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009:家里的狗又在闹了

电话是鹿邑的灭绝师太打来的,好不容易逮着机会跟檀城的高岭之花顾大律师一起吃饭,这半路人跑了,她可不答应。

袁梦宜声音娇嗔:“顾律师,今晚的饭局,我们这些个食肉动物,可是为了你,点了一桌子的青菜,你这都不来,可有点说不过去啦。”

顾萧言简意赅:“张平替我去了。”

“他哪能跟你比,咱们鹿邑和一顾一盼合作,那不都得仰仗着您——”袁梦宜的声音越来越飘了。

“袁律师。”顾萧打断她,“张平是我的人,你还没资格对他评头论足。”

这话,他语气已经重了几分,电话那头的袁梦宜估计也没想到,她随口开的玩笑会惹怒顾萧,半天没接一句话。

顾萧挂了电话。

他就是这样的顾萧,性格古怪,脾气很差,喜怒不定,不近人情,哦,还护犊,非常护犊。

也就是苏遇鲤,才会被他纯良的外表所蒙蔽,还以为他是个翩翩公子,温润如玉。

他回了包厢,礼貌解释:“抱歉,家里的狗又在闹了。”

“没关系,那你要不要先回去照顾狗狗?”苏遇鲤关切道,虽然心里有一百个不舍。

顾萧坐下,把手机放在桌上,“不用,已经解决了。”

“哦,顾律师养的是什么品种的狗?”苏遇鲤非常相信他的话。

顾萧想了想,脱口而出,“哈士奇。”他觉得,张平和二哈的确很有相似性。

苏遇鲤似乎有点兴趣,笑着说,“二哈那蠢萌蠢萌的样子,很可爱。”

“嗯。”顾萧应的相当随意。

这里得要求张平心理阴影的面积了。

这顿饭吧,吃的相当坎坷,服务员先后来了几趟,说这个菜没有了,那个菜也没有了。

最后,招牌菜一道也没上。

顾萧全程没有露出什么不悦的表情,但苏遇鲤却很不好意思,明明请人来吃饭,却没吃上餐厅的招牌菜,她怯生生的道歉:“顾律师,不好意思,这顿饭没让你吃的满意。”

顾萧放下筷子,用纸巾擦了擦嘴,“嗯,那下次换一家吧。”

苏遇鲤藏着心里的窃喜,握着筷子发愣,没吃满意也挺好的,她有了下次见面的理由。

她点点头,说好。

顾萧在餐厅外面等,苏遇鲤在前台买单,她听到隔壁的客人在点餐。

“甜酒醉鱼还有吗?”

接待的服务员笑吟吟的,“这是我们的招牌菜,有的有的。”

“好,那来一份。”

“好咧。”

“葱爆肚丝要一份。”

“好。”

……

苏遇鲤听到这里,皱了眉,他们刚刚也点了甜酒醉鱼和葱爆肚丝,都告诉他们没有了。可是这里的客人点了就有,是怎么回事?

“小姐,单已经买好了,您的卡。”前台的姑娘把银行卡递给她,她收下卡,问:“不好意思,请问一下,甜酒醉鱼和葱爆肚丝没估清吗?”

前台姑娘看了看她的电脑系统,笑着说:“没有啊,这两道菜一直都有的。”

“好的,谢谢。”苏遇鲤道了谢,攥着卡就往外走。

她摇了摇头,对这家餐厅的评价是:管理混乱。

虽然她也没说什么,但估计以后也不会再来这家店了。

关于那他们点的招牌菜为什么没了的问题,咱们又得说回一个小时前了。

一小时前,顾萧在包厢门口,挂了袁梦宜的电话,正巧服务员在上菜,从他身边走过。

他叫住那位上菜的服务员,侧身,挡住走廊的监控,递给她一张卡,声音清冷:“卡里有二十万,我们刚刚点的招牌菜都别上了。”

服务员惊呆,但却对这二十万的嗟来之食爱不释手。

这位服务员姑娘是个明白人,从门口瞟了一眼里面的人,很快就什么都明白了。

“好,马上去办。”

她腾出一只手接过银行卡,捧着手里的菜,一溜烟儿就没影了。

再之后,她就多次进了包厢,说这个菜没有了,那个也没有了。

……

买完单,苏遇鲤出了餐厅门口,顾萧正沐着月色,身子倚着车门,站着等她,柔软的月光照在他身上,有七分温柔,三分慵懒。

“顾律师。”她走向他,“等久了吧。”

他这一次倒是很诚实,“没有,才五分钟。”他拉开车门,“今天谢谢苏小姐的款待。”

苏遇鲤低头,轻声笑,“顾律师客气了,款待也谈不上。”

顾萧示意她上车,“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苏遇鲤抿唇,摇了摇头,“谢谢顾律师,不用送了,我就住这附近,走路二十分钟就到了。”想起上午跟他说自己住在凤栖湾,怕他误会,连忙补上:“是我单位给安排的公寓,就在这附近,凤栖湾是我父母住的地方,我没跟他们住一起。”

她一口气说了好一大段,就怕他觉得她的话前后矛盾,会误会她是个骗子。

但是呀,顾萧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嗯。”侧头,看向她:“上车吧,我也住附近,可以顺路送你。”

这次,顾萧说的是实话,他的确住这附近。

苏遇鲤先是惊讶,而后眉眼又藏着浅浅的得意,弯腰上了车。

她也没忸怩,直接报了家门:“我就住前面的东方御典花园,麻烦顾律师了。”

要是于未然知道,肯定得要好好的教育她一番了,女孩子家家的,没一点安全意识,才认识人家一天,就给人家自报家门。

但是,因为对象是他,所以,她一点都不介意。

“嗯。”顾萧应了。

苏遇鲤想起什么,问他:“顾律师上午去凤栖湾是去见朋友?”

顾萧点头,回答:“去接我的狗。”

苏遇鲤就开始好奇了,似乎,还有些吃醋了,“顾律师好像很疼你家的狗狗,对了,你的狗狗叫什么名字呀?”

顾萧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唇角,动作一气呵成,致命的温柔。

苏遇鲤看呆了,小心藏着情绪。

他声音低沉:“叫平仔。”

“哦。”苏遇鲤觉得这个名字很奇怪,但也没多问。

平仔?寓意是什么?

在苏遇鲤的意识里,又多了一道难题。

走路二十分钟的距离,顾萧只开了五分钟的车就到了。

苏遇鲤下车后,顾萧低头,放在旁边的手机屏幕一直亮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