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086:厉潭沉和鲤鲤的绯闻

苏遇鲤在刚刚那个吻里荡了很久,很久以后才恢复了平静。

她问顾萧:“顾萧,既然你很久以前就认出我了,那,你为什么那次在机场才出现?”

顾萧搂着她,右手穿过她的黑发,拨弄着她的头发:“我一直都在你身边,机场那次邂逅,只是在我们无数次的偶遇里,你发现了我的那一次。”

苏遇鲤怔住:“那以前,你为什么都不叫住我?”

顾萧笑的像个孩子似的,在苏遇鲤面前,他可以忘却很多令他需要神经紧绷的事情:“因为,我在等你叫我啊。”

他离开宜城后,就开始调查她的行踪,他掌握了她的所有信息,知道她会在什么时候,出现在什么地方。

然后,他会故意出现在她会出现的地方,默默守着她,看着她做她喜欢的事情,收拾那些欺负过她的人。

所以,她身上总是有很多未解之谜。

比如,她前一天去买东西时被商店老板调戏了,但她性子极好,不会跟对方正面起冲突。

但是第二天,那位商店老板晚上关门的时候就被人套了麻袋揍了一顿。

又比如,有一次在路上,有个小偷抢了她的包,虽然当时有人见义勇为,替她把包抢了回来。

但是第二天,那位抢包的小偷就掉海里了,喝了一肚子的海水。

再比如,她从训练场馆回来的路上,因为路灯很暗,有一次走路不小心撞到了一道墙,虽然只是手受了轻微的擦伤。

但是第二天,那道墙就被人给推了。

比比皆是。

就是这些看似特别幼稚滑稽的事情,其实都出自顾萧的手。

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大脑会驱动他去做这些事情,或许是情不自禁,或者不由自主,亦或者是,是他脑子里开机自启的程序。

他时时关注她,守护她,可他,却从不主动靠近她。

因为担心,那些别有用意的人会注意到她。

但在机场的那次,鲤鲤却注意到他了。

他看着她朝他走过来,主动跟她打招呼,问他能不能载她,让她搭个顺风车。

当然能啊。

他到底还是没有勇气拒绝她,他答应了她。

他在心里默想了很多次,如果鲤鲤发现了他,那他就向命运低个头吧,也向自己的内心低个头吧。

以后都正大光明的出现在她的生活里吧。

他看着面前的女孩子:“鲤鲤,我们是不是,早该在一起了?”

苏遇鲤沉思了一会儿,点点头:“迟一点也没关系,好在我总归是没有错过你。”

他又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把她抱在了怀里。

低头时,他的手机震动了。

顾萧走到阳台去接电话,苏遇鲤在客厅看着他,只见他面色如常,并无波澜。

嘴巴一张一合,跟电话里的人交代着什么。

他挂了电话后,走过来,说:“律所有点事情,我出去一趟。”

苏遇鲤很懂事:“好的,你路上小心。”

他说:“我手机会一直开机,要是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她点头说好:“去忙你的,别担心我。”

顾萧才拿了外套,出了门。

苏遇鲤就一个人待在家里,看了会儿视频。

手机就响了。

她去接电话:“未然,怎么了?有工作吗?”

于未然在那里叫嚣着:“鲤鲤,你赶快看微博,你又上热搜了。”

对于微博热搜这件事,她早就见怪不怪了:“哦,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于未然像在危言耸听一样:“鲤鲤,这次,你真的摊上大事了。”

苏遇鲤挂了电话,打开手机浏览了一下新闻。

#退役花剑冠军苏遇鲤疑似傍上财团公子厉潭沉,厉潭沉金屋里的小娇妻#

这则新闻在三十分钟前,就开始在各大娱乐网站流窜。

她点进去,通篇都在阐述她苏遇鲤是如何傍上厉氏的这位贵公子的,还配了几张图,是昨天在片场,厉潭沉替她披外套的图片。

这编得还挺有板有眼的,苏遇鲤佩服这些网络圣手,很有做编剧的潜质。

她打开微博,私信都炸了,粉丝数,居然一下子又多出了好几万。

都特地关注她,然后来骂她的吗?

她最后发的一条微博,还是在八个月前,她去法国参加比赛的时候,在飞机上随手拍的一朵白云,配了一句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文案:“天空很蓝,云很刺眼。”

就是这条并不起眼的微博,如今底下却多了很多评论,时间还都是今天的。

【就你这种货色,脱干净躺那都没人上,也不知道厉少看上你哪里了?】

【我朋友就是《他来时星河落满怀》的群演,她说她昨天亲眼看到厉少去片场给苏遇鲤探班,图片绝对真实有效!】

【体育圈混不下去了,就想跑到娱乐圈来捞金,捞不到金,就开始捞人了,挺会玩啊!】

【@苏遇鲤V:放开厉少,他是我们的厉少,不要脸!】

【出门不被车撞个满脸桃花开,你不知道花儿为啥这样红。】

【我觉得世界上就只有两种人能吸引人,一种是特漂亮的,一种就是你这样无耻的。】

【本事很大啊,厉少都敢泡!真当我们是吃素的?】

【小心!装纯遭人轮!】

【厉少不是不粘自己公司的人吗?难道要破戒了?】

【求别睡!】

【厉少,请你洁身自好,抵制苏遇鲤!】

【苏遇鲤,滚出娱乐圈!】

【滚出娱乐圈,滚回你的体育圈里去!】

【抵制厉氏!】

【厉氏的电视电影,以后都不会再看了!】

……

大致掠了几眼后,苏遇鲤也不恼,给于未然拨了过去。

于未然着急忙慌的:“鲤鲤,看到没?我说你摊上大事了吧?”

“嗯,看到了。”她十分沉着镇定,神色如常:“未然,接下来,会怎么样?”

“怎么样啊?不知道啊,鲤鲤,我们该怎么办啊?”

虽然于未然知道苏遇鲤性子素来温和,只以顾萧喜,也只以顾萧悲。

但是吧,她这可才出道啊,片约才刚刚找来,她就被扣上了“勾引老板”这么大的帽子,那以后娱乐圈还要怎么混啊!

她当然替鲤鲤着急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