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觉悟

  • 港综之我是警察
  • 会飞的坦克车
  • 2230字
  • 2022-01-26 08:53:05

“严长官,昨晚邓长官出事了,啊……严长官你也受伤了。”

第二天,胳膊打着石膏,脑袋打着绷带的严国梁,刚进廉署大门,韩志邦就突然冒出来急切的说道:

“没事,都是一些小伤,养养就好了。”韩志邦的话让严国梁心里一沉,雷卫东说的没错,火麒麟果然出事了,当即问道。

“邓长官出了什么事,有生命危险吗?”

“邓长官死在尖沙咀码头,被人打了五枪,用邓长官自己枪打的。”韩志邦很是悲愤的说道。

对于火麒麟韩志邦是痛恨又敬爱。

痛恨是因为当年在警署,火麒麟为了破案拿韩志邦当替罪羊,如果不是舅舅出面托了猪油仔的关系,自己就死在警署了。

敬爱是因为火麒麟教会了他很多东西,让他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成长为真正的男子汉。

“尸体呢,凶手抓到没有?”严国梁问道。

“在尖沙咀警署的停尸间,等我们去认领。”韩志邦低着头道,“至于凶手,尖沙咀的警察说,火麒麟是自杀,没有凶手。”

“没有凶手,这些混蛋,一个人自杀怎么可能朝自己开五枪,这些混蛋连掩饰都不愿意做。”虽然早就有准备,但听到这个结论,严国梁气的差点摔倒。

“严长官,节哀。”

幸好一旁的韩志邦眼疾手快,将其扶好。

因为得到的消息比较早,加上年轻心里素质好,韩志邦已经调整好了心态,要是像阿美那样,别说扶严国梁了,自己不摔倒就是好的。

“走吧,去给邓长官送行,我们送他回家。”严国梁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

“是,长官。”韩志邦啪的一生,挺胸抬头,敬了一个礼。

“长官,我们也想去。”早就做好准备的阿美、小胖等人从办公室里出来了,一个个穿着西装,挂着证件,排队在严国梁面前做好。

火麒麟这个人比较混蛋,但对下属还是不错的。

特别是进入廉署这几个月,教会了这些新兵蛋子很多东西,对于火麒麟的牺牲,大家都忿忿不平,想着给其报仇。

“一起过去,也算是对老邓这段时间工作的肯定。”严国梁点点头,表示同意。

很快,严国梁带着一群手下取车来到了尖沙咀警署,在停尸房,见到了火麒麟的尸体。

“敬礼!”

严国梁站在最前,阿美、韩志邦、小胖等人在后面拍成几排,向盖着白布的尸体敬出了,庄严的一礼。

这也是对火麒麟一生最起码是这段时间工作的肯定。

不管火麒麟以前怎样,有多么坏,加入廉政公署目的是什么,作为廉署第一个牺牲的工作人员,在这之后他的骨灰都会被送入公署的怀念堂,让廉署后辈们纪念。

--------

几天之后,严国梁带着一份计划见了自己的上司,要求向港督直接汇报。

对于严国梁的陈述,上级不敢怠慢,因为里面描述的情况很可能变成现实,三万多警察这个不稳定因数决不能爆炸,要不然会死很多人的。

于是两人去了总督府,见到了总督。

“麦理浩爵士。”来到总督面前,严国梁鞠躬问好。

“严专员。”

麦理浩在宽大的办公桌后抬起头,放下手里的钢笔,看着严国梁道,“秘书说,你有紧急事情要向我汇报。”

“是的!”

严国梁点点头,上前将准备好的计划书放下,说道。

“这是我整理的计划书,对关于警队改革的,现在警队很不稳定,和廉署关系越来越紧张,很可能闹出严重的警廉冲突。”

“警廉冲突,有这么严重吗?”麦理浩脸上挂着标准的英国绅士笑容,说道:“是因为廉署一位调查员的遇难,让你惊慌失措了?

对于廉署专员的殉职,我表示遗憾,这应该只是意外,法院不是已经下了结论,是自杀的。”

“爵士。”严国梁皱起眉头,肃声说道,“警廉冲突发生的根本原因和邓长官的死没有关系,完全是因为警队结构不合理,以至于和廉署产生了巨大矛盾。

要想解决这矛盾,必须提升警队装备、待遇以及解决升迁问题才行。”

说着话,麦理浩翻开了计划书,仅仅第一页就让其眉头一皱。

“爵士。”看到麦理浩皱起了眉头,严国梁解释道。

“警队之所以贪污成风,固然有探长的原因,但待遇低、装备差,升迁通道堵塞的情况也不能忽视,如果不能解决这些,即使打掉那些探长,也是治标不治本。

我们华人有句古话,要想马儿跑就要让马儿吃草,用西方人的观点就是高薪养廉。”

能坐上总督的位置,麦理浩的能力是有的,只是琢磨一下,就知道严国梁说的话对,不解决这些问题,警队永远不能安生。

但这些都需要钱,需要大英帝国从口袋里掏钱。

“你说的很对,解决这三个问题就能让警队一劳永逸,

不过待遇低、装备差的问题,我一个人解决不了,需要向祖家汇报,至于升迁的问题,到可以做主。

通知下去,放开对华人警察督察级别限制,升级一部分有能力的探长、警长担任督察或者见习督察职位。

至于你所说的局部特赦令。

我原则上同意,警队虽然贪污者众多,但底层警员情况不是很严重,很多收钱都是大环境所迫,是不得已而为之。

只不过这也需要祖家的批准,我需要时间,这段时间就需要你多担待,既要解决警队贪污问题,也不能让其失控,现在盯着香江的人很多,我不希望出现乱子。”

“明白,我一定尽力而为。”严国梁回应道。

他知道,事情又被雷卫东猜中了,以英国人的傲慢,事情不到火烧眉毛的情况,都不会进行改变,看来警廉冲突是不可避免,只希望到时候不要出现人命,要不然自己非当替罪羊不可。

想想自己一腔热血,为了这座从小长大的城市,可以把命送掉,对于雷洛等人的威胁,严国梁不在乎,因为他知道邪不胜正,自己一定能胜利。

可是经过雷卫东的解说,麦理浩的态度让他明白,香江是鬼佬的殖民地,鬼佬想让谁上台就让谁上台。

以前让雷乐上台是因为他能给鬼佬带来利益。

现在雷乐尾大不掉,以及时代的改变,让鬼佬把雷乐放弃,而自己就是砍向雷乐的一把刀,是工具,更气人的是,自己这个工具只能把雷乐赶走,而不能抓他。

因为鬼佬在意的是自己的利益,根本不在乎底层老百姓的死活,是时候让鬼佬清醒一下,见识见识数百万香江人的怒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