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097:洛淮车祸,洛宏恺的故事

苏遇鲤正式进组拍摄的时间还没定,上午也没什么事,于未然就送她回了家。

上午十一点,苏遇鲤接到了于未然的电话。

“鲤鲤,洛导出车祸了。”

苏遇鲤神色收紧:“他现在人怎么样了?”

于未然说:“人现在在医院,没有生命危险了,就是得在医院休息一段时间了。”

听到他没有生命危险,苏遇鲤也就放下心来了:“未然,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未然把自己知道的悉数告诉了她:“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就听说,好像是车子忽然失控,撞上了道路旁边的一棵大榕树。”

苏遇鲤问:“他在哪个医院?”

“在檀城医院。”

半个小时后,苏遇鲤去到了檀城医院,在医院门口买了一个果篮,往洛淮的病房走去。

“叩叩——”她在门口敲门。

里面的人看向门口,洛淮穿着病号服,靠在床上,床边坐着一个中年男人,是洛宏恺大师。

苏遇鲤提着果篮进去,看向床上躺着的人:“洛导,您没事吧?”

说完,她扭头看向洛宏恺轻轻点头:“洛大师。”

洛淮咳了两声嗽,说没事。

洛宏恺认出了苏遇鲤,他笑了笑:“本来约的今晚见面,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就见面了。”

苏遇鲤把东西放下:“洛导没什么大碍吧?”

床上的洛导能吃能喝,还能兴致盎然的玩手机,洛宏恺说:“你看他,像有事情的样子?”

苏遇鲤看着洛淮:“洛导受伤了就好好养病吧,别太操劳了。”

他哪里有一点像受伤的样子?

哦,除了那条打了石膏的腿。

她站在一旁:“我听说,洛导是因为车子忽然失控撞上了路边的榕树。警方有没有查出来,车子为什么会忽然失控?”

洛淮靠在床边吃她带过来的水果:“说是我的车长年失修,刹车片坏了。”

苏遇鲤纳闷:“长年失修?”

堂堂一个大导演,他的车并不是普通的车,一定是会定期送去保养的,如果刹车有问题,不可能发现不了。

洛淮看着她:“你也不信吧?”

苏遇鲤点头,问:“会不会是被人动了手脚?”

洛淮兴致缺缺的:“在电影圈子里,我也没得罪过谁吧,谁这么狠,想搞死我啊?”

苏遇鲤嗤笑:“洛导,我觉得,在电影圈子里,您得罪的人应该还挺多的。”

虽然他没有主动惹人,但他的电影,总是能占据票房榜首,是以,圈子里的同行自然当他是眼中钉,肉中刺。

“查案的事情,让警方去做吧。”洛淮不以为然,问他感兴趣的事情:“鲤鲤,你是怎么认识我父亲的?”

苏遇鲤说:“洛大师送了我一幅画,人人都说,凭借洛大师的名气,一幅画可以卖到八位数,但洛大师执意不肯收我的钱。我很过意不去,一直记着这个事呢。”

洛宏恺背过身,对着窗户,把手背在身后,若有所思:“如果让我再选一次,我情愿只是个没有名气的穷酸画家。”

他的话里透着浓重的哀愁。

床上的洛淮也没再发出声响了。

苏遇鲤从洛淮的剧本里知道了,在很多年前,洛宏恺还只是一位没有名气的画家,他每天靠着在街边给人画素描维持生计。

很多人都劝他放弃,让他找份正经的工作。

可是他很执着,依旧一如既往的坚持着他的理想。

直到那一天,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走进了他的生活。

她站在她面前,面露微笑,对他说:“请帮我画一幅画。”

他抬头,看清了她的脸,他们就这么相识了。

她衣冠齐楚,气质不凡,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他觉得他们并非一个世界的人,是以,一直刻意与她保持着距离。

但这位出身高门的小姐,爱上了才情并济的洛宏恺。

后来,他终于对她敞开了心扉,冲破内心的阻隔,他们相爱了。

她一直默默支持他的事业,在她力所能及的范围里替他奔波,希望他能在他喜欢的领域有一番天地。

他不知道她的家世,她在他面前从未提及,也从未透露过她的真实姓名,只告诉他,她叫玉桐。

他只知道的是,因为她跟一个穷画家私定终身,被家里的长辈撵出了家门。

他就下定决心,往后,一定要对她好,一定要依靠自己的力量让她过上她想要的生活。

可他不知道的是,只要能在他身边,就是她想要的生活。

后来,他们没有结婚,但她为他生下了两个孩子,哥哥叫洛淮,还有一个女儿,叫洛盼兮。

她依旧每天都在替他打点牵线,她帮他约了一位职业经理人。

那天,他去了杜仲公馆,见到了那位经理人,经理人告诉他国内的大环境还不成熟,想带他去国外发展,最短也要待够三个月。

在她的支持下,他决定出国。

他走的那天,她带着一家三口去机场送她。

那时,他的儿子四岁半,女儿才一岁半。

三个月后,他满怀期盼,要准备回国了。

他原以为,来接他的,会是他朝思暮念的妻儿,却不想,接到的,却是妻子和女儿的死讯。

是很严重的车祸,玉桐当场死亡,她怀里紧紧抱着的女孩被送去医院抢救时,也因抢救无效死亡。

洛宏恺当场崩溃。

自那以后,洛宏恺没再续弦,钱包里就一直放着玉桐和女儿的照片。

夜深人静时,看着她们的照片,他才能安心入睡。

玉桐不顾一切跟了他,被家人逐出家门。

他曾承诺她,一定会让她拥有幸福的余生。

可他,终究食言了。

苏遇鲤也明白了,为什么她之前捡到他的钱包时,他会如此激动。

并不是失而复得的喜悦,而是聊以慰藉的寄托。

苏遇鲤虽然没经历过那样的跌宕起伏,但却很能理解洛宏恺的哀思。

她不再打扰他们,打了个招呼,独自出了病房。

在病房外头,她看到了个熟人。

确切的说,是两个熟人。

厉潭沉和方悦桃。

哦,她想起了昨天的新闻,联系此刻看到的情形,她顿时就明白了,那位方医生,就是厉尊行在发布会上宣布的,方家的小姐,也是要与厉潭沉订婚的人。

见他们在攀谈,她也不方便过去打招呼,就识趣的绕开了他们,出了医院大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