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赌局

  • 港综之我是警察
  • 会飞的坦克车
  • 2040字
  • 2021-11-18 13:46:08

“东哥,你要东西到了,标叔让我们派两个人过去取。”漂亮的混血美女柏凯伦走进办公室,把手里的一沓资料递给正在打电话的雷卫东,说道。

“这些需要你签字。”

“你和简慧珍、吴军如三人过去取,这东西是给你们三组准备的,回来之后我再教你们怎么用。”

放下手里的电话,雷卫东翻起了资料。

因为没有山顶追车造成数百人无家可归,以及陈家驹不走楼梯走吊灯的事情,中环警署的安置费、赔偿费省了一大截。

不过鬼佬的钱不花白不花,趁着窃听器在朱滔案件的立功,雷卫东利用手里的职权,以更好破案为借口,忽悠标叔、林蒙成功从海外购进了一批高科技设备。

比如可以装在电灯、甚至插座里面的微型摄像头,不用外接电源紧靠本身电池就能工作几个月的窃听器。

总之都是特工用的设备,是雷卫东通过鹰国的同学的关系搞到的,绝对让香江的犯罪团伙大吃一惊。

“最近有什么案子吗?”雷卫东一边在文件上签字,一边问道,

“没什么案子,也就A组陈家驹他们在盯一个赌局的案子。”柏凯伦摇摇头道。

重案组的人去抓赌,显然是闲的无聊了。

不过也对,重案组负责的都是重大刑事案件,以中环的地理位置,要是整天忙得脚不沾地,鹰国人也该回家了。

“别的部门呢?”雷卫东又问道。

“文建仁被抓后,反黑组安静的和水潭一样,一点声音都没有,至于CID,抓住白手套之后他们也没什么事,也就是张督察和美国来的光头佬打的火热,很可能......”

柏凯伦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她的意思雷卫东明白,男人婆的春天到了。

“让家驹把赌局案子的资料送过来,反正都是闲着,也算给大家找点事做。”雷卫东道、

“明白。”柏凯伦点点头,出了办公室找陈家驹一说,很快,陈家驹带着一叠资料过来了。

“阿头,这是赌博案的资料。”陈家驹把资料交给雷卫东的时候,很是不甘心。

自己跟了几个礼拜,好不容易把情况搞清楚,就要出结果的时候,雷卫东一句话就把案子拿了过去。

不想给也不行,谁让雷卫东是自己的顶头上司。

雷卫东两世为人,一眼就看出陈家驹心里不甘,于是道,“家驹,这案子还是由你们A组负责,我最多让监听组配合一下,给我说说案子到哪一步。”

“谢谢老大。”听到案子还是让自己负责,陈家驹心里的不满一下就没有了。

对于陈家驹来说,升职加薪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他不像让犯人从自己身前溜走,要不然抓贼也不会那么拼命,以至于频频闯祸。

“我们之所以调查这个案子也是因为一个偶然情况,上个月我和湾仔的朋友吃饭,说起了他们那一起凶杀案。

一姓王的富商在回自己家的路上被杀害,湾仔那边调查发现,王姓富商在遇害之前参加了一个赌局,在中环一俱乐部里举行的,据说赢了不少钱,回家路上就......

于是他们调查了一下,发现这个赌局是由几个黑道的老大组织的,参加赌局的以本地或者外地的富商名流为主。

他们有时候一个月赌几次,有时候一两个月才赌一次。

因为参加的人非富即贵,他们虽然怀疑是组织者黑吃黑,可惜没有证据,只能......

“然后你就有了兴趣,想着看看能不能捞到什么好处!”雷卫东笑了。

“老大你说的对。”陈家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我当时就想,既然赌局在我们中环地盘上举行,为什么不能掀了他。

即使找不到杀人的证据,没收赌资对于警署来说也是笔不小的收入。”

“有什么线索没有?”

“没有太多线索,只是知道他们后天会准备一个赌局,据说有一个外地大水猴过来,几个老大准备坑对方一把。”

陈家驹说道,“我们准备现场抓赌,只是那地方是有钱人聚集的地方,别说我们警察进不去,就是进去了,对方也有足够时间收拾,很难人赃并获。

我正发愁怎么申请搜查令,老大你要是能参与再好不过了。”

“搜查令你和标叔说一下,不过应该没什么用。”

看了翻看了一下陈家驹收集来的资料,摇摇头,说道,“赌局是在大厦内,如果不能确定房间号,一个一个房间去搜,等我们到了对方也就跑了。”

“除非我们有卧底,可以通风报信,或者找人假扮赌客混进去。”陈家驹提议道。

“马上就开赌了,两天时间来不及,只能用高科技设备了,幸亏我有准备,让人......凯伦,你和简慧珍现在就把设备提回来,我们后天晚上要用。”

雷卫东打开办公室的门,把柏凯伦喊了过来。

“老大,是什么高科技设备。”抓捕朱滔的顺利,让陈家驹喜欢上了科技,这东西配合上自己的勇猛实在是太爽了。

------

“牙擦苏,那个越南人谁介绍过来的?”

“我三姑妈的侄子介绍过来的,据说很能打的。”

“能不能打我不知道,能吃是肯定的,一次吃了十碗叉烧饭。”细七耸耸肩,看着里面正在狼吞虎咽的背景,很是无奈的说道。

“能吃,不稀奇呀,在越南没得吃,倒了香江自然要吃个够。”牙擦苏耸耸肩,道。

“你当过兵?”来到里屋,看着还在吃饭的人影细七走上前,很是好奇的问道。

“阮文浩时期,南越特种部队十九连上尉。”越南人放下手里的碗筷,回答道。

“上尉,官还不小,这么称呼?”

“叫我龙五。”

“龙五?”看了看龙五那张很是严肃的脸,细七问道,“很久没吃饭了?”

“四天......”

“四天,说话的时候眼睛都不眨,是真的......”细七用手试了一下龙五的眼神,发现其一动不动,感觉很神奇。

“你饭量这么大,能帮我做什么?”

“我能帮你杀人。”龙五脸上的表情很是严肃,好像杀人和杀鸡一样简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