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008:她喜欢的人很厉害

一顾一盼,是顾萧律师事务所的名字。

顾萧合上电脑,收拾好东西,轻声唤:“张平。”

门口带来一阵风,张平已经站在了顾萧的办公桌前,“顾律师,有何吩咐?”

“我有事先走了。”顾萧拿起公文包,起身往外走。

张平脸上的表情又崩了:您怎么又有事?

他面露难色:“可是顾律师,今晚跟鹿邑的代表方约好了一起吃饭。”

顾萧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所以,我提前通知你了。”

张平耷拉着脸,委屈极了:“他们已经到饭店了,知道您不能吃辣,还特地定了一桌清淡的菜,您是要我推了吗?”

顾萧穿上外套,“推得掉就推,推不掉,你就去。”

张平心里挣扎:不要啊!鹿邑的那个灭绝师太,那眼神跟淬了毒似的,要是他现在打电话过去把饭局推了,那灭绝师太估计以后更不会给他好脸色,更是要见一次打一次了。

最难的是,以后他还得跟鹿邑合作。

“顾律师,要不,您亲自给鹿邑那边打个电话?”张平还想垂死挣扎一下。

顾萧不耐烦:“你再多说一句,明天就不用来了。”

张平立马闭嘴。

顾萧扔下一句话:“现在,还有难度吗?”

张平昧着良心,语气坚定:“没有。”

顾萧拂了拂衣袖,离开了办公室。

律所离锦官路不远,大约十五分钟,顾萧便到了苏遇鲤说的地方。

华灯初上,秋风瑟瑟。

凉亭四周的柱子上有彩灯在闪,像夜色中的萤火虫,忽明忽灭。

亭子中央站着一个女孩,穿着灰色卫衣,白色裙子,帆布鞋,戴着口罩,背着蓝色的包。

跟上午的打扮一样。

秋风掀起了她的裙摆,在渐凉的夜里飘飘荡荡。

女孩认出了他的车,从亭子上小跑下来,停在他的车旁边。

顾萧把车窗摇下,面上无波无澜,只轻轻说了两个字:“上车。”

苏遇鲤便乖巧的上了车,乖巧的系上了安全带,乖巧的一言不发。

对,她要矜持。

顾萧开着车,低沉的声音渐入:“想吃什么?”

苏遇鲤转头看他,眼神没有躲闪,“顾律师,我请你吃饭,应该挑你爱吃的。”

他转动了方向盘,白皙修长的指节分外惹人,这不像男人的手,比女人的手还精致。

苏遇鲤下意识微微握拳,藏起了自己的手。

她的一双手因常年训练,已经生了厚厚的茧,在他面前,除了这张脸,其他的就像个糙老汉一样。

顾萧语气闲适,“我没有特别爱吃的菜,你可以挑你喜欢的地方。”

“好。”苏遇鲤拿着手机,偷偷翻着附近的餐厅。

她平时都在训练场馆的食堂吃,偶尔也只跟韩云昭去外面吃过几次,都是韩云昭带的路,对于餐厅,她真的不熟。

但是,她自己说的要请顾律师吃饭,第一次请人吃饭,总不能翻车吧?

情急之下,她想到了她唯一的朋友,就拿着手机打开微信。

找到了于未然的名字,点了进去。

【红色锦鲤:锦官路有什么餐厅,有档次,味道好的?急急急!】

半分钟后,于未然回了信息。

【于未然:得看你和谁吃,想泡的男人还是和普通朋友?】

苏遇鲤眉毛都拧到一边去了,很嫌弃:这都问的什么?

可是呀,她想了想,却鬼使神差的、如实回复了她:【想泡的男人。】

于未然很快就回:【去周记吧,在锦官路69号。】

苏遇鲤回了个好,就转头,对顾萧说:“顾律师,咱们去锦官路69号的周记吧。”

顾萧嗯了一声。

于未然接着就把周记的招牌菜都发给苏遇鲤了。

周记“一江春水”包厢。

苏遇鲤把于未然推荐的招牌菜都点了个遍,她也不嫌多,第一次请她心上人吃饭,她恨不得把老板叫来亲自上菜以示重视。

倒是服务员,满脸惑色:“小姐,您确定是两位吗?”

“对,两位。”苏遇鲤一本正经点头,情绪全融入在想把所有好吃的都点了送给她的心上人,完全没有理解到服务员小姐姐的疑惑,点完后,相当满意的把菜单合上,交给她。

服务员便捧着菜单离开了。

顾萧斟了一杯茶,递给苏遇鲤,“苏小姐的胃口真好。”

苏遇鲤接过茶,就有点尴尬了,微笑解释,“这是我朋友推荐的餐厅,我之前没来过,难得来一趟,就想把招牌菜都试试。”

“嗯。”顾萧轻轻浅浅的嗯了一声,没有过多的表情。

气氛就开始安静了。

“顾律师。”苏遇鲤的声音软绵绵的。

顾萧抿了一口茶,抬头,仍旧是平平淡淡的:“嗯。”

“我刚刚点的菜,好像都是辣的。”她顿了顿,有点不好意思,没提前问他的口味,“你能吃辣吗?”

“可以。”顾萧是肯定的回答。

“哦,那就好。”苏遇鲤心里的歉意才减少了一些。

苏遇鲤握着手里的茶杯,杯里的茶已经空了,还紧紧攥着。

她在出神,在冥思苦想,要跟顾萧说点什么?聊点什么话题,才不会显得她轻浮?并且还能显得她与众不同。

最后,还是决定采用最俗套的方式——从工作谈起:“顾律师,你平时比较擅长打哪一类的官司呢?”

顾萧松了松衬衫袖口的扣子,眉目如画,“我没有不擅长的类型。”

在别人看来,有些轻狂的话,苏遇鲤却没有半分怀疑,她低笑,发自内心的赞扬:“顾律师好厉害。”

她喜欢的人那么厉害,真好。

“术业有专攻,厉害,倒也谈不上。”他面色沉静,看不出喜怒,“还不知道,苏小姐是从事什么职业的?”

苏遇鲤愣了一会儿,该怎么回答呢?

击剑选手?还是,即将退役的击剑运动员?

她想了想,说:“我从事体育事业。”

顾萧点头:“苏小姐的职业倒是令人敬佩。”

苏遇鲤自嘲,一个即将退役的击剑选手,有什么值得敬佩的,但还是礼貌的笑,“谢谢。”

桌面上的手机震动,顾萧看了眼屏幕,拿起手机,“抱歉,我接个电话。”

苏遇鲤笑着说没事,顾萧起身出了包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