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089:你们想要的糖

洛淮面上换上了正经的神色:“说正经的,我新戏的女主角,我要苏遇鲤,给句痛快话,给不给?”

厉潭沉从沙发上坐直,抓了一把头发:“你也看新闻了,她现在负面新闻那么严重,你还敢指明要她?不怕票房扑街?”

洛淮笑:“你怕是对我有什么误解吧?我的电影,票房会扑?”

厉潭沉也正经的问:“电影什么题材的?有吻戏吗?有肢体接触吗?有暴露的戏份吗?”

洛淮打趣:“你还关心有没有吻戏?”

厉潭沉板着脸:“不说就算了,我家的台柱子通告很多,恐怕没时间上你的戏。”

“得,你是大爷,”洛淮泄气了:“我拍的是文艺片,不止有吻戏,有肢体接触,还有床戏。”

厉潭沉当机拒绝:“不接。”

洛淮侧头去看他:“为什么?苏遇鲤要求的?”

厉潭沉拿着桌上的骰子摇了摇,“我要求的。”

洛淮就不理解了:“人家拍戏,你要求个什么劲?有钱都不赚?”

厉潭沉冷哼:“我是她老板,我说了算。”

洛淮求贤若渴:“可我觉得,苏遇鲤的形象和气质是真适合我的电影,片酬都可以谈,考虑考虑?”

厉潭沉想了一会儿,说:“让她上你的戏也行,你改剧本,把吻戏、肢体接触和床戏都删掉。”

洛淮:“……”

这些都没有,还叫什么文艺片?

厉潭沉起身:“不改就拉倒,多少片酬都不接。”

**

咱们再来说说苏菜逼和段菜逼的游戏之路。

他们打了几局游戏,倒是打出了几分默契,就开始熟络起来了,虽然吧,两人依然是菜逼。

苏菜逼:【我有个朋友,打游戏还是有两把刷子的,等会儿我叫他上游戏带我们,虐死这帮菜逼。】

他说的这个朋友,是魏小芳。

段菜逼:【我等下还有工作,下次再约吧。】

苏菜逼:【好吧,我再去打两局。】

段菜逼:【哦。】

两位菜逼互相道别后,段菜逼退了游戏。

“段霆可!”

一声大嗓门传来:“让你拍戏,你躲在厕所打游戏!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啊?”

声如洪钟,穿透力却极强,樊露的声音。

段霆可坐在马桶上,把手机收好,不承认:“我没打游戏。”

樊露撑着太阳穴,是真的不想说了:“别狡辩了,你刚刚手机声音开的外放。不只是我,整个剧组都知道你在打游戏了。”

“不是吧?”段霆可推开厕所门,外面站了好几个人。

她的助理、化妆师、造型师、女编剧、女场务工作人员。

段霆可就怂了,哪还有刚刚的硬气,说着根本没人信的理由:“我这不,玩会儿游戏才让自己更入戏哪。”

樊露瞥她:“你拍的是古装剧,演的是妓女,请问,有什么是能靠打游戏来入戏的?”

段霆可傻笑:“要不咱们临时加一场戏吧,就让甄华打游戏吧。”

众人:“……”樊露,你赶紧把你家艺人拉走。

**

下午三点,苏遇鲤接到了母亲杜薇女士的电话。

“鲤鲤,网上的新闻是怎么回事啊?”

苏遇鲤傍上财阀这么大的新闻,本来就已经占据了大量公共资源。

接着,厉氏发布会结束后,厉潭沉倒是被摘干净了,但苏遇鲤身上的黑却还是黑。

舆论就从“苏遇鲤勾引自家老板”升级成“小三苏遇鲤,插足厉氏掌权人婚姻”了。

苏遇鲤轻声叹了口气,就把自己进娱乐圈的事情照实说了。

杜薇苦口婆心:“鲤鲤,娱乐圈太复杂了,不适合你。”

“你看,你才进这个圈子,就碰上这样的事情,你看看,网上的那些人,都把你说成什么样了。”

苏遇鲤当然知道杜薇女士会这么说,她只是笑了笑:“妈,我觉得拍戏其实也挺有意思的。”

杜薇很关心女儿:“鲤鲤,你要是真的喜欢拍戏,咱们可以以苏氏的名义投资电影或者电视剧,你也不用受这样的污蔑呀。”

苏遇鲤压根没把热搜的事情放在心上:“妈,你不用担心我,那些事情,影响不了我,我的工作,您就让我自己处理吧。”

跟这些事情比起来,她更不想接受的,是走后门。

杜薇对网上的那些喷子又气又怒,她说:“鲤鲤,你看网上都传成什么样子了,你这么好的一个姑娘,被人骂成那样,还被人诅咒,我是你的母亲,我心疼呀。”

苏遇鲤跟母亲保证:“妈,以后,我会想办法,尽量不传出绯闻。”

“鲤鲤,你从小就执拗,我也知道,我跟你说的这些你也不会改变主意,但,这是我这个母亲的责任和义务,”电话那头安静了片刻,“鲤鲤,在这个世界上,我希望你过得比谁都好。”

这是杜薇的私心。

苏遇鲤轻声轻语的回答:“嗯,我会的。”

电话挂了以后,苏遇鲤收拾了几套自己的贴身衣物,带着洗漱用品去了顾萧的家。

把东西归置好后,她给顾萧打电话。

她轻声唤他:“顾萧。”

“嗯。”

她说:“你现在忙吗?”

顾萧说:“不忙。”

苏遇鲤坐在沙发上:“我刚刚把我的东西拿到你家来了。”

电话那头的人轻缓的笑了:“嗯,你可以把东西放在卧室的柜子里。”

“好。”她顿了顿,又开口:“顾萧,今天的新闻你看了吗?”

顾萧回答:“嗯,看了。”

苏遇鲤立刻解释:“我跟他,不是那种关系,我那些新闻,是造谣的。”

顾萧说:“我知道。”

苏遇鲤松了口气,又不禁笑了:“你就这么相信我?”

顾萧回答的很正经:“嗯,你眼光不会那么差。”

苏遇鲤被他逗笑了,厉潭沉除了在女人的问题上有点一言难尽,其他的,也没那么差。

他应该也是有好的一面,至少,之前姑姑晕倒那次,他会施以援手。

她问:“顾萧,我可以把招财一起带过来吗?”

“可以不带吗?”

他想起,昨天晚上,那条蠢狗明明好端端的,可就在他给鲤鲤换衣服的时候,它就开始在旁边乱吠,惹的人心烦。

那只蠢狗,鲤鲤是他的。

苏遇鲤解释:“可是招财总要吃饭啊。”

“吃饭的时候过去喂它就行。”

苏遇鲤补充:“可是它也需要人陪啊。”

他语气有点丧:“你陪它的时间比我还多。”

苏遇鲤笑道:“顾萧,你是在跟招财吃醋吗?”

他大方承认了:“对。所以,能不能喜欢我更多一些?”

她认真梳理着她与顾萧和招财的关系:“顾萧,你是你,招财是招财。我对你,是对余生伴侣的那种喜欢,而招财,是觉得我被它需要的那种喜欢。”

顾萧:“鲤鲤,我也需要。”

苏遇鲤就晓之以理:“如果狗狗经常没人陪,他会生病的。我们可以一起陪着它,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你。”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算是被哄到了,终于妥协了:“好,那我们就每周过去陪它一天。”

苏遇鲤笑了笑:“顾萧,你好霸道。”

好粘稠的男友力。

他有点拿不稳她的心思:“鲤鲤,你会讨厌吗?”

苏遇鲤摇头说:“不会。”

相反,这样的顾萧,她喜欢的很呢。

哎,看吧,于未然就说吧,在顾萧面前,苏遇鲤就什么理智都没有了。

他喊她:“鲤鲤。”

“嗯。”

他说:“我想你了。”

苏遇鲤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独自开心,看了眼时间:“可是我们才分开了三个小时。”

他复述了一遍:“嗯,我们已经分开三个小时零六分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