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077:未来姐夫是禽兽?

苏遇鲤攥紧小拳头,鼓足勇气,凑到他的脸上,用嘴在他脸上轻轻啄了一下,然后,起身跑到门口,像偷了腥要逃跑的猫儿,她喊:“招财,回家了。”

那团金黄色毛绒就不知道从哪里蹿了出来,跑到她的身边。

顾萧喊她:“鲤鲤。”

苏遇鲤埋着头应:“嗯?”

顾萧本性属狼,对于很确定的目的,他的请求提的相当直接:“搬过来跟我一起住吧。”

苏遇鲤犹豫了一下:“我们本来就住的近,见面也很方便。”

言下之意,婉拒了他的请求。

顾萧也不恼,接着说:“我研究过这栋楼的建筑结构。”

苏遇鲤没太懂他的意思:“嗯?”

他走到她身旁,倚在墙边,克制里又有些放肆:“这道墙,不是承重墙。如果你不肯搬过来,我可以在这道墙上开一扇门。”

这样一来,801和802就连通了。

苏遇鲤被他的话给整笑了:“顾萧,你是律师,非法钻墙,你知道要承担什么后果吧?”

顾萧朝她靠近一步,右手抵着墙,勾着唇,看着她:“那你半夜潜入我家,还睡了我的床,又要承担什么后果呢?”

刚刚他进房间时,看到了床头掉落的几根黑发。

苏遇鲤羞红了脸,从他手臂下穿出去,神色慌张的跑了出去。

她回到家,尽量让自己平静一些。

刚刚自己凑上去,吻了顾萧的脸,太唐突了吧。

还有自己紧紧握着的掌心,都是顾萧的气息。

她明明还有好多好多问题要问他,真糟糕,她竟然逃跑了。

她要反思,要深刻反思。

反思了几分钟后,门铃响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情,去开门。

刚打开门,苏遇见杵在门口,头发有点乱。

“遇见,你怎么来了?赶紧进来。”

苏遇见就两眼无神,像丢了魂似的,游荡到沙发上躺了下来。

“姐,我不舒服。”

苏遇鲤看着他整个人蔫了吧唧的,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没发烧:“哪里不舒服?”

苏遇见心里委屈,眼里更委屈:“姐,你亲妈把你亲弟的信用卡给停了。”

苏遇鲤懂了:“所以?”

苏遇见继续卖惨:“我可难受了,吃饭也不香了,睡觉也不香了,昨晚还失眠了。”

苏遇鲤瞧他一眼,虽然有点同情他,但她还是理智客观的说:“你亲妈拖到现在才停了你的卡,对你已经很溺爱了。”

苏遇见就难过了:“姐,你看我都这样了,你都不心疼一下你亲弟吗?”

苏遇鲤笑笑:“我心疼啊。”

苏遇见终于直击这次过来找他姐的主题:“那,姐,你要不要借点钱给我?”

苏遇鲤:“你的卡是被咱妈停的,我要是借你钱,不就明摆着要跟她作对?”

苏遇见噘着嘴:“那你就忍心看着你亲弟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吗?”

苏遇鲤看着他的样子,开玩笑:“没准你根本不是我亲弟弟。”

说起来,她和苏遇见长得根本就不像,有一次她回家,还听到了容嫂跟荣叔开玩笑说,怀疑遇见是捡来的呢。

苏遇见就开始耍赖了:“姐!我不管,如果你不借钱给我,我就赖在你这里,吃住都跟你在一起,我烦死你。”

苏遇鲤总有办法治他:“如果你喜欢的话,住多久都可以,但你知道的,我不会做饭,而且,也可能会经常不在家。”

苏遇见从沙发上挣扎着起来:“姐,你不能这么狠心啊。”

苏遇鲤晓之以情:“你就听爸妈的话,去公司上班,那你不就什么都有了?”

苏遇见不高兴极了。

门铃响了。

苏遇鲤起身,要去开门。

猜来人是顾萧,她神色一转,看向沙发上的人:“有客人来,你起来坐好。”

沙发上没个人样的那一坨立马就立正坐好,瞬间恢复了人样:“哦。”

苏遇鲤去开门:“顾萧。”

顾萧站在门口,手里捧着一个盆栽,是他家里那盆柠檬香蜂草。

“上次你说喜欢,我前几天打理了一下,恢复生机了,送给你。”

苏遇鲤接了,说:“谢谢。”

在开门的一瞬间,顾萧就察觉到了,鲤鲤家里有其他雄性的气息。

沙发上那位不知名的雄性朝门口看了几眼,只觉得站在门外的人的那张脸,好眼熟啊。

哦,想起来了,好像是夜店那位顾禽兽,哦不,顾大哥。

他凑到门口,朝门外的人咧着笑点了点头,招呼着:“顾大哥,是你呀。”

苏遇鲤有点吃惊:“你们认识?”

顾萧眉眼和煦,回答:“认识。”

苏遇鲤接着就问:“你们怎么认识的?”

顾萧说:“前天晚上在夜店认识的。”

苏遇鲤看着她弟,又送上了一个冰冷的死亡凝视。

苏遇见挤着假笑,没说话。

这下,他姐的钱肯定是更加借不到了。

他看向他姐,小声问:“姐,这位顾大哥是你朋友吗?”

苏遇鲤看着顾萧,一时不知如何介绍,只是点头:“嗯,是。”

顾萧看着他,宣誓主权,攻城略地:“我是你姐姐的男朋友。”

他的妈——

原来,他在夜店说的,那个他喜欢的人,是他姐?!

恍如平地遇了惊雷,苏遇见瞪着不可置信的大眼睛,咽了一大口口水。

他攥着他姐往里走,走到顾萧看不见的地方,语速很急:“姐,门口那个,真是你男朋友?”

苏遇鲤没否认:“嗯,怎么了?”

晴天霹雳!

所以,他确定了,他姐这是,掉进狼窝了。

苏遇见旁敲侧击:“姐,你要不,还是再考虑考虑?虽然他那张脸吧,是有那么几分姿色,但是,咱们是有内涵的人,看人不能只看表面……”

苏遇鲤歪着头问他:“那你看出他的什么内涵了?”

“他,他……”

他“他”了半天,啥也说不出来。

虽然平时他嘴皮子耍得溜得很,但是吧,这可是他亲姐,对门口那位的评价,他到底还是说不出口。

他怂了:“没什么,你当我没说。”

苏遇鲤像看傻子一样看了他一眼,才去了门口,看着顾萧,解释:“他是我弟弟,到我这来坐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