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高兴早了
  • 港综之我是警察
  • 会飞的坦克车
  • 2029字
  • 2021-11-12 09:31:15

法院门口。

穿着白衬衫打着领带的雷卫东从法拉利里出来,就看到标叔站在门口焦急的等待着。

“标叔,在这等我。”雷卫东上前打招呼。

“废话,庭审都开始半小时了,你怎么才来。”标叔指了指腕上的手表,说道。

“不是去拿东西了吗,”雷卫东示意了一下手里的文件。

“拿到了,那就别废话,赶快进去吧,署长的头都大了。”看了雷卫东手里的文件,标叔脸上的惊喜一带而过,拉着雷卫东就往法院里走。

“怎么了?”雷卫东问道。

“那个罗律师太厉害了,死的都能说活,几句话就把我们的哑口无言,更关键的是文建仁那个混蛋,居然顺着律师的话帮朱涛脱罪作证。

家驹怀疑是有道理的,他很可能已经被朱滔收买了。

“当天你的岗位在哪里。”

“我奉命在案发地区后方的木屋区监视......”

雷卫东进入审判庭的时候,引发了一阵不小的骚动,因为在场的人都知道,抓捕朱滔就是雷卫东现场指挥的。

开庭的时候没到场,联系到昨晚警局失火,烧掉了关键的证据,大家知道雷卫东肯定有重要事去办,现在来了,手里又拿着东西,看样子是文件也可能是账本,显然是有备而来。

这让坐在被告席上的朱滔很是担心。

通过罗律师,他已经知道自己倒霉完全是因为雷卫东这个新任重案组组长,像陈家驹那样规规矩矩的警察朱滔不拍,雷卫东这样不按常理出牌警察的就不行了。

在雷卫东之前,警察抓贼最多也就是派卧底,哪有像雷卫东这样装窃听器的,这明显违反法律,侵犯了公民的隐私权。

在警察知法犯法的时候,真的是没有黑道活路。

庭审继续。

“莫警官,请你把刚刚的话重新说一下。”

“好的!”

大嘴点点头,说道:

“我奉命在案发地区后方的木屋区监视,看到有好几个疑犯逃跑,我就把第三、第四被告逮捕。”

“谢谢。”

检方律师点点头,回到自己位置。

罗大律师站起来,道:“法官大人,我想问检方证人一个问题。”

“可以。”法官点点头。

“莫金发先生,你刚才说当天你看到好几个疑犯从现场逃走,请问当时是不是这些疑犯排队从你面前走过。

还是你用了某种我们不知道最先进的科学仪器,能够同时看到现场全部疑犯逃走的过程?”

这样的问题,在几十年不是问题,到处都是的监控把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

现在可就不行了,大嘴也就是莫金发直接被罗律师问住了。

检方律师起来抗议,可惜抗议无效。

罗律师两手一摊,表示自己没问题了。

“传检方下一位证人。”

轮到陈家驹上去作证了。

和原著不同,因为现场是雷卫东指挥,也是他讲朱滔击伤,陈家驹属于捡现成,所以作证的名次提前很多。

陈家驹走上法庭,先是按着圣经宣誓,然后检方律师上前,询问陈家驹抓捕朱涛的过程。

“当天我奉命在木屋区执行任务,追出木屋区后,看到雷sir站在山坡边,我就问看到朱滔了吗,雷sir向我示意,山坡下面躺着的就是,于是我从山坡上跑下去,拘捕了第一被告。”

“说的非常详细,谢谢你。”检方律师点点头。

“陈家驹先生,你刚才说自己从木屋区追出来,没有看到我的当事人,只看到你的上级雷sir,是他告诉你朱滔在下面,你才过去拘捕的。

在这之前,你根本无法确定追捕的毒贩就是我的当事人。”罗律师站起来道。

使用的方法还是老一套,就是咬定警察没能看到朱滔从木屋区逃出,是警察抓错人了。

对于罗律师的提问,陈家驹也没有办法,因为他确实没有看到朱滔从木屋区逃出,虽然大家都知道朱滔就是毒贩,是团伙的老大,但是在法律的框架下,大家一点办法都没有。

最后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雷卫东身上。

“雷卫东先生,请你把击伤朱滔的过程讲一下。”看到雷卫东走上证人席,检方律师走过来问道。

“法官大人,在我回答问题之前,请允许我出示一份文件,说实话,在看到这份文件之前,我怎么也没有想到。

朱先生也就是第一被告竟然是这么有爱心的人。”雷卫东举起手里的文件,说道。

其言语弄得现场众人一愣一愣的,雷卫东不是检方的证人吗,怎么替被告说话。

“可以!”

被好奇心勾起的法官,同意查看文件。

“法官大人,这份文件是朱先生的秘书沙莲娜昨天送给我的,是内地慈善机构给朱先生的荣誉证书以表彰他对教育事业的爱心。

朱先生也就是第一被告,在昨天之前总共向内地教育事业捐赠了五千多万资金,用于建设希望小学,改善农村办学条件,资助贫困地区失学儿童重返校园,可以说改变了一大批失学儿童的命运。

为了这些孩子,朱先生是倾家荡产,抽调了公司所有资金,拿出了个人账户上所有的钱,甚至连自己的房产都抵押不说还背上了巨额的债务。”

“混蛋,你说什么?”雷卫东的话让朱滔有了不祥预感,忍不住叫道。

“朱先生,我说的都是实话,你真的是在太伟大了,为了让孩子们能上学,让自己成了穷光蛋,不要说医疗费了,就连律师费都付不起,甚至以后吃饭也成了问题。

不过没关系,我会帮你向政府申请补助来表彰你的爱心,怎么朱先生,你不相信我的话,”看着朱滔一脸的不相信,雷卫东使出了杀手锏。

你可以打电话和银行联系,也可以让罗律师看一下证书,他是鹰国剑桥大学的高材生,文件是真是假一目了然。”

“法官大人,我能看一下吗?”事关自己的钱财,罗律师也有些急了。

这案子他可是花费了大量心血,眼看就要成了,赚个上百万,结果最后有可能......当即站起来想要亲自验证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