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赌神大赛
  • 港综之我是警察
  • 会飞的坦克车
  • 2015字
  • 2021-12-13 17:56:18

“你要担保高进、高傲以及靳能?”柏凯伦问道。

“怎么,不行吗?”靳轻问道。

“当然可以,在这签个字然后把钱交了就可以领人了,不过你是他们亲属吗,签名必须是律师或者亲属才行。”

柏凯伦将登记簿递了过去。

眼前的女人很文静也很漂亮,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柏凯伦一点也不喜欢对方,可能是因为觉得其脸上的表情很假。

那弱不禁风好像林黛玉一样的气质是刻意伪装的,还有其在登记簿上签字的时候带着手套,这些小细节男人估计注意不到,女人就特别敏感。

柏凯伦就想故意难为其一下。

“靳能是我父亲,高进和高傲是我师兄,这关系够近了吧。”靳轻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女警,她感觉对方再给自己找麻烦,只是不知道为什么。

“去财务科把罚款交一下就可以去拘留室领人,不过现在你只能带靳能和高傲离开,高进要等一下,他在我们领导办公室。”看了一眼笔记本上的签名,柏凯伦回答道。

“阿进去你们领导办公室做什么?”靳轻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领导没给我说,不过高进应该知道,一会他出来你直接问就是了.....”柏凯伦耸耸肩,表示自己不清楚。

......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靳轻带着父亲和高傲走出了拘留室,很巧,在警署大厅三人碰到了刚刚从雷卫东办公室出来的高进。

“靳轻,你来了。”

看到靳轻,高进眼睛里流通出柔情还有迷茫,他已经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害的,自己仇家是谁,报复是必须的,只是对靳轻,是不是太残忍了。

“阿进,你没事吧,我听说......”这时候的靳轻还没有变心,心思全都在高进身上,看到高进也不管自己父亲就在身边,直接快步走过去投入其怀里。

“没事,雷卫东找我就是想看看赌坛新人,顺便和我赌一把。”高进跟靳能学的就是心理学,并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心理学方面已经超过靳能。

而心理学基础就是伪装,无论内心是如何波澜,脸上决不能让对方看出丝毫破绽,甚至还要故意引导对方往错误的方向想。

对于雷卫东说自己仇家是干爹的事情,高进心里并不相信,认为其是挑拨离间,但是想想小时候保姆三婶说过的话。

害死父亲的仇家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笑,一直笑着,笑得让人瘆得慌,以前没往这方面想,显现想想,干爹不就是一直笑着,笑眯眯的。

而且干爹也有做这方面事情的动机。

这些年跟着靳能走南闯北,高进也不是白莲花,被他和靳能、高傲联合坑死的大水猴不是一个两个......

不过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高进不准备和靳能翻脸,准备依靠靳能的人脉继续发展,报不报仇等有人证据之后再坐打算。

当然首先要做的是消除靳能的怀疑,作为其干儿子,高进知道,要想打消其疑虑最好的办法就是实话实话,在其中掺杂一两句假话就行......

“雷卫东也是赌术高手,这不可能吧。”靳轻言语中有些不确认。

“其他亲口说的,还说想和我赌一把,干爹,你在濠江那边人脉广,能不能摸一下雷卫东的底,据说濠江那边对雷卫东已经......”高进转过头向靳能问道。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回家再说。”靳能咳咳两声,示意高进有什么问题回去再问。

“嗯!”

高进点点头,和靳轻手拉着手,跟在靳能后面走出了警局。

在他们后面是高傲,看着靳轻的小手和高进握在一起,高傲眼睛里的杀气一闪而过......

“贺先生,你好,我是雷卫东,那个从你赌场赢走几亿的雷卫东。”站在楼上的落地玻璃窗前,雷卫东看着高进与靳能等人走向一停在楼下的豪车,拿出手机拨了出去。

“是雷仔,呵呵,好久没见,今天这么想着和我联系,是不是想到我赌场发财,提前打个招呼。”赌王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

“怎么可能,赌王,我怎么可能不给你面子。”雷卫东笑道,“我只是听说最近濠江那边要准备一个赌局,好像是什么赌神大赛。”

“是第一届世界赌神大赛。”赌王那浑厚的声音从电话中传了过来,“我们东南区地区的赌场一直都被欧美和澳洲地区的赌场看不起,认为我们不够专业而且有黑道把持。

所以最近东南亚赌场的股东开了一次会,决定办一个赌神大赛,选出一个赌术高明的人,来出任东南亚赌场的总裁,负责监管和杜绝所有老千行为。

雷仔你问这个问题,难道对其也有兴趣想拿赌神的名头。”

“我是警察怎么可能出任赌场的总裁,赌神名头更是不敢想,只不过我对大赛的奖金有兴趣,贺先生这次大赛奖金一定不少吧。”雷卫东问道。

“奖金看参赛者而定,每一名参赛的选手最低筹码是一百万港币,最后带入总决赛。中途退赛视为认输

预计最后的奖金少则两三亿多了五六亿都有可能,雷仔你确定参赛吗?”

“两三亿港币的奖金,这样的机会可不多,值得出手。”雷卫东笑道。

第一届世界赌神大赛,高进、高傲、靳轻还有靳能。

这是少年赌神中的剧情,也是赌神高进年轻时候和干爹以及师兄弟相爱相杀的故事。

在系统发布任务后,雷卫东就猜到剧情要展开,果然,一打电话,赌神大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整部影片除了高进复仇之外,最让人记忆犹新的要数靳轻那双如白玉搬的双手。

能在大庭广众,在摄像机的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偷牌换牌,那手已经不是手而是艺术品。

只可惜这手培养的难度太大,为了培养双手灵敏度,靳轻的从小就用牛奶洗手,可以说是泡在牛奶中长大的。

甚至为了保护这双手,外出的时候都要带着手套,真是够难为她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