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099:顾萧的小心机(2更)

靳云汐呆呆的看着他,很久都没说一句话,最后,兀自就笑了。

她看着他,仿佛在问他:六哥,你就这么想我死吗?就算你什么也不说,我也不会将你推出去的。

顾世连看向靳云汐:“云汐,曹六说是你做的,是吗?”

靳云汐把眼神从曹六那里收了回来,看着顾世连,目不转睛:“是,是我。”

曹六就开始在旁边附和了:“顾爷,您看,这二姨太都承认了,您可误会我了呀。”

靳云汐死死咬着牙。

顾世连没搭理曹六,走近几步,捏着靳云汐的下巴:“你看看,这就是你要袒护的人。就为了这么个人,你在我身边潜伏了二十几年,最后,还要来害我。”

“顾爷,”靳云汐眼底的泪再也忍不住了,从眼眶中蔓延了出来:“我、对不起你。”

曹六大喊:“靳云汐,你胡说什么呢!”

顾世连看过去,他年纪大了,听不得太吵,这个男人,实在聒噪。

顾寻心领神会,走过去,直接扇了曹六两个大耳光,他才安静下来。

靳云汐跪在地上磕头:“顾爷,是我对不起你,跟六哥一点关系都没有,看在我给您生了个儿子的份上,您就饶了他吧。”

顾世连起身,走回座位:“云汐,你的命,我可以留着,但是你六哥的命,能不能保得住,得要靠他自己了。”

曹六一听,脸也被吓白了,吞吞吐吐的:“顾爷,您这是、什么意思呀?”

顾世连问:“浅仓巷,都知道吧?”

曹六的脸登时从白变黑了:“什么?”

顾世连笑的很阴冷:“顾寻,把他扔进浅仓巷,如果他命大,能活,那就是他的本事,以后,我不会再追究。”

曹六整个身子都软了:“顾爷,求您饶了我吧,您饶了我吧。”

“如果你死了,放心,你也不会孤单的,”顾世连说的云淡风轻:“我会把你儿子一起送过去陪你。”

跪在旁边,正准备替她六哥求饶的靳云汐整个人都瘫在地上了。

原来,顾世连早就都知道了,顾修方不是他的亲生儿子。

靳云汐爬过去,抱着顾世连的腿,头发全都散了下来:“顾爷,我求求你,放过修方吧,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

顾世连甩开她:“顾寻,还不把人拖走。”

顾寻上前,把靳云汐拉了过去,又抓住企图逃跑的曹六。

顾世连提醒顾寻:“当心点,别把自己弄伤了。”

顾寻应:“是,顾爷。”

话说完,他就把人往门口拉。

“顾世连,你不能这么做,你会遭报应的,我要是死了,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曹六还在喊,靳云汐不吭声了。

顾世连当即收回了在顾修方名下的全部股份,将原本顾修方管理的地产板块的业务交给了大儿子顾修明,并将顾修方逐出了顾家。

至于靳云汐,则被顾萧留了下来,在顾家当一个佣人。

**

下午五点,顾萧坐在车里。

孟田来汇报:“三少,二姨太去见的那个男人叫曹六,就在刚刚,顾爷把他扔进浅仓巷了,把二少,”他想了想,改了口:“把顾修方的股份都收了回来,把他之前负责的地产板块交给了大少。”

顾萧被顾世连摆了一道,他胸中还积着怒意,对孟田汇报的事情并无兴趣。

这里提一下,浅仓巷是个什么地方呢?是顾世连的训狗场。

孟田试探性的问:“三少,我之前帮您管理的那些业务,您看,您什么时候回来自己打理?”

顾萧说:“孟田,去给我找个能泄火的地方。”

孟田说是,沉思着。

“嘀嘀——”车喇叭的声音。

后头突然蹿出一辆黑色轿车,不偏不倚,停在了他们的前面。

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带着无框眼镜,西装笔挺,干练十足。

他走到顾萧的车旁边,敲了敲玻璃。

顾萧把车窗摇了下来。

外面站的人语气阴阳怪气的:“哟,这不是三弟嘛,怎么今儿个,有时间到这来了呀?”

顾萧打开车门,下了车,孟田也跟着下来了。

顾修明挑着眉眼:“我听说,靳云汐和顾修方的事情,是你汇报给爸的啊?三弟深藏不露啊。”

顾萧看他一眼:“让开!”

“我偏不让,你能怎么样?”顾修明哼哼:“之前顾修方负责的业务现在是我在管了,很快,整个顾氏,都会是我的了。”

顾萧眼皮稍稍抬了一下:“我再说一次,让开!”

顾修明就想在顾萧头上动动土,让他不痛快:“我偏不!”

顾萧看向孟田:“刚刚说的地方不用找了。”

孟田点头,他懂了。

顾萧回头,直接推倒了顾修明,毫不留情的把拳头落在顾修明的脸上,下手很重。

顾萧动作太突然,顾修明还来不及防御,也没办法还手,只能被顾萧按在地上打。

他似乎听到了空气里自己骨头断掉的声音了。

等顾萧打顺气了,顾修明已经躺在地上动弹不得了。

他呼吸很重,说话断断续续:“顾萧,你、你故意伤害,我、我会报警抓你。”

“哼!”顾萧揉了揉自己红了的拳头,抛给他一个轻蔑的眼神:“什么时候顾家自己的家事,还需要警察来管了?”

他打开车门,站在门边:“顾修明,有本事你就报警,如果我进了局子,你最好有本事搞死我,否则——”

他转过身:“你之前做的那些肮脏事,我也能用合法的手段,把你搞死。”

说完,他上了车。

刚刚全程吃瓜的孟田也跟着上了车:“三少,去酒店吗?”

顾萧面无表情:“去机场。”

他拿着手机,打电话。

电话通了,他声音忽然就变得很温柔:“鲤鲤。”

认识了他八年的孟田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扭头过来看他,却被他冰冷的眼神给吓的又把头扭了回去。

好吧,他还是乖乖的开车吧。

顾萧问:“吃晚饭了吗?”

苏遇鲤说:“还没有,外卖还没送来。”

顾萧:“我打电话问一下。”

“不用了,我还不饿,”苏遇鲤说,“顾萧,明天,你能回来吗?”

“嗯。”顾萧嗯了一声,他打算等会儿就搭最快的航班回去。

他刚刚的怒气,还没消完,他要见到他的鲤鲤,要让她的鲤鲤哄哄他,他才能顺气呢。

“鲤鲤,”他声音越来越软了:“我刚刚有点不高兴,你能不能哄哄我?”

孟田司机听闻这句话,又条件反射的看着后视镜,又对上了那双冰冷的眸子,他又灰溜溜的别过头。

苏遇鲤在那边笑,然后认真的哄他:“顾萧,你先把不高兴藏起来,等你回来,我正式给你正名好不好。”

顾萧心情舒展了一下下,他说:“好。”

“你要是气坏了,”苏遇鲤继续哄他:“以后你的美人计对我就不管用了。”

这句话,倒是哄到他了,他说:“以后,我只对你一个人用。”

苏遇鲤应:“嗯。”

“鲤鲤,”他叫她:“乖乖吃饭,等我回来。”

苏遇鲤还是:“嗯。”

孟田还在思考人生,这是他跟了八年的三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