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080:鲤鲤拍戏被整(2更)

于未然给苏遇鲤接的戏,是客串电影里的一个角色。

本来,这部电影都已经杀青了,都快要开播了。

可因为前一天晚上,苏遇鲤在直播上的表现,反响相当不错,电影的投资人看到了流量的商机,特地让剧组为这部电影加了一场戏。

她饰演的是男主角暗恋了十几年,却爱而不得的白月光。

在男主角婚后,出现在他的回忆里,只有短短十秒钟的镜头。

化好妆,做好造型后,苏遇鲤进了片场,非常礼貌的跟剧组的人一一打招呼。

电影的导演叫洛淮,二十八岁,虽然年轻,却已经执导过几部大片了。

他独特的拍摄手法和表现形式,能将观众的心态拿捏的相当到位,是以,他的电影票房都能占据榜首。

这也是于未然替她接这场戏的原因。

有才华的人一般脾气都不太好,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洛导是个非常严格,并且非常难以接近的人。

他是个对作品质量要求很高的人,面对投资人临时加戏的做法,他已经颇为不满,而后又看到苏遇鲤坐着豪车过来,谁知道她身上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故事,他更是没什么好脸色。

苏遇鲤跟那边的工作人员打过招呼,就走了过来,面向洛淮,宛然一笑:“你好,洛导,我是苏遇鲤。”

这位洛导不冷不热回了句:“别浪费时间了,开始吧。”

苏遇鲤怔了一下,说:“好的。”

说完,他朝那边的泳池走了过去。

她要拍的,是一场泳池的戏。她要在泳池边上走,然后不小心跌入泳池中。

檀城在上次那场降温后,就已经入了冬,当前温度:0℃。

她站在泳池边上,看了眼泳池。

于未然走过去,问:“鲤鲤,泳池的水可能有点冷,你OK吗?”

苏遇鲤迟疑了一会儿,没说O不OK,只是小声问了句:“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是要下水的戏?”

“对不起,鲤鲤,我忘记了。”于未然满脸愧色,“怎么了?不方便吗?”

苏遇鲤抿着唇,摇摇头:“没事。”

怎么会没事?她还在生理期呢。

拍摄正式开始。

她抱着肩膀在泳池边上走着,然后脚一滑,池中的水溅了起来,苏遇鲤砸进了冰冷的泳池中。

她在池子里瑟瑟发抖,却咬紧牙关,没说一句话。

于未然立马拿了毯子过去,围在她身上,她还在发抖。

却听到那边的洛导喊了一句:“刚刚掉入泳池的时间太早了,重来一次。”

于未然扭头偷偷瞪了一眼那位洛导,却也说不了什么,片场你最大,你说了算。

她又看向苏遇鲤:“鲤鲤,你还行吗?”

苏遇鲤说可以。

她去换了套衣服,吹干头发,走到泳池边上,继续“不小心”跌入池中。

这一次,她是在导演的指令下掉进去的,时间肯定是对上了。

洛导盯着面前的机器,说:“再来一遍,表情有点生硬。”

苏遇鲤应了句:“好。”

几分钟后,她又站在池边,调整好了表情,准备第三次拍摄。

可是拍摄了一次又一次,不管苏遇鲤怎么拍,导演总是不满意。

明明才十秒钟的镜头,已经拍了一个多小时了。

洛淮起身,右手还握着剧本:“我的电影需要的是有强硬的演技和表现力的演员,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拍的。”

“苏阿猫”非常认真的聆听教诲:“对不起,洛导,我会再用心一点表现的,再来一次吧。”

“鲤鲤,你都跳了几十次了……”于未然看着苏遇鲤都被冻白了的小脸和嘴唇,实在是心疼。

她走到洛导面前,点头哈腰:“洛导,实在是抱歉,能不能先让鲤鲤休息一下,或者,换个时间再拍?”

她的话刚落下,苏遇鲤就把于未然推到身后,看向洛淮,神色坚定:“没关系,洛导,我不用休息,不然大家今天的时间都得浪费了,再来一次吧。”

“鲤鲤——”于未然在伸手拽她的衣袖。

洛淮抬眸,看了一眼苏遇鲤:“去补个妆,十五分钟后继续。”

他也注意到了,她的脸色和唇色,都是白的。

苏遇鲤点头:“谢谢洛导。”

化妆师在给苏遇鲤补妆,于未然说要去洗手间,就没人影了。

洗手间里,于未然在打电话。

终于通了。

“老板,今天鲤鲤在拍跌入泳池的戏,可是那个洛导,好像是故意针对鲤鲤,一个镜头让她重拍了几十次了,这大冷的天——”

电话那头:“在哪里?”

她立马回答:“在屿都场馆。”

话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洛导她惹不起,鲤鲤又那么执着,她就只好去总部请求支援了。

等于未然再去到片场时,苏遇鲤已经站在泳池边上了,等着洛导的一声令下。

十几分钟后,一辆蓝色的宾利停在了片场。

厉潭沉从主驾驶走了出来,径直走进了片场,在洛淮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旁边的工作人员认出了他,连忙递上了一杯热饮:“厉少,您怎么来了?”

于未然见到老板来了,这才松了一口气,估摸着,她家鲤鲤要得救了。

洛淮闻声,才扭过头来看着身旁的人:“你怎么来了?”

厉潭沉握着热饮,语气闲适:“没什么,来探个班。”

洛淮叹气,笑了:“你公司新签的艺人?怎么?厉少爷最近换口味了?”

洛淮与厉潭沉是故交,厉潭沉的兴趣爱好,他怎么会不懂?

他身边时常围绕着,都是些千娇百媚、风情万种的女人,而这位苏遇鲤,虽然容颜也十分漂亮,却不妖媚。

“我的口味你一向最懂,”厉潭沉却笑了:“你应该也知道我的规矩,不会碰我的公司的人。”

洛淮问他:“那你来给谁探班?”

“当然是来给你探班的啊?”厉潭沉吊儿郎当的样子,“别管我,你继续工作。”

厉潭沉坐在旁边,把手臂搭在椅子的扶手上,翘着二郎腿,在空气中摇着他那条笔直修长的腿。

洛淮瞪他一眼,他这是来探班的样子?

大爷一样,来收租的吧?

洛淮把剧本往旁边一扔,站起来,喊了一声:“收工。”

旁边的厉潭沉悄悄勾了唇。

场务跑了过来,问:“洛导,是暂时收工,还是……”

洛淮瞥他一眼:“永远收工。”

场务声音怯懦:“那这场戏……”他是真的不懂啊,当然要问啊。

洛淮声音提了分贝:“这场过了,不用再拍了。”

其实,苏遇鲤在第二次拍摄的时候,她在镜头里的表现就已经达到了他想要的效果,只是,他就是想让她再拍,再跳水。

只可惜,丁米拉在一个多小时前就走了,不然,要是看到苏遇鲤被这么折腾,她嘴巴都要笑到天上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