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乐哥,你还记得穿红衣服的女孩吗

  • 港综之我是警察
  • 会飞的坦克车
  • 4321字
  • 2021-10-16 18:00:00

“乐哥,醒了。”黑衣人道。

“你是谁,阿辉呢?”雷乐感觉黑衣人的声音有些熟悉,只是想不起是谁。

“这船上只有你我两人,你说阿辉在哪?”黑衣人的语气让人听不出喜怒哀乐。

“兄弟,我不知道你是要钱还是要命,要钱的话开个价,我雷乐纵横香江十几年,虽然比不上顶级富豪,但也算小有身价。”

雷乐不愧是雷乐,是老江湖,雷卫东只是开个头,就知道自己栽了,栽的很彻底。

茫茫大海的渔船上,只有两人,自己还受了重伤,动一动都疼的要命,真的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能把姿势放低,以求保全性命,说道,

“只要你开口,我绝对满足你,不光这船上的钱,我还可以让老婆汇钱过来,花钱消灾,这规矩我懂。”

“这话说的很有诚意,可惜我要的不是钱。”雷卫东摇摇头,说出的话让雷乐心里阴沉很多。

“兄弟不要钱要什么,肯定不是要我的命,要不然就不会在这里和我谈话。”雷乐强忍着疼痛说道。

“你知道的太多了,让很多人不安,所以把东西交出来,至于能不能活命,就看你运气了。”雷卫东缓缓的说道,

“如果不交,我只能请你吃馄饨了。”

说着话,雷卫东用脚踢了踢雷乐的伤口。

“我交,兄弟,轻点轻点。”如果是前些年,别说这伤就是重一倍雷乐也能忍着,十几年的养尊处优,让雷乐越发狂妄自大的同时,意志消沉了很多,一点点疼痛都受不了。

“兄弟,我不瞒你,你说的那些我这里只有一部分,很少的一部分,大部分都在亲信的手上,如果我安全到达弯弯。

这些东西就会销声匿迹,如果我没有,就会出现在廉政公署以及各大报社的门前。”

雷乐好像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都说了出来。

“船上的放到哪里了?”雷卫东问道。

“在黑色旅行箱的夹层里,有两个笔记本,上面纪录了我给鬼佬警司还有议员送钱的纪录,只不过不全,详细的在我手下哪里。”雷乐急切的说道。

“你没说谎。”雷卫东没有动,只是探测术扫描了一下船舱,重点是行李箱的夹层,果然发现了几个本子。

同时也发现雷乐没有说实话,不光黑色旅行箱,其他几个箱子的夹层里,雷卫东发现了照片、录音带等物品。

只不过这些箱子做的很是巧妙,如果不知情根本发现不了夹层。

“乐洛哥。”雷卫东拿下面具,英俊的面孔在昏暗摇曳的灯光下忽隐忽现。

“你,你,是你,雷卫东。”雷乐怎么也没想到,眼前的黑衣人竟然是雷卫东,没想到这个跟在自己屁股后面传球的球童,竟然敢杀自己。

“是不是很吃惊?”雷卫东笑了笑。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我有那点对不起你。”陷入绝望的雷乐疯狂的叫到,因为他知道,雷卫东既然把真面目露出来,就表明不会放过自己。

“你没有对不起我,但你对不起的人太多。”雷卫东摇摇头,“扪心自问,这些年你做的事,就是死十次也不冤。”

“那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这是知法犯法,我死了你也逃不掉。”

雷乐骂道,他最怕的就是雷卫东这种假清高,明明是来杀自己,还装的一副高大尚,进行自我催眠。

这样的人最难对付了,因为你用钱根本无法收买。

“乐哥,你要不要听一个故事,一个小男孩的故事。”看着陷入疯癫,有些发狂的雷乐,雷卫东脑海里浮现一些图片,那是原主人的记忆,一直埋藏在脑海深处。

“男孩妈妈死的早,在其五岁的时候就去世了,爸爸是警察,每天早出晚归,家里常常只有男孩一人。

闲得无聊的他,就坐在窗边看星星,看月亮或者看对面的住户。

唐楼的窗户虽然很小,但因为楼间距小,所以对面的住户男孩看的很清楚,为此认识了很多人。

有叔叔,有阿姨也有老奶奶,不过他最在意的还是一小姐姐,比男孩大四五岁,和男孩一样,是一个单亲家庭和母亲住在一起。

时间长了,男孩和小姐姐也熟悉了,经常对着窗户打招呼。

女孩是一个苦命人,父亲早死,母亲没有文化,为了照顾家每天要打三份工,以至于把身体累垮了,需要天天吃药维持。

女孩很懂事,十二岁就出去打工补贴家用,只是赚的太少,满足不了母亲日益严重的病情。

看着母亲因为病而日益消瘦的身体,女孩很心痛,为了母亲,大一点的她就去夜总会打工,希望多赚一点钱好带母亲去医院看病,没想到一脚踏入了地狱的大门。

哪天的事,男孩记得很清楚,平时七八点钟就出现在窗前的小姐姐没有出现。

以为小姐姐是病了,或者是有事,男孩也没有在意,就早早的睡了。

直到晚上12点多,男孩被对面的声音吵醒,拉开窗帘,发现对面乱成一团,阿姨,也就是小女孩的妈妈站在窗边痛苦流涕。

小姐姐则躺在床上一动一动,好像死了一样,有两个大一点的姐姐照顾她。

男孩想过去问一下情况,但一个还不到十岁的男孩,深更半夜的怎么可能过去。

第二天,男孩得到消息,小姐姐家出事了。

她母亲,也就是阿姨昨天晚上上吊了,据说是不想因为病拖累女儿。

至于小姐姐,好像是昨天在夜总会打工的时候,被一个大人物欺负了,小姐姐拼命反抗,可惜不管用。

不仅没有逃脱悲惨的命运,还因为挣扎中抓伤对方受到惩罚。

被打折一条腿不说,还被大人物手下进行……如果不是夜总会老板担心出人命,进行劝说,小姐姐出不了夜总会大门。

被两个大一点的姐姐送回家的时候,小姐姐的妈妈看着女儿的样子差点昏过去。

想为女儿报仇,阿姨没有能力,报警,当知道欺负小姐姐的人就是警察不说,还是警察中的大人物,阿姨崩溃了。

看着夜总会老板送来的五千元安家费,阿姨知道,这五千元买了女儿一切。

于是回到屋里,趁着没人的时候,把自己吊在了窗户上。

小姐姐!

用那五千元钱把母亲安葬之后,就坐在窗户前,一坐就是一天,不吃也不喝,男孩喊她也不理,三天后的下午,穿着红衣服的她,从窗户上跳了下去。

男孩当时在上课,回来的时候只看到警察处理尸体。

因为父亲在现场负责,男孩大胆走了过去,看得到了躺在地上的小姐姐,表情很安详,但眼神,他永远都忘不了小姐姐的眼神,那是充满绝望的……

男孩在心里暗暗发誓,如果有能力,一定为小姐姐报仇,把那个大人物送入地狱。

“你是什么意思,我又不认识穿红衣服的女孩。”强忍着枪伤带来的痛苦,雷乐豪叫道。

“砰!”

雷乐从船板上飞起,撞倒船舱的木板上又重重摔了下来。

“不认识,不认识……”

对着躺在甲板上哀嚎的雷乐,雷卫东一连踹了七八脚……

“也对,乐哥你做的坏事太多,祸害的女人更是不计其数,更不说在夜总会遇到的,你早忘到脑后了。”

雷卫东的声音越来越冷,

“我给你提示一下,五年前,铜锣湾一家新开的夜总会,老板请猪油仔和你去捧场,因为喝多了去卫生间。

你遇到一个负责打扫卫生的小姑娘,穿红衣服的小姑娘。”

“五年前,铜锣湾,新开夜总会,红衣服小姑娘……我想起来了……”雷乐话还没有说话,就被雷卫东一脚踹到了角落。

“她当时只有十几岁,你们这些混蛋怎么下得去手。”

“我……我当时喝醉了,是猪……对是猪油仔请我去的,应该找猪油仔算账,不要找我。”

“猪油仔虽然混蛋,但做人还有底线,当时要不是他和老板劝你,小姐姐当时就……”雷卫东也不知道这是自己的意思,还是原主想说的,也许两方面都有。

“小男孩问父亲那个大人物是谁,父亲只是摇头,后来无意中告诉男孩,那个大人物是乐哥。

几年过去了,男孩父亲去世了,在临死前把男孩安排进了警局,因为会踢球,男孩见到了那个大人物,还得到了大人物的关注。

因为害怕自己控制不了情绪,暴露自己,在大人物问男孩想要什么时候,男孩说想练枪,以此减少和大人物见面的机会。

先躲在枪房隐藏自己壮大自己,等到时间成熟再出来报仇。

终于机会来了,大人物成了丧家之犬,需要乘船逃离香江,于是男孩偷偷跟了上来。

“不,你不能杀我,杀了我你也跑不掉,廉署会查到你的,因为……”

“谁知道!”雷卫东笑笑,手里的枪举了起来。

是呀,谁知道,雷卫东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怎么可能跑到海上杀自己,更关键的是,自己对他根本没仇,还有恩。

这样就更没人怀疑他了。

至于雷卫东说的小姐姐事情,五年前他还不到十岁,有谁能想到十岁不到的小男孩,会为和其没有血缘关系,只是邻居的小姐姐报仇。

看着举起的枪口,雷乐哆嗦得嘴皮都白了。

他认出那是自己的枪,混蛋雷卫东,做事真的滴水不漏。

“乐哥,听我父亲说,小姐姐的腿之所以折是被抢打的,好像就是这把枪打的,今天……”

砰!

枪声响起。

雷卫东眼里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同时感到一身轻松,刻在身体里的执念消失了。

----------

三天后的早晨,严国梁走出家门,发现门口被人丢了一个小袋子。

打开一看,发现是两个小本子,上百张照片以及录音带,上面记载的全都是警队鬼佬上层以及一些鬼佬议员贪污受贿的证据。

虽然不是多全,但紧靠这些就能把这些人绳之以法。

拿到证据的严国梁不敢怠慢,连忙驱车赶往廉政公署。

“严长官,出大事了,刚刚水警通知,说雷乐的尸体在海上被发现,已经死了好几天了。”看着长官到来,韩志邦上前汇报最新情况。

“是谁干的,有线索吗?”听到雷乐死了,严国梁很是大吃一惊,这可是华警的老大,跑了不稀奇,死了,事情可就大条了。

“没有线索,渔船上除了雷乐还有他的跟班以及船员的尸体,凶手把事情做的干净利落,别说指纹了,就是头发这些东西都没有留下。”韩志邦道。

“看来有人想浑水摸鱼,小韩你和阿美把这些东西整理一下,和我一起去见总督。”严国梁把手提袋里的东西交给韩志邦。

“这是,长官,你从哪弄到的。”只是粗略翻了一下照片,韩志邦就知道这些东西的重要性,可以钉死那些鬼佬高层。

“不知道,昨晚有人送到我家门口的,不过谁送的无所谓,我只知道,考验我们公署的时间到了,如果能把这些人入罪,旧时代也就过去了。”

“这些是谁送来的。”看着严国梁送来的东西,总督麦理浩很是头痛,这等于把警队上层的鬼佬一锅端不说,连政府部门都有很多人涉案。

这些可都是自己的同胞,抓一个两个无所谓,一锅端就有些过了。

“不知道,早上在门口发现的。”严国梁昂着头回答道,“不过,对方留下一纸条,如果三天内我们没有行动的话,对方就把这些东西送到各大报社,让我们……”

“混蛋,一定是雷乐那王八蛋搞的鬼,自己跑了还要给我们留个雷。”麦理浩气得差点把手里的钢笔掰断。

“既然这样,这些人就不要放过了,先把警队的人抓起来,也好让香江的市民看到我们反腐的决心,至于其他人先放一下。

为了避免不好的影响,麦理浩决定抢先出手,不过先拿下警队的人,其他人看看情况再说。

“爵士,有个情况我要给你汇报一下,昨天水警在海上发现雷乐的尸体,已经死了好几天,我想我们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严国梁说道,“我们不知道雷乐留了什么后手,万一!”

“雷乐死了,这下麻烦可大了。”麦理浩有些苦恼的挠挠头。

放雷乐走,是各方面默认下的决定,谁都不知道雷乐的后手会炸死多少人,不光警队鬼佬高层,其他各司甚至祖家那边的议员都会有不少人牵扯在里面。

他走了才能你好我好大家好。

现在雷乐死了,等于默认的规则被打破,产生的后果……只能壮士断腕,对警队高层开刀,才能把影响压到最低。

沉默了一会,麦理浩说道,“既然这样,这上面的人一个都不要放过,全抓起来,至于影响,我亲自和祖家那边商量,实在不行再抛出几个倒霉蛋。”

“明白,我这就安排。”严国梁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