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081:看上相亲对象了吗?

厉潭沉走过去,看见苏遇鲤的身子还在发抖,脸色相当不好,没有几分血色。

“厉少。”站在旁边的李新新见了大老板,点头问好。

厉潭沉嗯了一声,看向苏遇鲤:“你还好吧?”

他拿起李新新手里的羽绒服,披在了她身上。

苏遇鲤扯了扯肩上的衣服,笑着摇摇头,说:“老板费心了,我没事。”

厉潭沉说:“你脸色很差,送你去医院吧。”

苏遇鲤拒绝了:“不用了,我真的没事。”

厉潭沉就扭头对于未然说:“照顾好她,鲤鲤最近可是个热门人物。”

于未然点头:“是,老板。”

厉潭沉右手插在裤袋里,在原地站了几秒钟,就转身往身后走了。

洛淮收拾好东西,看了眼厉潭沉:“阿沉,不是来探我的班吗?一起吃个饭?”

厉潭沉瞥他一眼:“好。”

于未然给苏遇鲤递了杯热水过来:“鲤鲤,你赶紧把热水喝了,暖一暖。”

苏遇鲤接了水杯,喝了一口热水下去。

不一会儿,她的脸色就红润一些了。

于未然很气不过:“我看那个洛导,就是故意针对你的,这么冷的天,让你跳了几十次水。”

她接了苏遇鲤手里的空杯:“鲤鲤,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苏遇鲤说不用了,真的没事。

她问:“未然,厉少,是你叫来的?”

于未然冷哼:“是啊,要是再不搬救兵,还不知道那个洛导要把你折腾成什么样呢。”

苏遇鲤说:“他可能真的只是对作品的要求很严格。”

于未然才不信:“就一个跳水的戏份,又要什么表情,又要什么表现力,他怎么自己不去跳?”

苏遇鲤笑:“跳水的是我,又不是你,我都不生气了,你也别气了。”

于未然就很气不过:“刚刚我真的都想去替你跳的,真的。”

苏遇鲤笑了,反过来安慰她:“未然,我还是个新人,还没到要用替身的级别。”

于未然气笑了:“鲤鲤,我刚刚都急死了,你还开玩笑。”

本来说好的结束了就让顾萧来接她的,但是时间还早,顾萧应该才刚刚睡下,她到底还是没忍心打电话给他,就自己回了家。

**

洛淮和厉潭沉在片场不远处的咖啡厅坐下。

洛淮问:“喝什么?”

厉潭沉没什么兴致,声音也很懒:“这还要问?”

行,洛淮收回刚刚的话,叫来了服务员,替他点单:“一杯蓝山,一杯美式,谢谢。”

蓝山是厉潭沉的,美式是他的。

服务员点头离开了。

厉潭沉开门见山:“说吧?什么事?”

洛淮笑着说:“我能有什么事?你来给我探班,我请你喝咖啡呀。”

厉潭沉今天出门着急,食指上的戒指忘记戴了,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他看着洛淮:“洛导还真是严格,一场泳池落水的戏,拍了足足几十遍。”

洛淮也在戏谑:“从不踏入片场的厉少,今天居然给人探班来了?”

厉潭沉神色正经了起来:“别瞎想,我说了是给你探班的。”

洛淮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得吧,就当你给我探班吧。听说,那姑娘还是你亲自签的。”

厉潭沉没理他。

为了签下苏遇鲤,他还用了点小手段。

“与你无关。”

“是与我无关。”洛淮兀自笑了几声后,说:“我听说,你父亲最近在给你安排相亲?”

厉潭沉不以为意:“消息倒是灵通。”

“那是自然,也不看看我是混什么圈子的。”洛淮说的还挺得意,“怎么样?看上相亲对象了吗?”

厉潭沉还是那句:“与你无关。”

洛淮笑他:“好吧,的确是与我无关。”

他话锋一转,又回到苏遇鲤的事情上:“不过作为朋友,还是友情的提醒一下你,今天送苏遇鲤来片场的,是个男人。”

厉潭沉面色如常,毫不在意,手却不小心撞倒了桌上用来装饰的花瓶,花瓶里的水淌了出来,打湿了他的衣服。

他扯了张纸巾去擦,然后把纸巾扔进了垃圾桶里,起身:“我去个洗手间。”

洛淮就喜欢调侃他:“你随意。”

过了半个小时,洛淮的咖啡都续杯了,厉潭沉都没有回来,他才给厉潭沉打了个电话:“你人呢?掉厕所里了?”

厉潭沉像个没事人似的:“我半个小时前就走了。”

洛淮很是无语:“厉潭沉你故意的吧?”

电话那头是玩味的语气:“你猜。”

**

苏遇鲤到家的时候,给顾萧发了信息,告诉他自己已经到家了,然后,就躺床上睡下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遇鲤睡得昏昏沉沉的,迷迷糊糊中,被手机铃声吵醒了。

她看了眼屏幕,是顾萧打来的,她接了电话:“顾萧。”

顾萧问:“鲤鲤,你在家吗?刚刚我敲门没人应。”

苏遇鲤的声音很轻,很微弱:“嗯。”

顾萧:“鲤鲤,我做了饭,到我家来吃晚饭吧。”

“好。”

起身的时候,她只觉得头很痛,身子也很沉,满头都是冷汗,把枕头都沁湿了。

顾萧把菜摆上桌,等苏遇鲤过来。

可都过去十分钟了,还没见到她。

他又给她打了电话,响了很久,没有人接。

他出门,去拍了拍她家的门:“鲤鲤,开门。”

里面没有人回应。

他在她的门上输密码,第一个试的密码就是她的生日。

“嘀——”

门开了。

他顾不上换鞋了,进了她家,客厅是空的,他又走进她的卧室,才见到苏遇鲤正倒在卧室的地上,招财在旁边不停的蹭她。

顾萧提了速度,走过去蹲下,抱起苏遇鲤,放在床上,替她盖好被子。

她额头上都是汗,一头长发被汗水浸湿,都粘在脸上。

他替她拨开脸上的黑发,轻轻摸了摸她的额头,很烫,她发烧了。

“鲤鲤,鲤鲤。”

他小声唤她,床上的人儿只是动了一下身子,并没有什么意识。

顾萧转身回了家,把家里的应急药箱提了过来,拿出退烧贴,贴在她的额头。

“鲤鲤。”

苏遇鲤有了点意识,迷迷糊糊的应了声:“嗯。”

顾萧替她将脸上的冷汗擦干,转身去衣柜前面,找了套宽松的衣服出来:“你发烧了,出了很多汗,衣服都被打湿了,现在要把衣服换下来,你自己可以吗?”

她闭着眼睛嗯了一声,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顾萧说的话。

她嗯了一声后,就躺在床上不动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