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082:鲤鲤生病,顾萧彻夜照顾(2更)

见她没再动了,顾萧俯身,凑近了苏遇鲤耳边,很轻很柔的说:“鲤鲤,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苏遇鲤翻了个身,没应。

顾萧还保持着刚刚的姿势,又问了一次:“鲤鲤,能听见我说话吗?”

这一次,苏遇鲤动都不动一下了。

顾萧坐在床边,看着她的脸,脸色惨白,眉梢紧皱。

他很确定,苏遇鲤是没有意识了。

“鲤鲤。”他看着她,眼神里像是倒映着一轮明月,漆黑中又满是亮堂。

他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我说过,我以后会跟你结婚的。”

像是允诺,又像是请求。

话音落下,他把身子向前倾,掀开了被子,开始脱着她的衣服。

旁边的招财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直在冲他叫。

当顾萧把她的外衣脱下来以后,才发现,鲤鲤原来是在生理期。

他怕她被冷着,赶忙又把被子拉过来替她盖上。

他顺手就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看里面有没有放卫生用品。

幸好,里面放了几包卫生巾,他拿了一片出来。

之后便打开手机,搜索着卫生巾的用法。

一分钟后,顾萧又看向床上的苏遇鲤,替她擦去了身上的冷汗后,替她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才又将被子拉了过来,替她好好盖着。

他从医药箱里拿了电子测温仪,替她量了体温。

39度,相当高的温度。

他端来一盆温水,用毛巾擦拭着她的手腕和脖颈,采用物理散热的方式,以达到降温的效果。

顾萧哪也没去,就在她的床边坐着,每隔十五分钟,他都会再次替她量体温。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苏遇鲤的高烧总算是退了,体温也趋于正常了。

顾萧将她的被角掖了掖,转身,这才注意到了在卧室门口扑着的招财,它顶着一双委屈无助的眼神,盯着顾萧看。

它叫了一声:“嗷呜~”

顾萧没搭理,往外走。

“嗷呜~”招财又叫了一声,埋着头,一双眼睛大大圆圆的,水汪汪的。

顾萧停下,看向它:“饿了?”

招财依然埋着头,眼珠里却盯着客厅里电视柜旁边的狗粮,哈喇子在往下掉。

顾萧走过去,从装狗粮的袋子里舀了两大碗狗粮出来,倒在它的盆里。

招财嗅到香味,起身跑了过来,却没有吃。

“嗷呜~嗷呜~”

它伸出爪子,扒了扒面前的一个空碗,那个碗是它用来喝水的,每次苏遇鲤喂它的时候,都会给它冲一碗羊奶。

顾萧没什么耐心了,问:“要喝水?”

招财继续扒它面前的空碗。

顾萧又转身去了厨房,看了一眼,厨房里也没什么水,他打开冰箱,看见冰箱里有一瓶牛奶,就拿了出来,倒在招财面前的空碗里。

他用脚把碗推到它面前,语气很不耐烦:“快吃!”

招财被他的声音吓着了,立马就乖乖过去吃狗粮了。

顾萧忍着,他告诉自己,它是鲤鲤的狗,他要善待它。

如果它被饿坏了,鲤鲤肯定会心疼。

顾萧回家洗了个澡,又来了苏遇鲤的床边,他就在旁边坐着,安静的看着她。

她的睫毛很长,眼睛闭着的时候,既乖巧又迷人,比窗外的月光还要迷人。

他替她拉了窗帘,留了一道缝隙,外边的月光从缝里中漏了进来,打在顾萧手里,紧紧握着的日记本上。

“鲤鲤。”

他知道她听不见,还是想告诉她。

“我真的,很喜欢你,是一辈子都不想分开的那种喜欢。”

“谢谢你,答应跟我在一起。”

“也谢谢你,像我喜欢你一样喜欢我。”

他拨弄着她的长发,替她一缕一缕整理好,把她的手机拿过来放在床头柜上,把她的拖鞋也摆好放在床边。

**

晚上九点,丁米拉按照白天电话里的约定,到了“夜色”酒吧。

“夜色”是个清吧,舞厅里,没有铿锵有力的摇滚,只有一个乐队在舞台中央演唱着小众的民谣,舒缓轻柔。

伴着一阵“叮叮铃铃”的声音,有人触到了酒吧门口悬挂的风铃,风铃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一个穿着长款风衣、戴着圆礼帽的女人走到丁米拉面前的座位坐下,她把手提包放在旁边的位子上,看着对面的人,目光凌厉。

她开门见山:“有话直说吧。”

丁米拉晃了晃她手上的酒杯,里面是低度酒精的鸡尾酒,她不疾不徐的说:“有个好消息,我们俩有共同的敌人了。”

对面的女人坐姿端正,把圆礼帽摘下来,放在手提包上,一张精致的脸,在酒吧暗淡的灯光下,显得分外妖娆。

是饶绮之。

她冷笑:“我跟你不是一路人,哪会有什么共同的敌人?”

饶绮之跟丁米拉是高中同学,原本是关系还不错的闺蜜,后来因为成绩的事情,两个人的关系开始变得很僵,最后,饶绮之在家里的安排下,攻读了工商管理,而丁米拉,则上了艺校。

大学毕业后,两人又开始有了联系。

只是,现在的饶绮之,已经是檀城制药巨头的总裁了,而丁米拉,却还是在娱乐圈跑龙套的十八线小演员。

怎么说两人的关系呢?算的上是相爱相杀吧。

“那可不一定,”丁米拉也笑了,拿出手机,打开了相册,点开一张相片,放在桌上,推到饶绮之面前:“这个人认识吧?”

即便光线很暗,但饶绮之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相片上的人,因为相片的那个人,不管在哪里,都自带着高光。

察觉到饶绮之面上的神色略显紧绷,丁米拉就知道,她猜对了。

她前不久无意中发现了饶绮之在查相片上的这个男人,她命令他们:“无论如何,一定要查到他的资料。”

她原以为,饶绮之当惯了上流社会的无欲无求的名媛,却没想到,她原也是凡尘中人,也会有想要得到的男人。

丁米拉指着相片上的女人:“这个女人,叫苏遇鲤,前两天跟我一起上过直播。看相片,她跟这个男人的关系,应该不简单吧?我可是亲眼见到,今天一大早,他亲自把她送到片场来。”

饶绮之看的很清楚,丁米拉相片上的画面,苏遇鲤是从顾萧副驾驶的位置下来的。

就在不久前,他明明说过,那个座位不载人。

原来,不是不载人,是不载除了那个女人之外的人。

饶绮之忽然冷冷的笑了,身子往后靠,让脸上尽量无波无澜:“说说吧,你想干什么?”

丁米拉平铺直叙,不再绕弯子了:“我知道饶氏明年会投资拍一部医疗剧,你把女主角给我,我帮你拆散他们,你继续当你的名媛。”

饶绮之沉默,虽然她刚刚在看到相片的那一刻,心里的确很不是滋味,愤怒、嫉妒之类的情感她都有,就连她藏在桌子下方的右手,都已经下意识握紧了拳头。

但是,她却从没想过去拆散他们。

可是,丁米拉的这一番话,让她觉得,也许,她可以去试一试,去拼一拼。

如果没有这个叫“苏遇鲤”的女人,没准,顾萧真的会回头看她一眼呢?

饶绮之觉得丁米拉的胃口大的很,却故作镇定,轻轻勾唇:“那部戏的女主角已经定了,换不了。”

“那就随你。”丁米拉有意无意的点点头,语气闲散:“既然我们没有合作的可能,那我就先走了。”

她拿了包,要起身。

饶绮之说:“那么多人,我为什么一定要找你?”

丁米拉笑了:“因为我是圈内人,想找机会,很容易。而且——”

她把声音拉长了一些,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我不会让你脏了手。”

饶绮之双手捏拳:“好,女主角我给你。”

最后,到底是因为丁米拉的最后一句话,说服了她。

丁米拉又坐下,朝饶绮之伸出手:“合作愉快,饶总。”

“等我电话。”

饶绮之没伸手,只是戴上圆礼帽,拿了旁边的手提包,头也没回的就出了酒吧。

丁米拉在座位上笑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