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三个亿

  • 港综之我是警察
  • 会飞的坦克车
  • 2041字
  • 2021-12-13 20:35:24

技术总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赌客。

第三张牌就梭哈不说,关键是底牌也不看,这完全是和对方赌运气,就看谁的运气好,小赌无所谓,几千万甚至上亿的赌局哪有这样赌的。

“跟不跟,不跟的话就认输准备下一盘,磨磨蹭蹭的和老娘们一样,就不能痛快点。”看技术总监下不定决心,雷卫东故意骂骂咧咧,不给对方思考的时间。

“我跟,我就不信你的能……”技术总监一咬牙,跟了。

“哈哈,三张A,我就说今天运气好,而你最多三条二,拿什么和我比。”看着手里的A,以及对方黑桃五,雷卫东笑的差点跳起来。

这一把不用看底牌也是自己赢。

“厉害,雷先生的运气真是厉害,这一把我心服口服,不过我还想和你赌一把,换一种赌法。”看着手里的三条,技术总监有些不明白。

对方的运气怎么这么好,后面两张全是A,而自己全是杂牌。

有这运气买六合彩多好,还需要跑赌场碰运气。

“你想怎么赌?”雷卫东问道。

“用最简单的办法,一副牌去掉大小王52张,我们抽大小,2最小,A最大,同样大小比花色,黑桃最大,方片最小。”技术总监道。

“也就是说黑桃A最大,方片2最小,不过要我先抽。”

“你是客人,当然你先来。”技术总监笑道,“你那边差不多有1.5亿筹码,一把定输赢,全压上怎么样?”

“可以,反正都是赢来的钱,输了也不心疼。”雷卫东耸耸肩,很是大方的说道。

技术总监重新取出一副牌,把大小王拿掉,刷刷,洗了起来,最后把扑克牌在赌桌上铺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嗯!”

雷卫东看了看赌桌上的扑克牌,手指在上面轻轻滑过,摇摇头,摸着没有胡子的下巴道:

“我总觉得赌大的话,一定输,要不这把不算换副牌重新洗,或者改变一下规则,不赌大赌小。”

“换牌就不用了,就按雷先生的意思赌小。”感觉袖子里的黑桃A,技术总监身上全是冷汗,他知道,雷卫东已经看出自己出千,把黑桃A藏了起来。

只是给自己还有赌场的面子没有揭穿,要是还不依不饶的话,那就是自取其辱了。

“既然是赌小!”

雷卫东德手指在牌面上轻轻滑过,最后停留在一个位置,就是它了,雷卫东把牌抽出轻轻移动到自己面前。

没有揭开,而是对着刚刚给自己送水果的美女道,“这位小姐,麻烦你帮我开一下牌。”

“让我!”

听到雷卫东让自己来开牌,美女直接愣住了。

这可是牵扯三亿港币的赌局。

如果雷卫东输了,那么他将一无所有的离开葡京。

如果赢了,就代表赌场输了三个亿。

这可是一个天文数字,即使葡京家大业大,也会伤筋动骨。

自己一个小侍女怎么能承担得起。

“雷先生让你开,开就是了。”看着美女可怜兮兮的眼泪都要流出来,技术总监开口给其解围。

“是!”

美女点点头,伸出芊芊细指,将牌翻了过来。

“方片二,小的不能再小了。”

看着雷卫东的片面,在场的人全都惊呼起来,这运气也太好了,直接抽到最小的牌,这让对方怎么玩,不用抽了,直接输一点五亿给对方吧。

“精彩,好久没见到这么精彩的赌局了!”

随着一声喝彩,一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在几名随从的陪同下,走进贵宾厅。

“贺先生,没想到贺先生来了。”

“贺先生来有什么稀奇,这可是三亿,三亿呀,我要有这么多钱该多好!”

“说得对,葡京虽然财大气粗,两亿也不是小数目……”

……

听着周围的议论,雷卫东知道葡京的主人,贺先生来了,当即站起来,伸出右手和来人握在一起。

“哈哈,自古英雄出少年,雷先生的赌术真的让人大开眼界。”握着雷卫东的右手,贺先生笑道。

“贺先生,你高看我了,我哪有什么赌术,只不过我运气好罢了。”面对贺先生给的高帽,雷卫东轻轻推了回去。

“运气也是赌术的一部分。”贺先生呵呵笑道,“有没有兴趣上去喝一杯。”

“当然可以。”

濠江以贺先生为尊,别说雷卫东这样的小人物,就是在香江不可一世的雷乐功、跛豪到了濠江也要给赌王面子。

不过以防万一,雷卫东还是用探测术把周围扫描了一下。

发现,大部分都是白点,也就是路人甲,几个红点也都是浅浅的颜色,对雷卫东只有微微的仇恨,估计是因为刚刚赌局的事,不会对雷卫东产生危险。

至于贺先生,对雷卫东更是有微微的好感,和其上楼安全不用担心。

几人坐着电梯来到楼上一房间,和贵宾厅相比,这里更加的豪华,装饰用的都是最名贵的材料,显然是贺先生用来招待客人的地方。

“雷先生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赌术,不知道今后会不会?”知道雷卫东不喝酒,贺先生拿了一瓶名贵的香槟,给雷卫东满上。

“我马上就要去苏格兰场学习,临走的时候来濠江玩玩,没想到惊动了贺先生你,我知道规矩,以后除非比赛或者贺先生你老人家的邀请,我绝不会出现你麾下的赌场。

当然仅限于濠江,如果是阿拉斯加这样地方,我无意中踏入,就请贺先生多包涵,贺先生你家大业大,我也不知道哪家赌场是你的名下。”雷卫东说道。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贺先生点点头,对于雷卫东的知趣很满意,笑道,“钱我会让人给你汇过去,另外一点小意思请你喝茶。”

“喝茶可以,钱就算了。”看着贺先生递过来的支票,雷卫东摇摇头,“现在廉政公署查的紧,像疯狗一样盯着我们这些警察。

所以这钱我不能收,如果贺先生一定要给的话,就帮我把钱捐了,救济一下乡村的孩子。”

“是我唐突了。”贺先生点点头,举起酒杯和雷卫东轻轻碰了一下,两人一饮而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