小子赌术竟然高的,可以看穿对手的底牌,小子,你本事你和我赌一场,赢了的话你可以带着钱离开,要是输的话,人可以走但钱必须留下。”

聂汉生气的模样其实都是装的,真正的目的是雷卫东那十几亿美元,不想让其轻易拿走。

“人可以走钱必须留下,这就是你们的规矩。”雷卫东脸上露出一丝好笑,问道,“只准别人在这输钱,不准赢钱,不知道是十几亿美元重要,还是赌场的名声重要。”

“当然是赌场的名声重要,不过小子你应该听过一句话,那就是公平是在双方相对平等的基础上才会成立,要不然......”

聂汉拄着手杖站起来,看着雷卫东道,“有什么本事直接亮出来,要是不能让我满意,我保证你今天走不出濠江。”

“我今天就在濠江住下了,当然走不出去,至于我的凭证是什么,不介意我表演一下。”雷卫东针锋相对的站起来,手里把玩着不知从那掏出来的牙签。

“咻!!”

在场的人只感觉眼睛一花,就看到雷卫东出现在聂汉的身边,笑道:“鬼王,对不住了。”

雷卫东就在自己左侧,声音也在其耳边想起,但转过头,只看到一团阴影,雷卫东已经不在了,好像刚刚的话是自己的幻觉,雷卫东根本没出现过,聂汉身上的冷汗顿时冒了出来。

不仅是聂汉,在雷公、海岸等人身边,也相续出现雷卫东的身影,好像其来过,又好像没来,只能说雷卫东速度太快,已经超过人体极限,以至于大家根本反应不过来,看的是眼花缭乱。

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吗,真的这么神奇,这要是偷袭人,怎么防备的了,也幸亏现在已经是热武器时代,身手再好一枪撂倒,要是放在冷兵器时代,这样的人......

“诸位一点小手段,让你们担惊受怕,实在抱歉之至。”随着雷卫东的大笑声,令人眼花缭乱的影子消失了。

雷卫东已经回到原来的位置,脸不红气不喘就是手里多了两样东西,手杖和手枪。

手杖好像是聂汉手里的那把,手枪是......

“把枪放下!”

几名黑衣人冲了进来,枪口指向雷卫东。

“砰砰砰......”

枪声响起,在场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黑衣人全都捂着自己的手,就在这一瞬间,他们手里的枪全都被雷卫东击落不说,更可怕的是他们身上一点伤口都没有。

“海大哥,你的手下有些不听话,谈生意还带枪,这诚意有点低。”也不见雷卫东如何动作,手里的手枪就变成零件散落在地上。

这让大家松了一口气,不由转头看向仇笑天。

你这小弟太不规矩了,带枪来就算了,关键还被雷卫东抢去,幸亏雷卫东刚刚没有杀意,要不然再坐的非得有几个躺在地上不可。

“雷老弟说的对,我的手下确实需要教训,还不出去,在这丢人现眼。”看了一眼有些惊慌失措的仇笑天,显然不知道雷卫东如何从他这里把手枪拿走的,海岸心里有些不满。

这个小弟越来越不听话了,自己再三交代,不能带枪,还带着,更可气的是枪里还有子弹,真的以为自己已经老了,过气了,管不住他了。

不过仇笑天总归是自己小弟,关起门来可以随意教训,在外面还是要给其面子,当即把其错误承担下来,向雷卫东表示歉意。

“没事,男人吗,身上怎么能不带枪。”雷卫东笑笑,手腕从身后一甩,两把出现在其手里,这可让在场的人心又......

雷卫东你是变戏法的吗,枪来枪去的也太......

“老聂,外围赌的事就算了,雷先生的诚意大家也看到了,可以和我们平等对话,一句话,愿赌服输,钱给就是了。”

现场气氛有些尴尬,看到雷卫东把枪收起,海岸主动出来做和事老。

不低头不行,以雷卫东拿高深莫测的身法再配合上出神入化的枪法,和军队对抗估计不行,但找单个人商量点事,实在是太容易了。

“外围赌的事可以算,不过身手好不代表赌术好,雷卫东,我还是想和你赌一场,用我在葡京赌场的股份做赌注。

你赢了我把葡京赌场的股份作价一亿美元卖给你,输了话,你只要向我道歉叫我一声前辈就可以了。”

冷静下来的聂汉拿回自己的手杖,看了看雷卫东,说话的语气缓和了很多,承认雷卫东有和其对话的地位。

“可以,既然前辈这么大方送钱给我,我也不矫情,无论输赢,我都会给前辈你出个主意,让你能从赌王这里挣点面子。”

雷卫东心知聂汉开始服软,要知道葡京赌场的股份可是香饽饽,有钱都抢不到,聂汉手里股份虽然不多,其价值也要远远超过数亿美元。

只不过江湖怨江湖了,赌坛债赌桌还,以聂汉的地位不可能公然向雷卫东服软,只能在牌桌上定输赢。

雷卫东也不让对方难堪,鬼王已经是古稀老人,活不了几年了,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要给其面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