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094:顾萧又出差了(2更)

苏遇鲤就事论事,不评价人,只评他的专业度:“洛导很专业。”

于未然说:“明天早上你在家里等我吧,我去接你。”

苏遇鲤说:“好。”

电话挂了以后,苏遇鲤打开卧室门,走到客厅。

客厅里已经不见人了,卫生间的灯亮了,顾萧在洗澡。

她站在卫生间门口,“哗哗”的水流声穿入她耳畔,水声像羽毛,在挠痒痒。

她伸手,盖住了眼睛,饶了她吧。

她穿过客厅,走到门口,开门出去,去了她自己的家里。

她给顾萧发了信息,告诉他她喂狗去了。

“招财。”

招财朝她扑了过来,在她身边窜来窜去的。

她去给招财倒了狗粮,就蹲在一旁,看着它吃,它摇着尾巴,尾巴的毛在空气中扫来扫去的。

她对招财说:“招财,顾萧好像不太喜欢你,你可能要自己先待一段时间哦。”

招财停下吃东西的动作,像是在抗议:“嗷呜~”

她摸了摸它的头:“招财,你要乖一点,我每天都会来看你的。”

招财继续抗议:“嗷呜~”

她在跟狗子动之以情呢:“招财,听话,乖乖听话。”

招财知道它的抗议在妈妈这里好像也改变不了什么了,就乖乖的埋着头继续吃狗粮了。

**

等苏遇鲤喂好招财,就开了顾萧家的门。

客厅的灯还亮着,卫生间的灯已经关了。

她走进卧室,顾萧正坐在飘窗上,穿着灰色的家居服,头发已经吹干了。

“鲤鲤。”顾萧走过来,问她:“冷吗?”

苏遇鲤摇了摇头说不冷。

他又握着她的手,她的手很冰,他问:“要睡了吗?”

苏遇鲤看了看时间,说:“还早。”

顾萧牵着她走向床边:“鲤鲤,你的手很冷,到床上去盖着被子吧。”

她跟着他,小心翼翼的上了床,他给她盖上被子。

她问:“顾萧,你今晚睡哪?”

顾萧用一只手撑在床上,在她耳边轻声说:“我睡你旁边。”

苏遇鲤忽然就害羞了,她把头别过去,不看他了。

顾萧轻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鲤鲤,你不是第一次睡我的床了。”

哦,是,她之前的确是夜潜过来在他床上睡了一夜。

他摸了摸柔软的被子和床单:“床单和被单都是你买的。”

苏遇鲤觉得好尴尬,扯了被子把自己的头盖住:“我睡觉了。”

顾萧直起身子,去把飘窗的窗帘拉上,把灯关了,走到床的另一边,脱了鞋,也上了床。

他搂着她,将她的身子翻了过来,在她额头又轻轻一吻,就这样,搂着她睡下了。

夜里,顾萧的手机震动了,他睡眠很浅,手机震动,他就醒了。

他拿了手机,出了卧室,把门带上,到客厅去接电话。

现在已经凌晨四点多了,他问:“什么事?”

孟田说:“三少,上次我按你说的做,果然有人按捺不住了。”

他言简意赅:“是谁?”

孟田回答:“这些天我的人一直盯着他们,刚刚看到,二姨太今天夜里去见了一个男人,他们聊了十来分钟,然后二姨太就一个人慌慌张张的回了顾家。”

“我担心,二姨太可能明天会有什么动作,不知道过了今晚,又会生出什么变故,就给您打电话了。”

顾萧沉思了半分钟:“你继续盯着,天亮以后,我搭最早的航班回宜城。”

“好的。”

他轻手轻脚回了卧室,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的人。

她睡觉的时候特别乖,在床上也不会乱动,呼吸也很轻。

他伸手,替鲤鲤将被子掖好,就这么坐在床边,就这么看着她,等着天亮。

鲤鲤,我要离开几天,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翌日,依旧是个晴天,冬天不是雨季,空气很干燥。

大概七点,苏遇鲤醒来时,床边的人已经不见了。

她起身,走到客厅,看到餐桌上,放着早餐。

找了一圈,没见到顾萧,她又回卧室去拿手机了。

有顾萧的信息。

【鲤鲤,我有事情,要去一趟宜城,去几天还不确定。】

【我联系过了,每天会有人按时送一日三餐过来。】

【送餐的人会穿橙色衣服,戴着蓝色帽子,胸前会别着铭牌,照片也发给你了,要认准人。】

【图片】

【自己在家要特别注意,不要给陌生人开门。】

看完信息,苏遇鲤感叹,顾萧像风,不知不觉,一觉醒来,人就不见了。

他的留言,还把她当小孩呢。

她给他回信息:【嗯,别担心我,你路上注意安全。】

她洗漱完,就开始吃着早餐了。

隐隐约约,听到了敲门声,她起身去门口,直接就把门推开了。

看来呀,刚刚微信上的嘱咐都喂给招财了。

“未然?”

她探出头,喊了一声。

于未然从旁边的蹭了过来,难怪敲了那么久的门都没人开,她懂了:“鲤鲤,你跟你的顾律师同居啦?”

苏遇鲤点头:“未然,进来坐吧。”

于未然跟着她进了顾萧家。

苏遇鲤去厨房多拿了一副碗筷:“坐吧,一起吃早餐。”

于未然打量着她:“你一个人?你家顾律师呢?”

苏遇鲤说:“他去宜城出差了。”

听到说顾萧不在家,于未然才无拘无束的坐在餐椅上,看着桌上那丰盛的食物,投射过来一阵酸腐的目光:“你家顾律师给你做的?”

苏遇鲤说是,问:“你怎么知道?”

于未然哪能不了解苏遇鲤:“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见你做过饭?”

说完,她抓起筷子就夹了个煎饺吃了起来。

“公司给配了车,以后咱们不用自己开车了。”

苏遇鲤也吃着早餐,是很幸福很满足的样子:“嗯。”

吃完早餐,苏遇鲤去喂了招财,就跟着于未然一同下了楼,上了车。

“鲤鲤姐,这个给你。”

李新新从后面递过来一瓶纯牛奶。

苏遇鲤接了,说:“谢谢。”

李新新笑得很甜:“不客气。”

“新新,”苏遇鲤叫她:“听未然说,你面试的时候,说你认识江导啊?”

李新新顿时就怂了:“我当时是为了通过面试,随口编的。”

旁边的于未然一脸阴冷的表情看着她:“编的挺好的,以后别编了。”

李新新点点头,说:“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