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抓赌

  • 港综之我是警察
  • 会飞的坦克车
  • 1672字
  • 2021-12-13 19:35:39

“标叔,那些女人是做什么的?”七十年代的香江已经有了未来大城市的模样,高楼林立,只不过看腻了后世千篇一律的水泥森林。

雷卫东对这些高楼大厦一点兴趣都没有,它们还没有街道两边的小姐姐好看。

只不过这些姐姐穿着有些清凉,香江虽然处于热带区域,但现在才2月份,气候还是很凉爽的,至少雷卫东穿着厚厚的警服还有点冷。

而这些女孩,直接就是薄薄的裙子,里面套着内衣,已经是老司机的雷卫东自然知道她们是做什么的。

但为了扮演无知少年,雷卫东明知故问道。

“她们,还能是啥呀,鸡呀!”路边女孩标叔早就看到了,只不过见的多了,也就对其视而不见,听到雷卫东发问,耸耸肩回应道。

“鸡,那不就是小姐,我们不需要抓吗?”雷卫东问道。

“抓什么抓,她们又没有违法,前头抓进警局后头就要放出来,还不够麻烦的。”标叔一踩油门,警车像箭一般飞出,把路边的美景甩到黑暗中。

“标叔,小姐不抓的话,那我们上街巡逻抓什么?”看着两边一闪而过的景色,雷卫东问道。

“需要做的事情多了。”标叔笑道,“扶老奶奶过马路,查小摊小贩等等都是我们需要做的。”

“那赌博抓吗?”雷卫东问道。

“赌博,当然抓了,只不过赌档不是在麻将馆就是在地下室,和我们巡警没有关系。”

“可是刚刚我看到街边有聚赌的,就在刚刚过去的红房子门口,有一张桌子,旁边围了七八个人。”

“街边聚赌,雷仔你没看错?”标叔问道。

“绝对没错,我两眼都是3.0的,飞行员的眼睛。”雷卫东指着自己双眼道。

“那还不赶快去抓。”标叔微笑着把手里的方向盘一打,警车刷的一声转了一个大弯,向刚刚的红房子开去。

------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下注了……还有压的吗?”庄家拿着骰宝,摇动几下然后骰宝落定,对着赌徒招呼道。

路边的赌档很是简单,赌的是大小,最简单的一种玩法。

庄家负责摇动骰宝,里面放着三颗骰子,摇出来的点数,4-10点为小、11-17点为大,如果摇出三点也就是三个一来,或者是三个六,那就是豹子,庄家通杀的,除非你压中豹子。

在赌场,压豹子的赔率是最高的,达到150倍。

“我压大。”

“我压小。”

周围的赌徒纠结着开始下注,只不过不是压大就是压小,点数没有一个人去压,因为虽然点数虽然赔率高,但除了真正的高手,可以通过声音分辨点数,普通赌徒没有几个敢去碰运气。

“买定离手……开,4、5、6、大!”

看到没人继续下注,庄家打开骰宝之后,压大的欣喜若狂,压小的垂头丧气。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

庄家把放在小上面的钱往怀里一收,压大的赔给同样的赌本,然后合上骰宝,又一轮赌博开始了……

吱……

警车在赌档十几米远的位置停下,标叔从车里跳出来,直奔赌档而来,边跑边大喊道,“不要动,警察。”

“警察来了,快跑。”

无论是开赌的庄家还是赌博的赌徒,个个经验丰富,看到警察来了,顿时作鸟兽散一个个跑的比兔子还快,让雷卫东有些茫然不知道去追哪一个。

“别跑。”

十年后的标叔整天笑眯眯,只会躲在后面指示陈家驹卖命,现在的标叔才三十多岁,可是很勇猛的,经验也很丰富。

对于四处逃散的赌客视而不见,直接把目光放到了庄家身上,这可是大鱼。

几个健步,就追上了还在往怀里塞钱的庄家,一个擒拿就将其按到了地上。

“雷仔,抓那些赌客做什么,还不快回来,把赌具收拾一下,这些可都是证据。”标叔拿出手铐熟练的将罪犯拷在路边的电线杆上,然后看向雷卫东,发现其已经跑出几十米远,当即叫道。

“啊!是,标叔!”

正准备一个恶狗啃食将一赌客扑倒在地的雷卫东,听到标叔的叫喊,连忙回头,

“标叔,我马上就要抓住罪犯了,让我回来做什么?”

“那是赌客,在香港赌博犯法但赌客的罪很轻,也就罚点款,去把地上的东西收拾一下放到车上,这些可都是证物。”

“是!”听从标叔吩咐的雷卫东,把桌子、骰宝等物品往警车上搬。

“阿sir,绕了我吧,我这是第一次。”看到雷卫东离开,拷在电线杆的庄家可怜兮兮的说道,“只要你放了我,这些钱都是你的。”

“钱是好东西,但是你犯了乐哥的规矩,必须把你带到警局去。”看着罪犯从怀里掏出的一沓钱,至少几千块港币,标叔有些眼热,但还是坚定的摇摇头。

“不要啊,阿sir,我知道错了,你打我一顿就是了,不要把我交给……”听到标叔要将自己拉回警局,对方差点吓尿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