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091:方悦桃追夫

下午六点半,方悦桃拿了东西下班,刚出办公室,就接了个陌生号码的电话。

“方小姐,出来谈谈吧。”

是厉潭沉的声音。

方悦桃听出来了:“好,在哪里见面?”

“阑珊居,818包厢。”

方悦桃不疾不徐,声色清丽:“好,我现在过去。”

她出了医院,在门口拦了辆出租车,上了车。

“师傅,麻烦去阑珊居。”

司机师傅从驾驶室把头扭过来,微微皱了眉梢,神色有几分疑云:“姑娘,你要去阑珊居?”

方悦桃点头:“是的,师傅。”

司机师傅看她穿着正正经经的,还是有点不放心,善意的提醒了一句:“姑娘,你知道阑珊居是什么地方吗?”

方悦桃没回答,看着司机师傅,微笑着说了句:“师傅,开车吧。”

司机师傅就把头扭回去开了车:“好。”

那这位司机师傅就懂了。

冬季,天黑的早,方悦桃坐在后座,望着窗外,不一会儿,天色就全暗了下来。

道路两边的路灯亮了,是暖黄色的光,洒了下来。

阑珊居是什么地方?檀城无人不晓。

——全檀城渣男聚集的地方。

寓意是:来这里,让所有意兴阑珊的人都兴致盎然。

下车后,方悦桃抬头,看了眼“阑珊居”的招牌,在蓝色LED的点缀下,是若有似无的迷蒙。

她抬脚,往里走。

门口的迎宾是个年轻的男孩,见方悦桃过来,他上前拦下了她,言语十分礼貌。

“抱歉,这位小姐,我们这里只接待男客人。”

自阑珊居开业以来,平时就从不接待独自前来的女客人。

只接待由男客人带着一起来的女客人。

方悦桃面不改色,看着这位迎宾的男孩子:“我是来找人的。”

男孩子在这工作也有一段时间了,他见过不少女士找过来,她们也说是来找人的。

但其实,是来抓奸的。

接着,就是一场鸡飞狗跳。

迎宾的男孩子口齿清晰:“抱歉,如果您朋友在里面,麻烦您给您朋友打个电话,让他出来一趟吧。”

方悦桃站在门口,给刚刚那通号码拨了过去。

“厉先生,我到门口了,我进不去。”

厉潭沉在电话里的声音很懒:“嗯。”之后就挂了电话。

一分钟后,厉潭沉从里面出来了。

他看了眼门口迎宾的男孩子,说:“她是我朋友,让她进来吧。”

迎宾的男孩子不知道该不该答应,唯唯诺诺的:“好、好的。”

厉潭沉又把手插进口袋里,转身朝里走。

方悦桃扶了扶肩上的包,跟着进去了。

厉潭沉推开818包厢的门,里面灯红酒绿,男男女女,十几个人,穿着暴露,搂搂抱抱的。

桌上的酒瓶摆得很乱,横七竖八的,一股浓重的酒气扑鼻而来。

里面的人往外看,十几双目光都落在方悦桃身上。

频闪灯晃的她眼睛有点疼,她下意识的,用手遮了眼。

“方小姐不习惯这里吧,”厉潭沉没有表情的笑了一声:“这可是我每天都离不开的地方。”

方悦桃把手放下来,不以为然:“厉先生误会了,停尸房我都睡过,这里算不得什么。”

厉潭沉没说话,走进去在主位上坐下,拿起面前的一瓶酒,往空杯里倒满。

方悦桃没有跟进去,她喊他:“厉先生。”

厉潭沉自顾自喝了一杯酒,抬头:“方小姐有话请直说。”

“你说要跟我谈谈。”方悦桃不兜圈子:“是在这里谈吗?”

“哦,我都忘了,”厉潭沉起身,走到包厢中央,对着包厢里的一众人:“大家停一下。”

包厢里的人就安静了,纷纷看向厉潭沉。

“今天的新闻大家都看了吧?不是都很好奇我的那位未婚妻长什么样子吗?”他转身,目光掠了一眼门口的人:“门口这位,就是方小姐。”

包厢里的十几双眼睛就都盯着这位方小姐看。

方悦桃站在原地,不言不语,只是安静的看着厉潭沉。

她目光很烫,粘在厉潭沉身上,一动不动。

厉潭沉的那些狐朋狗友们就招呼她进来一起玩。

厉潭沉牵起他旁边的一个姑娘,再对那姑娘旁边的男人咧嘴笑着:“你的女伴,借我用一下。”

那男人大方的很:“厉少随便用。”

厉潭沉就搂着那姑娘的腰,将她拉过来,贴在自己的身上,然后,低头,吻住了姑娘的唇。

方悦桃仍旧站在门口,看着里面的这场肆无忌惮的撩拨。

他的唇离开了面前女人的唇,放在她腰上的手也松了,被松开的女人还在急促的喘息。

厉潭沉朝门口走了几步,对着门口那个人,耳边小声说:“怎么样?方小姐对我可还满意?”

不是跟她父亲说,对他很满意吗?

方悦桃松开了刚刚微微收紧的拳头,面上差点藏不住的紧绷神色也舒缓了下来了。

她笑:“就刚刚那样,还不够满意,厉少还有更刺激的玩法吗?”

此言一出,包厢里的人都毫不意外的投射过来惊诧的目光。

厉潭沉忽然觉得有点热,扯了扯衣服,把身上穿的马甲纽扣解了几颗,喊了声:“没开空调吗?”

他的一位狐朋狗友就跑过去,替他把空调的温度调低了一些。

“厉少,温度调到16度了。”

众人:“……”

傻逼吧,大冬天的,调16度。

方悦桃也把大衣外套给脱了,把盘着黑发的卡子取了下来,一头卷发就撒了下来,铺在她瘦弱的肩胛骨上。

她走进包厢,找了个空位坐了下去。

她里面穿的是一件白色针织衫,是修身款,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在五光十色的频闪灯下分外惹人。

比包厢里的任何一个女伴都要性感妩媚。

她拿着刚刚厉潭沉用过的杯子,给自己倒了杯酒喝了,“厉少,不如,我陪你玩?”

厉潭沉看了她几秒,勾着唇,走过去:“好啊,方小姐喜欢玩什么?”

方悦桃看着他,依旧面不改色:“厉少你定。”

他侧身,指了指包厢墙上挂着的东西,形形色色的道具。

然后,从墙上取下一套布料特别少的护士服。

他把衣服递到方悦桃面前,吊儿郎当的语气:“方小姐是个医生,平时在医院,穿的都是白大褂,肯定没穿过护士服吧,不如,方医生把这个换上?”

方悦桃看了眼他手里的衣服,迟疑了两秒后,就伸手去接他手里的衣服:“好。”

然后起身,往包厢里的洗手间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