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警廉冲突,其实是做戏

  • 港综之我是警察
  • 会飞的坦克车
  • 4092字
  • 2022-01-27 09:35:10

“叮!恭喜你获得个人随身空间一立方,力量、敏捷、精神、体质加2。”

一个月后,在枪房练枪的雷卫东,收到了系统奖励。

该死的系统,奖励不是一次次发送,而是所有任务完成之后,统一发送,如果附加任务没有完成,那雷乐死亡的奖励也不知什么时候发。

现在看来,雷乐的后手真的很厉害,不光警队鬼佬高层倒了,还牵连了一大批高官,要不然自己也不能完成任务。

虽然倒的不是全部,但对现在的雷卫东来说,已经是尽力了。

收到奖励的雷卫东,立刻点开个人界面。

姓名:雷卫东

性别:男

年龄:14岁

力量:13(正常人平均值10)

体质:15

敏捷:15

精神:18

技能:枪法(高级)、咏春(高级)、烹饪(中级)、计算机(中级)、足球(中级)……

无论是力量、还是体质、精神于敏捷,雷卫东都是超越常人的存在,连带着好久没升级的咏春,也从中级升级为高级。

力量大了、敏捷提高了,雷卫东个人战斗力自然也会提高,对于咏春等级的提高,雷卫东一点也不意外,雷卫东在意的是随身空间,这个不知道能给自己带来什么惊喜。

“雷仔,还在练枪呀,过来和你商量个事。”标叔走进枪房,和以往不同的是,现在的标叔已经挂上了见习督察警衔,佐警变成了警官。

如果三年内不出现任何状况,标叔的见习督察自动升级为督察。

“标叔,恭喜你成为督察,跨过了探长这个头衔。”看着标叔过来,雷卫东向其道喜。

“到什么喜,升职不加权,相比以前我的权利反而小了。”标叔摇摇头,说道,“倒是雷仔你,年纪轻轻就成为警长,过几年就要爬到我头上了。”

“怎么可能,年龄是我硬伤,当督察至少也要二十岁,至于成为标叔你的上级,这辈子都没希望了。”

雷卫东摆摆手,谦虚道,“标叔,找我有什么事?”

“最近很多兄弟被廉政公署抓了,如果是罪大恶极,倒也没什么,毕竟鬼佬都一锅端了,关键是这些人都是小毛病,继续下去的话,你和我都跑不了。”

得到雷卫东送的证据加上雷乐的后手,廉政公署的动作比现实世界大了很多,抓鬼佬的同时,拔萝卜带泥,把很多倒霉的华人警察也给捎带进去。

在短短一周的时间内,就有几十名沙展也就是警长被调查,数百名警员被牵连。

这样大规模的调查,让警队人心惶惶,别说普通警员了,就连枪房的东叔也是坐立不安,担心有一天进去,坐牢不拍,就拍没了警察这份工作,以后怎么活。

“能怎么办,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廉政公署有港督的支持,我们又能怎么办。”雷卫东两手一摊,表示对前景很是悲观。

“所以我们要团结起来,不能坐以待毙,探长们抓的抓跑的跑,不代表我们华人警察就是一盘散沙,现在各大警署已经串联起来,准备反击。”

看看四周没什么人,标叔小声道,“由督察带头,串联各警署警长,各部门的警员响应,先把廉政公署砸了,然后大家伙包围港督府,让鬼佬知道,如果不给我们活路,他们也别想好过。”

“什么时间?”雷卫东问道。

“后天,据可靠消息,后天廉政公署要到各个警署继续拉人,大家伙准备给廉记来次狠得,打的他们生活不能自理。”

“打的生活不能自理,不用枪吗?”

“枪当然不能用,香江可是有英国驻军,他们有坦克大炮,我们警察只有点三八,怎么抗衡,还不如大家都不用枪,直接上木棍和狗血。”

标叔一脸的坏笑,“雷仔你也一样,明天把枪交了,准备几根木棍,到时候跟在后面摇旗呐喊就行了。”

1975年11月1日,早上九点半。

几名廉政公署的专员,闯入了中环警署军装组负责人的办公室。

一名专员大声道:“陈督察,我们是廉政公署的,你的事发了,请跟我们走一趟,”

“来了,标叔,是不是要开始了。”看着廉政公署的人冲进军装组办公室,不一会咆哮的声音就从里面传了出来,雷卫东用胳膊顶了一下标叔,问道。

“当然开始了,你没看大家都把棍子拿出来了。”标叔嘿嘿一笑,把早就准备好好地木棍,拿了出来。

蹭的一下跳到桌子上,大声道,,

“诸位兄弟,这段时间的情况大家也都了解,廉政公署的人天天拉我们兄弟去审讯,弄得监狱都快装不下了。

不能这样了,要不然早晚有一天,我们都得进监狱,必行抗议,我们必须抗议。”

“对抗议,抗议。”

不用标叔点火,早就一肚子火的众人,拿着混子就朝军装组拥了过去,直接把那几名廉政专员围在了中间。

“你们要做什么,我们是例行调查,是执行公务,你们想……”被上百人围在中间,廉政专员们已经没有一开始的耀武扬威,一个个变得和鹌鹑一样,挤在一起瑟瑟发抖。

这几个月,面对警队廉署可是大占上风,想抓谁就抓谁,即使雷乐面对上门的廉署专员也无可奈何,只能私下报复。

现在,警察的反击来了,这些刚出大学没几年的学生立马蔫了

“公务,我他妈打你也是公务。”一警员大声骂道,“抓那些当官的也就算了,怎么连我们普通警员都抓,你们是不是想把全香江的警察都抓完。”

“我们这也是为了……”一廉署专员辩解道。

“甭管为什么都不能把警察抓完,抓了我们谁上街执勤,你们廉署吗?”刚刚那位警员叫道,“我拼了这身皮不穿,也要打你们这几个混蛋,没有警察替你们出头,我看你怎么办。”

说着,这警员把手里的棒子一丢,一脚踩住桌面,飞身直踹了过去。喊道:“老子是便衣组的马龙,记住我这个名字!”

“啊!”

一名倒霉的专员,面部惨遭重击,多了一个鞋印不说,还直接倒飞出去。

“标叔,这样打,不会出人命吧?”看着有人带头,十七八个警员也冲了上去拳打脚踢,有军装、也有便衣,连消防组的都有。

“放心,今天打人的都是安排好的,你没看打人的时候棒子都丢了,就是怕出人命。”标叔手里的棒子一丢,找个位置坐下来看着雷卫东道。

“你也休息一下,一会大家还要去廉署看戏。”

在中环警署出动的同时,湾仔、九龙、尖沙咀各个警署都出现了警察殴打廉政专员的情况。

警察不反抗的时候廉署可以耀武扬威,就好像明朝时期,七品知县就能在二品总兵前撒野。

但一旦警察反抗,几个廉署专员就和进了狼窝的兔子一样,直接……

动手了不到十分钟,大批警察从中环警署鱼贯而出,拿着木棍举着标语,向廉署大楼而去。

路上,湾仔、九龙等局域的警员不断加入,等到了廉署大厦外,人员已经过万。

而这还只是游行人员的一部分。

更多的警员以及家属,在各区域警长、督察的带领下,拿着早就准备好的标语、横幅,向太平山总督府进发,准备围攻总督府。

一边走一边高声大喊:

“警察无罪!”

“取缔廉政公署!”

……

“长官,我们去中环、湾仔、尖沙咀等警署提人的兄弟都被扣了,那些警察全都反了,现在聚集在一起朝我们廉署大楼来了。”

严国梁正在办公室整理资料,准备起诉更多的警察和官员,就看到韩志邦连报告都不喊,就推开门冲进来道。

“终于来了。”知道最近一段时间的穷追孟打,警队反抗是必然的,只不过长痛不如短痛,与其慢慢放血,一个一个抓,逼的警队受不了才想起反抗。

还不如来一波猛地,直接把上层的垃圾扫进垃圾堆,大家轻装前进迈向新时达。

严国梁来到窗边,通过窗户看向远处,只见汹涌的人流朝和记大厦冲过来了。

人过一万,无边无际!

这话说很有道理。

反正严国梁的眼里,下面密密麻麻的人头挤在街道上,一眼看不到头,那架势,胆小一点的直接就吓尿了。

“长官,要不要通知英军,就说我们这里。”挤在办公室门口的公署专员中,有一个脑子不太灵活,看着外面的人群直接吓蒙了,出了一馊主意。

“这只是内部冲突,不是对外作战,叫军队,你还嫌事情闹得不够大。”

严国梁训斥道:

“通知外面的人员不要回来,直接回家躲着,大楼内所有人员戒备,男的在外,女的躲到楼顶去。

还有保安科的人把枪统一收起来,一会打起来尽量保护自己,只要人没事,东西砸坏就砸坏,换新的就行了。”

“是!”

在场的专员,立正敬礼,开始分头准备。

“小韩,你等一下。”看着韩志邦想要转身离开,严国梁将其喊住。

“长官,你找我有什么事?”韩志邦问道。

“警察包围廉政大楼,其目的是给港督施压,发布特赦令。”看着窗外越来越近的人群,严国梁长话短说,

“事后必须有替罪羊,而我是最合适的一只,很可能要去英国,以后廉署就交给你了,虽然上面有鬼佬当家,但你不要忘了加入廉署的目的,是为了实现香江的法治。”

“放心长官,我一定不会忘记。”韩志邦,啪嗒一声,立正敬礼,表明了自己的决心。

警队的示威者已经开始在合计大厦下面聚集,将其团团为主。

无路可逃的廉署专员开始按照严国梁的指示,女性在几名保安科的护送下,全部上天台,男士则在廉署固守办公区。

“冲!”

随着一声巨响,大厦的玻璃大门被砸的稀巴烂,大约上百名警员冲进了和记大厦。开始和廉政专员正面厮杀。

“标叔,那个领头的是谁,这么猛?”看着第一个冲进和记大厦的人影有些眼熟,雷卫东问道。

“还能有谁,湾仔之虎曹达华了,这可是湾仔最猛的虎,这次也被放出来了。”标叔说道,“只不过这时候冲的猛,事后可就倒霉了。

鬼佬最喜欢秋后算账,曹达华以后的路难。”

“湾仔之虎曹达华,逃学威龙里的达叔。”想起电影里达叔那唯唯诺诺的样子,雷卫东摇摇头,那时的他哪有现在半点的威风,不过想想达叔在逃学威龙2中的表现。

一个人打一队恐怖分子,卧底十来年,换了十来个搭档,自己一点事都没有,就知道其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

“呀!”

聚集在办公区的廉署专员,看到冲上来的警员,连忙上前堵截,结果跑在最前面的曹达华,一个黑虎掏心就放到一个,再一个黑沙掌又扇飞一个。

这时候的湾仔之虎,猛的一逼。

廉政公署内书桌被推翻,文件被撕碎,招牌也被人泼上了狗血,至于人员,更是被数倍的警员包围,痛殴了一顿。

据事后统计廉署有十人受伤,六人住院,其中骨折两人。

之所以伤亡这么少,在于严国梁做好了准备,提前让女性职员撤离,同时在冲突中以保护自己为首要目标。

骨折那两位都是楞头青,直接和警员对冲。

当然,也和警员没有下死手有关,冲突是为了事后的谈判,不是以伤人为目的。

从廉署出来的游行队伍,开始转向太平山,准备和哪里的人群汇合共同向总督施压。

被人群包围的总督府的总督,一度考虑让驻港英军出面制止。

只是英军认为自己的责任是对敌作战,不是维护治安,断然拒绝总督的要求。

没有办法的总督,被迫后退一步,把早就准备好的局部特赦令拿了出来。

除了已经被审问、正被通缉和身在海外的人士,特赦于1976年1月1日以前所有涉嫌贪污而未被检控的公职人员。

这就等于赦免了,普通警员的贪污罪行。

当然,这种特赦只有一次,未来绝对不会让步。

另外为了缓和警廉关系,以强硬著称的廉政长官严国梁宣布宣布辞职,至此香江警队进入了新时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