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096:守株待兔(2更)

厉潭沉坐在沙发上,刚刚看完一场戏,办公室的门虚掩着,他闭着眼睛,兀自转动着食指上的戒指。

苏遇鲤走过去,敲了敲他办公室的门:“厉少。”

他说:“进来吧。”

苏遇鲤推门而入,顺手把门给带上:“厉少,有点事情想麻烦你。”

厉潭沉语气很懒:“怎么不叫‘阿沉’了?”

苏遇鲤迟疑片刻,喊了一声:“阿沉。”

厉潭沉抬头:“什么事?”

苏遇鲤说:“可以给我洛导的联系方式吗?刚刚我忘记问了。”

厉潭沉嗯了一声,拿出手机:“微信发给你了。”

苏遇鲤拿着手机看了一眼,点头道了谢,便出了门。

出来后,她给洛淮打去了电话。

电话通了:“你好,哪位?”

苏遇鲤温声细语:“你好,洛导,我是苏遇鲤。”

上次拍戏,他让一个姑娘在这么冷的天里一直跳水,忽然也有点歉意,他很客气:“嗯,鲤鲤,是关于电影还有什么问题吗?”

“不是,”苏遇鲤解释:“洛导方便出来聊一下吗?是跟洛宏恺大师有关的事情。”

电话那头,洛淮纳闷了,回了句:“好。”

洛淮才走没多久,还没走远,他们就约在厉氏楼下不远处的咖啡厅。

苏遇鲤跟于未然说她有事,先行离开了。

她到地方时,见洛淮已经坐在那里等了,她走过去:“洛导,很抱歉打扰您了。”

“没关系,请坐。”洛淮点头,问:“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苏遇鲤笑:“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之前在宜城,与洛大师有过一面之缘,他送了我一幅画,还给我留了一个联系方式,说有机会让我请他吃个饭。但后来,我不小心把他的联系方式给弄丢了,您能帮我联系一下他吗?”

洛淮这才松了口气,他刚刚还以为,他父亲在外面欠下了什么桃花债呢。

“抱歉,我先跟我父亲确认一下。”

苏遇鲤点点头,“您就告诉他我的全名就行。”

“好。”洛淮起身,“我先失陪一下。”

苏遇鲤颔首。

五分钟后,洛淮回了座位。

他说:“鲤鲤,没想到你和我父亲还有这层渊源,他一听你的名字就记起来了,他现在正好在檀城,晚上有空的话,一起吃个饭?”

苏遇鲤点头说好。

**

宜城,顾萧下了飞机,往出口走,孟田在很远的地方就看见他了。

“三少。”

顾萧点头,跟着孟田上了车。

他问:“情况怎么样?”

孟田据实以告:“暂时还没什么动静。”

“嗯。”

一个小时后,孟田和顾萧来了一间废旧的仓库,里面堆满了杂物,有很多生了锈的铁器。

顾萧找了个隐蔽的角落,躲在了里面,等在这里守株待兔。

他上次离开宜城那天,交代孟田,让他放出消息,说顾世连留了份遗嘱,但具体放在什么地方,不得而知。

大家都明里暗里的在找遗嘱。

而就在昨晚,他让孟田又放出消息,说遗嘱可能藏匿在这间破旧的仓库里。

而这个消息,他只放给了顾世连的二姨太靳云汐。

没想到,靳云汐果然就按捺不住了。

他们躲在仓库的铁桶后面,盯着仓库那头的大门。

十几分钟后,就有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仓库。

是一男一女,男的面生,他们没见过。

这女的,那就熟了,正是靳云汐。

虽然已经快半百的年纪了,可她那一脸的浓妆艳抹,显得娇俏,倒是叫人看不出年纪。

她叫了前面的男人:“六哥,你说,顾世连真的会把遗嘱藏在这里吗?”

那位六哥说:“顾世连这只老狐狸,谁知道他的心思呢?反正咱们来都来了,就只能去找啊。”

靳云汐步子迈的很小,有点战战兢兢的:“六哥,要不,咱们还是别找了吧,搞不好,这是顾世连设下的圈套。”

六哥不屑道:“哼!女人还真是成不了大事,叫你把那包药粉都放进去,你偏不听,让顾世连那只老狐狸捡回了一条命。”

靳云汐捏着鼻子:“六哥,这些年,顾世连对我还是不错的,我真的下不了手啊。”

六哥的算盘打的可好了:“那你就让开,等我找到那只老狐狸的遗嘱,再模仿他的笔迹伪造一封,然后你再去给他下一次毒,那顾家的一切,就都是我们的了。”

靳云汐就没拦着了,任由六哥在仓库里翻来覆去的。

“妈的,到底藏哪了?”

“这个老狐狸,抢了老子的女人,你就要拿这条命来赔给老子。”

靳云汐也在一旁翻:“六哥,没有啊。”

六哥被怨愤迷了眼:“继续找。”

两人把仓库找了一圈,什么也没找到,坐在旁边歇了一会儿。

六哥气势汹汹:“这个老狐狸,到底把遗嘱藏哪了?”

“六哥,我们是不是中了别人的圈套了。”靳云汐似乎恍然顿悟了:“会不会是容款那个贱人,故意放的这个假消息给我?”

她想了想,越想越害怕,总觉得这个消息得的太容易了:“六哥,咱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

六哥朝地上吐了口口水:“妈的,我告诉你,你回去给我好好伺候那只老狐狸,等他咽气的时候,顾家偌大的家业,就是我的了,哈哈哈哈。”

“六哥,”靳云汐拉了拉他的袖子,是期待的眼神:“我们不要顾家的财产了好不好?这些年,顾世连也给了我不少钱,我都存着呢,那些钱,够我们花很久很久了,六哥,我们带着修方一起走吧。”

六哥一把甩开了她:“目光短浅!你就是顾世连的一个情妇,他能给你多少钱?都不及顾家产业的冰山一角。”

靳云汐觉得,人果然都是善变的,金钱,能抹杀人性。

曾经,六哥待她真心实意,她想要星星,她的六哥都会摘下来给她。

可如今她眼前的六哥,却叫她觉得,越来越陌生了。

她很害怕:“六哥,我们赶紧走吧,这里没有遗嘱。”

六哥又找了十几分钟,还是一无所获,这才被靳云汐拉着,磕磕绊绊的离开了仓库。

还站在油桶后面的顾萧,他低着头,按下了手机上的停止按键,整个录音被存了下来。

他回头看向孟田:“那个男人,你认识吗?”

孟田摇头说:“没见过。”

顾萧说:“那你去查查他,顺便——”

他勾唇:“去给顾修方和老爷子做一份亲子鉴定。”

孟田领了命令:“是,三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