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095:鲤鲤火力全开,霸气了一回

到了厉氏娱乐后,苏遇鲤见到了坐在会客厅的导演洛淮,他旁边还坐了个人——厉潭沉。

苏遇鲤敲门进去:“洛导,厉少,早上好。”

厉潭沉坐在一旁,兴致缺缺的嗯了一声。

洛淮起身,伸出右手:“你好,苏遇鲤小姐。”

她笑了笑,“洛导叫我鲤鲤就行,远道而来,请坐吧。”

洛淮坐下,把一份文件放在她面前:“这是我新戏的剧本,你先看看,我想请你出演女主角。”

苏遇鲤很快的浏览了一下剧本的大纲,看了眼旁边的厉潭沉,问:“老板,我什么都可以说吗?”

厉潭沉抬了下眼皮,不紧不慢的:“嗯。”

苏遇鲤才把头转向洛淮:“洛导,我非常喜欢您的这个故事,如果能出演您这部戏的女主角,我非常荣幸。”

她换了口气,继续说:“但是,有两个问题,我也必须如实相告。”

洛淮抬手:“请直说。”

苏遇鲤如实说:“第一就是,我之前从没演过戏,首次担任女主角,我怕会给剧组带来一定的难度。”

洛淮笑:“你那天拍泳池落水那场戏,我其实十分满意。我觉得,是否适合一部戏,主要靠的是演员与角色的契合度,你的气质很适合我的女主角。演技方面,我们都可以慢慢磨合。”

听到洛导是肯定的态度,苏遇鲤就继续直言第二个问题。

“这第二就是,您的电影,会有吻戏,还有一些暴露的戏份,这一点,让我很为难。”

听她这么说,洛淮扭头看了眼厉潭沉,他不说话,在那闭目养神呢。

洛淮沉思了片刻,看向苏遇鲤:“吻戏方面,我们可以使用借位来拍摄,我也可以尽量删减一些戏份。暴露的戏份,也可以用替身。”

这话说完,苏遇鲤嫣然一笑:“那我这边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洛淮推了一把厉潭沉:“睡醒没?你的台柱子可都答应了哈,厉少爷没问题吧?”

厉潭沉睁眼,瞥了他一眼:“昨天不是还咬死说不改剧本吗?怎么才过了一个晚上,信誉就被狗吃了?”

洛淮不说话,只是笑。

厉潭沉继续揶揄他:“还有啊,你洛大导演的电影,什么时候用过替身了?”

洛淮咧着唇角笑:“一切能让电影更精彩的举措,我都是会采纳的。”

于是,几个人就如此愉快的把片约给谈下来了。

送走洛淮后,于未然把苏遇鲤拉到一处没人的地方,眉间有疑云:“鲤鲤,我听说洛导这个戏是部文艺片,还真是没想到,你会喜欢这样的电影。”

苏遇鲤轻声细语回答:“是什么类型的片子我没太关心,是这个故事打动了我。”

于未然搭腔:“啥故事?”她刚刚压根没认真看剧本。

苏遇鲤说:“是以艺术家洛宏恺大师为原型的一个真实的故事。”

“哦,”于未然顿悟了:“我倒是听圈子里的人说,这个洛淮啊,虽然对工作很严苛,但他很孝顺他的父亲,这次还以他父亲为原型拍电影——”

“未然,”苏遇鲤打断她:“你说洛导是洛宏恺大师的儿子?”

于未然点头:“是啊,你不知道吗?他们都姓洛啊,那么明显的特征。”

苏遇鲤:“……”

她想了一下,说:“未然,你是于谦的后人吗?”

于未然挤着眼睛:“啊?”

身后有几个女人从她们身边经过,于未然记忆力还不错,记得她们,就是上次在背后嚼过舌根的人。

“听说那个苏遇鲤接了洛导的戏。”

“是啊,刚刚我也听说了,听说洛导为了她都愿意改剧本了,他俩,肯定不简单。”

“说实话,我真觉得苏遇鲤本事还挺大的,刚跟厉少传了绯闻,现在又钓上洛导了。”

“你们说,她和洛导睡过没啊?”

“废话,肯定的啊,不然,人家洛导怎么会亲自来咱们这谈剧本?”

……

于未然就听不下去了,暴脾气说来就来,朝那群人喊:“喂,你们说什么呢?”抡起袖子就要往那边去。

“未然,”苏遇鲤扯住她:“别跟她们计较了,由她们说吧。”

不是她胆小怕事,是真的觉得,就很无所谓啊。

“鲤鲤,我跟你说,我们要是继续这样放任她们,她们以后会在我们头上拉屎的。”

真的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未然得让那群十八线知道知道她的厉害。

站在前面的四个人就回了头,慢悠悠的走过来。

“敢做,还怕人说啊?”

说话的人是赵琳琳,于未然认得她。

“你哪只狗眼看到鲤鲤跟人睡了?我看,是你想跟人家睡吧?”于未然摇摇头,口气惋惜:“啧啧,可惜,人家看不上你。”

“于未然,你少多管闲事!”赵琳琳继续说:“就算我没亲眼看到,也知道苏遇鲤就是个不检点的人。”

于未然冷哼:“我们鲤鲤怎么就不检点了?”

赵琳琳也冷笑了一声:“上次在片场,我亲眼看见苏遇鲤从一辆白色玛莎拉蒂上下来,开车的,是个老头子。”

于未然在记忆里搜索了一下:开白色玛莎拉蒂的老头?

片刻后,她大笑不止。

开白色玛莎拉蒂的老头,说的是顾萧?

赵琳琳是白内障还是青光眼吗?

她忍着笑:“我跟你们说——”

“未然,”苏遇鲤把于未然扯到身后,整个人上前,站在赵琳琳面前,脸上的表情不再是刚才的漠不关心和若无其事。

取而代之的,是一副不可置喙的神情,浑身透着极强的气场。

“我只说一遍,我跟厉少,只是老板和员工的关系,我跟洛导,也只是导演和演员之间的关系。”

她毫无血色的表情落在赵琳琳的脸上:“那天开着白色玛莎拉蒂送我去片场的,不是什么老头,他是我男朋友,请注意你的措辞!”

“还有——”她顿了顿,眼皮一抬:“檀城首富苏晖阳,是我的父亲。”

“所以,你们觉得,我进娱乐圈,还需要去巴结谁?”

顾萧不喜欢她身上总是有绯闻,她答应了他,以后会注意。

她话说完,给了她们一个嫌脏的眼神,轻描淡写的喊了声:“未然,我们走吧。”

于未然反应过来,“哦”了一声,就跟过去了。

现场只留下赵琳琳一行人,都愣在原地,没再发出声音了。

她们还以为,苏遇鲤脾气好,性子软,是个很好掐的软柿子呢,没想到,这一认真起来,火力竟然这么猛。

原来,苏遇鲤并不是天生温软,而是过去的这些年,还没碰到那朵能让她全身带刺的玫瑰。

而那位顾萧,就是那朵玫瑰。

谁都碰不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